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卫兰的带领下,罗定和她还有那个女保镖开着一辆庄园里的吉普车沿着一条高低不平的山路往一座小山上开去,十几分钟之后在半山腰停了下来。

    跳下车,卫兰对罗定说:“罗定,你看这个位置怎么样?这里大概在60米高左右,应该可以看得到整个葡萄园了,不过这里的视角不太好,我们到别墅里,别墅的顶上有一个露天的小塔,那里的视角最好。”

    “行,那我们就到小塔上面去吧。”罗定也注意到在这座小山的半山腰处有建有一幢不大但却很精致的别墅。

    “好。”卫兰转身就往别墅里走去。

    别墅里有一道楼梯往屋顶盘旋而上,跟在卫兰的身后往上爬的时候,罗定稍稍抬头就可以看到卫兰的背影,当他的视线从卫兰的背往下滑的时候,脚步却不由得慢了两步,因为楼梯有一点陡,落后两步的罗定的双眼视线正好可以落在卫兰的臀部之上。

    卫兰今天穿的是比较宽松的衣服,本来显现不出身材来,但在上楼梯的时候由于是不停地往上,一步一步之间脚不断地绷直,然后纤腰轻轻地摆动,顿时之间显现出挺翘的臀形来,那若隐若现的分界线更是让罗定觉得自己的鼻血都要涌出来。

    楼梯并不长,很快就走远,走到平台之上后罗定的心里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依依不舍的感觉。松一口气的原因是他害怕自己再看下去会被发现,而依依不舍是因为这种机会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了。

    “罗师傅,你看这里怎么样?”

    小塔的顶上是一个平台,站在上面往前一看,整个葡萄庄园就仿佛在脚下一般,点了点头罗定说:“不错,这个位置很好,我看看。”

    罗定收起自己的心思,仔细打量着整个葡萄庄园的地形,卫兰没有说话,而是后退了一步站在罗定的身后,她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打拢罗定。

    只是无所事事的卫兰却不由得打量起罗定来,从背后看过去,罗定那一米八的身高再加上精壮的身体虽然只是轻轻地站在那里,但却仿佛是双腿生根一般,挺拔而充满力量,仿佛是一头散发着雄性气息的野兽……

    “似乎罗定长得不错……”

    不知不觉之中,卫兰感觉到自己的俏脸有一点发热,而脑子里冒出的这个念头更是让她吓了跳。

    “卫小姐。”

    “啊!”

    正当卫兰打量着罗定的时候,罗定突然转身的一声招呼吓了她一大跳。

    “卫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对了,罗定,你看出什么来了?”卫兰连忙用提问的方式掩饰自己的尴尬。

    罗定看了看卫兰,觉得有一点奇怪,因为此时卫兰就像是偷吃糖果的小女孩被父母抓住一般,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而是说:

    “卫小姐,我认为你这里的葡萄之所以没有结出最好的果实,与风水有关。”

    “啊?与风水有关?”卫兰一听,愣了一下。她知道罗定是一个风水师,但是却还是没有想到罗定会把自己的这个庄园的葡萄出了问题的原因归结到风水之上。

    “是的,我确实是这样认为的。”罗定的语气不容置疑。事实上刚才罗定站在前面的时候趁卫兰没有注意的时候再次看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手心,发现手心的气团的黑白更加地分明,而且很明显是黑少白多,再结合自己观察到整个葡萄庄园的地形,罗定已经有了比较肯定的答案。

    “看来自己手中的气团异变之后,功能是能感应出阴气和阳气来啊。”这个问题罗定已经头痛了很长时间了,他想不到今天来卫兰的这个葡萄庄园时无意之中得到了答案。虽然还不能说百分之百确定,但却已经**不离十了。

    不过,此时对于罗定来说还是先解答卫兰的问题,指了指葡萄庄园的正前方,罗定说:“在葡萄庄园的最前方有一个大的水潭,而这个水潭其实是一条河流流到这里之后积聚而成的。”

    “没错,正是这样,你是说因为这处水潭的存在让葡萄庄园的水分过多而导致葡萄的质量不高?”卫兰迷惑地问。

    葡萄必须生长在日照充足,水分较多但是土质排水性好的地方。在这一点上自己的这个葡萄庄园得天独厚,由于水潭的存在,卫兰此前并不是没有怀疑过会不会因为土壤里的水分过多而产生不良影响,但是多次通过精密的仪器测量也没有发生什么问题。

    “我认为这个水潭是影响这个葡萄庄园的葡萄的质量的原因,但却不是因为水分的问题。”罗定摇了摇头说。

    “不是这个问题那是什么问题?”卫兰好奇地问。

    罗定并没有直接回答卫兰的话,转而说: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潭水是一条从东南而来的小河流到这里后因为这里的地势比较低积聚而成,而当水满之后,又往西北的方向流出。”

    “没错,正是如此。”卫兰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情况是了如指掌。

    “在风水学上,我们有水口的说法,而水口就是指流水的入口和出口。”

    这个并不能理解,罗定一说卫兰马上就点头表示自己明白,罗定接着往下说:“水口的要求有两个,那就是‘开门开’和‘地户闭’。”

    “什么叫天门开和地户闭?”卫兰的脸上露出了迷惑的神色。

    “所谓天门指的就是流水的入口,而地户指的则是流水的出口。天门开则是指水流过来的时候要要开阔而且看不到源头——看不到从哪里流来的,而地户闭则指水流走的时候要紧窄——即看不到水流向何方。”这样的风水术语对于一般来说是不太容易理解,但罗定这样一解说,清楚明白,卫兰一听就懂。

    听完罗定的话之后,卫兰抬起头先是向天门的地方望去,然后皱起了眉头,说:“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我们这个葡萄庄园的天门不够开阔?”

    “是的,没有错,从葡萄庄园前面所积的水潭来看,我估计这条小河的水量不小,但是你看这小河的来水之处,弯弯曲曲,有如羊肠小道一般,虽然符合了看不到来水的源头这一点,但却不够开阔,这样的来水是不够好的。”

    风水其实并不像别人想象中的那样神秘,特别是在风水形势方面就更是如此了。卫兰在罗定的指点之下很快也就看出了问题所在。

    “与此同时,去水的地方却很开阔,违反了‘地户闭’的原则。我估计是为了泄洪的原因,很可能是你们人工改造的。”罗定指了指去水的地方说。

    卫兰一听,点头说:“是的,没错,葡萄庄园的葡萄的生长即要水分,但是土壤里却不能含有太多的水分,所以排水性必须比较好。水潭里的水如果积得太多的话就会影响到种植葡萄的土壤里的水分,所以我们把水流出的地方扩大,以加强排水性。”

    “这是不行的。”罗定摇了摇头,很可惜地说,“所以我才说你的这个庄园的葡萄的生长质量受到了风水的影响就在这里。”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