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陀馆。”

    罗定走到了店前,抬起头来看了看挂在店门上方的匾额,发现上面的写着三个金色大字,字倒是不错,显得铁划银钩。

    从这名字一看就知道这是一家专卖佛像的店,走进去一看,果然不错,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佛像,大的足有两米高,而小的则只有拳头甚至是更小,刚一进来还真的以为自己到来了万佛之国,眼花缭乱。

    杨朝来看了一下罗定,又看了一下跟在罗定身后的孙国权,打滚多年的他一看就知道谁是老板,他直接就忽略了罗定,笑着对孙国权说:

    “鄙人杨朝来,老板,想买什么?我这里应有尽有,就算是没有的我也能给你弄来。”

    “有好东西你就亮出来让我看看,看上了,我不还价就卖走。”衣着光鲜亮丽、大腹便便的孙国权说起话来比罗定可是有气势多了。

    杨朝来一听心中大喜,马上搬出一座金佛说:“我一看就知道你是做生意的大老板,你看这座金佛,高两尺,佛态庄严……”

    在杨朝来向孙国权吹嘘那座金佛的时候,罗定在店前的一个架子上翻着一堆乱七八糟地堆在一起的法器。这堆法器什么都有,很显然不是这家佛陀馆主营的东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摆在这里。

    孙国权在里面和杨朝来说得热闹的时候,他却专心致志在挑着,他下意识地觉得这一堆看起来七凌八乱的法器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很快,罗定就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一个拳头大的铸像。

    稍稍地抹去铸像上的灰尘,罗定发现是一只咬钱金蟾。罗定的嘴边出现了一丝得意的微笑,因为当他的手心贴在这只金蟾上时,上面传来的气场感相当的明显和强大,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罗定来这里买法器,并没有想着要捡漏,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有机会的。看那个叫杨朝来的店主把这堆东西堆放在一起摆在外面,肯定是没有看出这只咬钱金蟾的价值来,既然这样,罗定自然不会客气。

    “怎么样,这只金佛不知道老板你要不要?”杨朝来咽了口口水,他说得口干舌燥,而孙国权的脸上也是一幅心动的样子,他知道是时候发出最后一击了。

    孙国权点了点头,说:“这金佛看起来不错,要多少钱?”

    “八千,不二价,我看这座金佛与你有缘,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不卖的。”杨朝来拍着胸膛说。

    虽然孙国权装出一幅内行的样子,但是杨朝来一看就知道孙国权绝对是什么也不懂,这样的人绝对是一只大肥羊,不宰白不宰。

    罗定抬起头一看,突然心中一动,放下手里的金蟾走了过去说:“孙老板,这座金佛不值这么多钱。”

    孙国权一听,马上就说:“我家里正好缺一座佛像来镇宅。我看这座金佛的品相还不错,八千也不算贵……”

    罗定挥了挥手,打断了孙国权的话说:“我看看。”

    “好。”

    被杨朝来那如莲花般的舌头忽悠了得晕头转向的孙国权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不懂风水法器,而罗定才是专业人士,当下就退开一步让罗定来鉴定一下这一座金佛。

    杨朝来看着仔细地打量着金佛的罗定,脸上的神色虽然不变但是心里却是一沉,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道有没有,与孙国权那装模作样的动作不一样,罗定那架势一看就是行家。自己的这一座金佛是什么样的品质杨朝来当然清楚,心里已经不太有把握做成这笔生意了。

    “颜色不太正,有点偏暗,可见用的铜不纯;勾勒的线条有点生硬,不够流畅……不过总体来说这座金佛还算过得去,只是肯定不值8000,我说你开价也太离谱了一点吧。”罗定打量了金佛十来分钟之后抬起头来看了看杨朝来说。

    杨朝来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原来已经不抱希望了,不过此时听罗定一说马上就意识到还有挽回的空间,马上就赔着笑竖起一根大姆指说:“这位兄弟你说得没有错,一听就知道是行家,不过这座金佛确实是好东西,要不你再仔细看看。”

    “3000。”罗定没有再看那一座金佛,直接开口说。

    “这个……你这价还得太狠了,要不你再加一点,这金佛真的是一件好东西。”杨朝来倒抽一口气,罗定这价还得正是节骨眼上,让他有钱赚便是又不会赚太多。

    罗定摇了摇头,说:“你我都是明眼人,这废话就不多说了,这个价你已经赚不少了。”

    杨朝来愣了一下,有一点哑口无言的感觉。十几年来他早就练出一张铁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这也不过是针对那些外行人才起作用,对于罗定这种内行人就完全没有了发挥的余地。

    “5000。”杨朝来咬了咬牙说。

    “看来我们这笔生意是做不成了。”罗定坚定地摇了摇头,拒绝说。

    孙国权是很喜欢这座金佛,但是看罗定与杨朝来的对话也知道之前肯定是被忽悠了,哪里还会反对罗定的话?

    “3000,就这个价了,再多我们就不买了。”

    杨朝来恨恨地瞪了罗定一眼,这笔生意本来就要做成了,但是让罗定这一搅和,事情看来已经黄了。

    不过,杨朝来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认输,他也坚定地摇了摇头,说:“5000,少一分也不卖。”

    “不值,这个佛像真的不值这个价钱。”罗定一边摇着头,一边装腔作势地抬起头来打量着周围,一边打量一边小声地说:

    “不过,如果能送点啥,还差不多……”

    杨朝来一听大喜,自己这笔生意还有做成的希望,不过看到罗定打量自己店里的那些法器的眼神,他的心里又不得暗骂起来,自己店里的东西没有一个差的,起码都值个几千块钱,自己卖给孙国权和罗定的这个佛像也不过是要价8000,最后还减到5000,如果真送店里的另外一只佛像,还得了?自己还不得亏死?

    杨朝来迅速地盘算着,他知道自己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出一个可以送的东西来才能把这笔生意做成,因为看样子孙国权和罗定就想离开了。

    “孙老板,我们走吧,这里的东西太贵了,我们到别家去看看。”罗定注意到杨朝来已经四处张望、很显然是听到自己刚才故意说的那一句话了。

    孙国权绝对是精明人,已经明白过来,虽然不太清楚罗定在玩什么把戏,但却很聪明地配合罗定一边往外走一边说:

    “是啊,那我们到别处去看看吧。”

    和孙国权走出佛陀馆的时候,罗定路过那堆法器时候,还特意停了一下。

    一直追着罗定和孙国权的身影的杨朝来眼前一亮,连忙大叫道:“两位老板,慢走,我们店正在搞促销,有买有送!”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