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众人都注意罗定的时候,罗定突然抬起头来,看了一下丁林,笑着说:“好杯子。品尝葡萄酒的杯子杯身要薄而且无色透明,杯口要内缩成郁金香型。”

    “呵,这些杯子都是我从国外请人订制后送回来的。”丁林摇了摇头,虽然刚才马施为的表现相当不堪,但也不能如此的“调笑”是不是?

    “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呢?快一点吧。”马施为不耐烦地说。

    看了马施为一眼,罗定撇了撇嘴,心想刚才你说了一大断老子也不说你,现在老子只说了一句,你就在吱吱歪歪,哼,看看哥教你怎么样装b吧。

    罗定端起了酒杯,这一下真的是把丁林、卫兰等人吓了一跳。

    “哈哈哈!真的是乡下土包子,连拿个酒杯都不会,还说要品酒呢!真的是笑死我了!”马施为一看,大声地狂笑出来,身体也前后摇摆,有这样的取笑罗定的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

    葡萄酒杯必须要有四至五公分长的杯脚,这样为了避免用手拿杯身时手的温度间接影响到酒温,从而影响酒的味道,因为很多葡萄酒喝的时候都必须求究温度,而且这样也方便观察酒的颜色。所以说罗定这样的持杯方法是完全不正确的,马施为大笑也不以为怪。

    丁林奇怪地皱起了眉头,他记得刚才自己和罗定在树下品酒的时候罗定持杯的方法相当的正确,怎么到了现在这种场合却犯了如此明显的一个错误?

    卫兰的更是眉头深锁,对于她这样的一个顶级品酒师来说,看到这样的一行为更是不可接受,原来她还以为罗定会给自己带来惊喜,现在看来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了。

    葡萄酒的鉴定是一种很精细的事情,要求相当严格,特别是对一鉴定83年和85年年份如此之近的葡萄酒更是如此,就算是自己要分辨出来也得小心翼翼,罗定如此做派,能分辨得出来才怪呢。

    想到这里,卫兰的心里就是了阵气苦,一想到一会罗定输了自己要再多陪马施为一天,她的心里就不由得再生出几分怒气,望向罗定的眼神也就更加地不友善起来。

    罗定没有想到卫兰对自己的“怨念”如此之强,不过他现在倒不方便说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他笑着说: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你的办法再标准,如果分不出这酒哪一个年份在前哪一个年份在后,那又有什么用?我的办法就算是再烂,只要能分得出来那就行了。不管黑猫还是白猫,抓得到老鼠就是好猫啊。”

    事实上,罗定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样轻松,他一边说一边继续摇晃着手里的酒杯,更重要的是他此时正用右心手心紧紧地贴住酒杯的杯的底部,集中精神感应着杯子里的红酒。

    自从右手手心的混沌气团发生阴阳变异之后,罗定暂时还没有发现气团有没有什么新的能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气团的感应能力却比以前更强了更敏感了,但是就算如此,隔着杯子,而杯子里的又是红酒而不是气场强大的法器,罗定感应起来也相当的困难。

    事实上罗定之所以敢和马施为打这个赌,就是此前在树下与丁林品酒时他刚一拿起杯子,手中的气团就出现微弱的感应,这让他若有所悟,知道自己右手的气团不仅仅是能感应到法器上的气场,还能感应到别的东西上的气场,此前一直没有发现不过是因为自己手心的气团的能力不够强大罢了。

    从理论上来说,葡萄酒也是物质一种,葡萄也是秉天地之精气而生,用它来酿酒造出来之后,特别是好的酒经过多年的阵放之后形成一定的气团那毫不奇怪。

    此时,在卫兰、丁林和马施为“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罗定轻轻地闭上眼睛,用手心托着酒杯,轻轻地晃着,脸上一片严肃,然后额头上开始冒出细细的汗珠。

    马施为一看,嘴角一撇,心想:“哼,这下知道厉害了吧,分辨不出就不要装13,现在踢到铁板,走投无路,知道害怕了,这头上开始冒汗了吧,可是现在再想反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看你一会怎么样收场。”

    罗定紧紧地闭着眼睛,所有的精神都在自己右手手心上,葡萄酒上的气场太弱了,而且这两杯酒的年份又如此地接近,就更加难分辨了,所以他才不得不集中精神,额头上冒出的汗水也是因为如此,但落在马施为的眼里却是因为害怕和紧张才冒汗。

    “怎么样,罗师傅,你分辨出来了吗?”马施为等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忍不住出声问。当然,他这样也是有意而为之,马施为看到罗定闭目这么久,担心罗定的有办法分辨出来,所以就干脆出口打断。

    罗定睁开眼睛,说:“可以了,我分辨出来了。”

    说着,罗定把两杯酒一左一右分开,指着右边的那一杯说:“这一杯是年份久的。”

    众人一愣,马上就发现罗定的答应与马施为的正好相反。

    “哼,你这是信口开河。”马施为脱口而出说。

    “嘿,马公子,你是不是分不出到底是哪一杯是年份久的,而是用猜的?”罗定毫不在意马施为的话,而是反问道。

    “你!”

    让罗定猜中心事的马施为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所以马上就愣在那里接不上话,反应过来之后大声说:

    “哼,你还都还没有喝,就知道结果了?”马施为

    “谁规定品酒一定得要喝的?闻香尚能识美人,我就不能闻香识美酒?”罗定毫不犹豫地反击说。

    “呵,既然罗师傅和马公子都已经有了答案了,那就请卫小姐给我们来宣布结果吧。”丁林笑了一下,事实上不用宣布他就已经知道结果了。因为这四杯酒每两杯都是一样的杯子,而一样的杯子里的酒的年份都是一样的,刚才酒是他和卫兰两个人倒的,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哪个答案才是对的。

    “嗯,正确分辨出来的是罗师傅。”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