“这又是为什么?天门开地户闭真能影响了我这里的葡萄的质量?”卫兰是一个有着**思想的人,她并没有因此就相信罗定。相反,多年的现代教育让她更多的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从自己爷爷一辈开始到现在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也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罗定一句“天门开地户闭”就能找到病根了?

    罗定也不介意卫兰语气之中露出的怀疑,他慢慢地已经明白自己既然要选择当一个风水师,那在日后肯定还会遇到这种情况,而卫兰的态度已经是彬彬有礼。对于这种情况,罗定知道自己必须用自己的能力进行还击,只要最后证明自己是对的,那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而且从此之后还能为自己赢得一个“粉丝”,这也是征服的一种方式,而且卫兰还是一个接受西式现代教育的人,又是一个美丽的女孩,征服这样的一个人对于罗定来说更有成就感。

    “有风水上有‘山主人丁水主财’的说法,意思是说有山的地方才有人,有水的地方才有财。门开则财来,户闭财用不竭”

    罗定的话音刚一落,卫兰就问:“可是我这里是葡萄园,与人丁和财都扯不上吧?”

    “直接当然扯不上,但我们得透过现象看本质。”罗定笑着说。

    卫兰的脸红了一下,明白自己刚才是太心急了一点,态度有一点不太好,不过当他听到罗定说“透过现象看本质”,心里生出一股怪异来,这可是真正的唯物主义者的话啊,从一个风水师的嘴里说出来怎么样都觉得有一点奇怪。

    “那这个天门开地户闭的本质又是什么?”卫兰的好奇心完全被引发出来。

    “阴和阳。”罗定停了一下接着说,“山为阳水为阴,天门开与地户闭,再加上你这个葡萄庄园周围的群山,其实就构成了一个阴与阳的世界。群山的存在带来的是阳气,而流水带来的则是阴气。由于你的这个葡萄庄园在群山围绕之中,阳气流足,但是由于小河的来水不够开阔,带来的阴气不足,而地户不闭,阴气泄走过多,来得少去得多,这一来一去,还剩下什么?所以,你这里的葡萄园肯定会受到阴阳不平衡的影响,要知道你要的可是高品质的葡萄,阴阳失调了,又怎么可能会种得出来?”

    罗定所站的地方本来就高,山风吹来甚至拂动他的衣角,再加上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凭空生出一股指点江山的气势来,墨镜之后卫兰的双眼中不由得露出了迷醉的神色,在那一刹那之间她甚至有一点失神。

    “可是,我们的研究室认为这里的气温、阳光等等的地理环境完全没有问题。”卫兰依然没有“投降”,据理力争说。

    罗定的嘴角出现了一丝微笑,转身看着卫兰,然后笑着说:“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的那样没有问题?那为什么种出来的葡萄就是达不到你的要求?”

    “这个……”卫兰愣了一下,是啊,确实如罗定所说的那样,如果科学检测的数据真的没有问题,那又为什么种出来的葡萄达不到顶级的标准?

    罗定重新转过身,面对着整个葡萄庄园,继续说:“天地之间的阴阳两气看不见,摸不着,那些仪器又怎么可能检测得到?但是我们绝对不能否认它们的存在,而它们又确确实实地影响着生长在世间的万事万物,包括植物、包括动物,当然也包括作为动物的人,也就是我们自己。所以,我敢百分之百肯定,你这个葡萄庄园里的葡萄品质达不到最高,就是因为阴阳两气失调了!”

    此时仿佛以罗定为中心,凝聚起一个强大的气场,让卫兰的心也是一颤,不过,她也是一个相当有主见的人,笑了一下问出下一个问题来:“你既然说仪器也检测不了,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确实是一个致命的问题,是的,如果说仪器检测不到,那难道人真的有电子鼻、电子眼等不成?要知道现在的仪器可是精密到可以把细小的尘埃、水分子都反是映成可看的数据。不过对于罗定来说,他应付起来就太简单了,他笑了一下,说:

    “首先,我要说的是,仪器其实是能检测出来的,比如说阳气的表现之一就是阳光,阴气的一个表现就是雨水,这些都是仪器能检测和反映出来的。但是,这样的检测却远远不够,他们作的不够全面,没有办法从调和的角度来分析。要知道,世间的阴阳的表现太多,他们怎么分析得过来?他们又怎么来调和?再说了,有些东西他们确实没有办法分析出来的。”

    “而我看得出来,不是我有电子鼻和电子眼,而是我从山体走向水流来去来判断出这个葡萄庄园的阴阳不调,这些就是风水的作用了。”

    当然,罗定并没有说出来的是自己之所以这样肯定,除了自己从形势判断之外,还依靠了手中的异能——他现在已经基本能肯定自己手心的气团异变之后拥有了一项新的能力,那就是能判断出一个地方的阴阳是不是平衡,也就是说如果黑色的部分多和浓,就是阴气重;如果是白色的部分多和浓,就是阳气重,如果两者一样,那就是阴阳平衡,此前罗定右手气团显示的是白多黑少,那就是意味着这里阳盛阴衰,所以罗定才敢如此地肯定。

    卫兰不由得愣住了,风水是传统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点她相当明白,但是和一般人的印象那样,她也一直以为风水是神秘的、是很难用语言去表述清楚的,但是此时罗定说起来一套接一套,简直是一个理论专家。

    事实上,罗定能说出这一番话来也是下过苦功夫,得到异能之后,他并没有就此坐吃山空,凭着“一招鲜”走遍天下,而是大量地阅读各类与风水有关的书籍。幸亏罗定在家乡的时候跟着一个老先生受过几年的书塾式的教育,要不还真啃不下那些用文言写成的风水秘本。

    这些年来印刷业的发展把很多原来束之高阁的书都翻印出来了,其中就有收在四库全书中的风水秘本,这也为罗定的“无师自通”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自从拥有异能之后,罗定马上就意识到现在的时代已经不同了,人们都受过高等教育,风水师再想象以前那样靠神秘是活不下去的,而把风水理论化,用人们所能理解的方式解释出来,这样才能赢得人们的认可。

    罗定注意到卫兰此时已经陷入深思之中,很显然是被自己的话所说服,起码是有所触动。

    “看来还是要上升到理论的层次啊。”罗定心里默默地想道。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一时之间仿佛只剩下山风吹来发出的呜呜声。罗定当然不会主动说话,他知道此时要给时间让卫兰去消化自己的话,然后作出决定。

    不过,罗定并不需要等多久,十来分钟之后卫兰就说:“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罗定笑了,他知道自己已经成功迈出“征服”卫兰这个美女的第一步,说:

    “很简单,用人工的方式造出‘天门开地户闭’的风水格局,调和这里的阴阳。”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