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兰的一双妙目不由得落到了罗定的身上,刚才答案出来之时,她也愣了一会,照理说以罗定刚才握杯的办法和根本就没有品酒的方式是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出来葡萄酒的年份的,这一点就算是自己也做不到,罗定又是怎么样做到的?他是不是有别的能力?

    感觉到卫兰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不停地扫来扫去,罗定不由得就是一阵心虚,应该能分辨得出来完全不是靠品酒的能力,早知道自己刚才就应该装模作样地喝一下了。

    “怎么可能!就他那个熊样,还能分辨得出来这两杯酒哪一个年份久?卫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卫兰说完之后,马施为马上大声叫道,同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蹦到卫兰的面前,瞪大着双眼,一幅绝对不相信的表情。

    罗定看到这里,心里直摇头,像马施为这样的公子哥儿一直就在别人的呵护之下长大,哪里通人情世故?在这种情况之下还不承认自己失败而去质疑卫兰的能力,这不是找抽么?

    果然,卫兰一听,俏脸猛地一阴,说:“马公子,你的意思是说我没有这个能力?”

    “不……不是这样的……”马施为这才回过神来,现在自己面对的可不是自己的那班猪朋狗友,而是卫兰卫小姐,是自己千方百计要讨好的人,自己这样说话岂不是找死么?

    “啪!”

    马施为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然后低声下气地笑着说:“卫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罗师傅他一定是蒙的,对,他一定是蒙的。”

    “如果他是蒙的,为什么你蒙不对?”卫兰脸上的神色没有任何改变,依然是冷若冰霜。

    “这个……”

    马施为又再一次说不出话来。只有两杯酒,就算是蒙的,那也有百分之五十的机会赢,可是自己就怎么样就蒙不对呢?

    “哼,他这是蒙的,就算是猜对了也不见得是本事,有本事我们再来比一次。”马施为一计不成,只得又再出一计。

    罗定心中也不由得有一点恼火,今天这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本来就是无妄之灾——自己和丁林相约来这里打打高尔夫球,也没有惹到马施为,而马施为为了泡妞、看到自己像一个软柿子,就想来逞威风,现在输了又想来再比一次挽回面子,这真的是无耻之尤了。

    罗定本来还想给马施为留点面子,但是此时却改变了主意冷笑一声说:“难道马公子还想来个三局两胜不成?”

    “没错,正是如此,这样才公平!”马施为一听大喜,连忙说。

    罗定等三人一听全都傻眼,罗定话里的讽刺的意思如此的明显,马施为竟然听不出来,这真的是不知道是说脸皮厚又或者是智力低下。

    过了好一会,罗定才回过神来,看了看马施为,突然笑着说:“马公子,你知道你刚才为什么会输么?”

    “嘿,我运气差了点。”这个时候马施为倒是不太敢硬声硬气,他担心惹恼了罗定之后罗定不愿意和他再比一次,他也就没有了翻盘的机会。

    当然,马施为也确实是这样认为的,他绝对不会相信罗定在品酒上面比自己的本事更高。

    “刚才在你们来之前,丁总跟我说过83年拉菲和85年拉菲的事情,我想,这应该就是拉菲葡萄酒吧。”

    罗定一语中的,让卫兰和孙国权都愣住了。其实,这不过是猜人心思的本事罢了,而在这方面,罗定的天赋一向不错。

    “怎么可能?如果真的是这两个年份的葡萄酒,我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来?83年的拉菲,我喝过超过100瓶;85年喝过的就更多,不下200瓶!哼,如果是这两种,我一定分得出来。”马施为又大声地叫了起来。

    看到卫兰和丁林的反应,罗定就知道自己已经猜对了,他接着说:“我听说在咱们国内,83年的拉菲葡萄酒大受追捧,但是事实上基本上都是用85年的拉菲来冒充的,我想马公子刚才分辨不出来这两杯酒哪一杯是83年的哪一杯是85的,莫非也是深受假酒之害?”

    丁林一听,嘴角浮起了丝微笑,罗定这话表面看着没有什么杀伤力,而且是温文尔雅,但是暗地里却有如刀子一般的锋利:你马施为不是有钱么?不是说自己有品酒上有本事么?可是这么多年下来都让人耍了,一直喝的就是假酒。这可是老大的一个耳光打在马施为的脸上。

    不过,丁林却是相当的痛快,对马施为他一直都没有好感,现在罗定用这样的杀人不见血的方式来杀马施为的威风,他心里真的是太痛快了。

    卫兰的俏脸也是绷得紧紧的,不过心里却也笑得直打结,罗定的这一招真的是太漂亮了。

    马施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半晌之后才猛地站起来像一个被欺负了的孩子一般冲了出去。

    罗定、卫兰和丁林不由得相视一笑,丁林站了起来,说:“卫小姐、罗师傅,我酒窖里还有几瓶好酒,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们就来小聚一下?”

    “好。”罗定第一时间就点头同意。

    “嗯,我也相当期待尝到丁总收藏的好酒。”卫兰也轻笑着点头说。

    ……

    几个小时之后,当夕阳西下的时候,罗定和卫兰才告别了丁林离去。

    “卫小姐,需要我送你回去吗?”罗定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卫兰,伊人如淡菊,他这样问是基于礼貌,但心里何尝又不是有一丝期待呢?

    轻轻地摇了摇头,卫兰说:“不用,我有车,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罗定的心里有一点点的失望,不过还是笑着说:“那下次有机会再见。”

    卫兰看了看罗定,突然上前一步,递过一张名片,说:“别忘了你赢得的赌注,三天之后打电话给我吧。”

    说完,卫兰转身向自己的那一辆minicooper走去,只剩下下意识地接过名片的罗定还愣在原地,直到卫兰的车已经消失,罗定才才想起刚才自己与马施为打赌的赌注,卫兰会陪赢的人一天。

    “嘿,看来马小子也是干了一件好事情啊。”罗定自言自语了一句,转身大步向自己的领航员走去。一阵马达的轰鸣声之后,充满了霸气的领航员也慢慢地远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