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施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整个人慢慢地平静下来,接下来的比试不仅仅关乎面子,还关乎卫兰,他不得不认真对付。

    拿起其中的一杯葡萄酒,马施为轻声说:“品酒的第一个步骤是看,要摇晃酒杯,观察其缓缓流下的酒脚,然后是将杯子倾斜45度,观察酒的颜色及液面边缘,这样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葡萄酒的成熟度。”

    “第二个步骤是闻,将葡萄酒摇晃过后,将鼻子深深放入杯中深吸至少2秒以分辨多种气味。这里又会分为两个小的步骤,第一步是在杯中的酒面静止状态下,来闻香;第二个就是手捏玻璃杯柱,不停地顺时针摇晃品酒杯,使葡萄酒在杯里做圆周旋转,酒液挂在玻璃杯壁上。停止摇晃后,就可以第二次闻香了。”

    “第三则是尝,记住,千万不能大口地喝,而应该是小酌一口,以半漱口的方式让酒在嘴中充分与空气混合且接触到口中的所有部位,让酒液进入你的口腔后漫过整个舌面,然后在口腔里如温香软玉一般流动着,有如丝绸、有如微风、有如阳光……”

    “最后则是吐,和所有美妙的东西一般,要想得到就要舍弃,所以品酒的最后就是的吐掉口中的最后一点酒液,这样才能品尝到它的余味和余香,如果余香如锦,余味如河,就说明这是一款不错的葡萄酒。”

    马施为一边小声地解说一边慢慢地品尝着手里的葡萄酒,仿佛是一个世界上最优雅的绅士一般。

    罗定不动声色地看着马施为表演,他对此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可不是表演,而是比试,装b是没有用的,赢下来才是最重要。

    丁林也是喝酒的人,虽然不是高手,但是毕竟有钱,平时和品酒师也多有交往和取经,在他看来马施为的动作一丝不苟,合乎规范,很有高手的派头。

    “看来这个马施为在这方面确实是有一点本事的啊,罗定应该是凶多吉少了。”丁林心里想。

    从马施为拿起酒杯开始,卫兰完全是出于专业人的眼光也看向马施为,在她的眼里马施为的各个步聚做得纹丝不差,拿捏酒杯和晃动时的频率和时间都恰到好处,看来确实是有几分本事的。

    看到这里,卫兰心里一阵烦躁,如果马施为真的赢了,自己就又不得不强忍着恶心陪他一天,这真的是让她有一点抓狂。

    不由得看向罗定,她发现此时罗定仿佛是在看一只猴子表演一般,嘴角尽是说不出意思的笑容。兰突然就平静下来,当她重新看向马施为的时候,她心里也乐了,仔细看看,此时的马施为还真的就像是一只大马猴。

    马施为当然不知道在罗定和卫兰的眼里自己已经为了一只表演马戏的猴子,当第二杯红酒入口的时候,他不由得愣了一下,嘴里也不再说话,而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仿佛是被子弹击中的兔子一般。

    浑身一抖,马施为觉得一阵冷汗冒了出来,顿时就把衣服都湿透了,刚才还觉得很舒适的空调吹出的微风此时也被得冷意凛然,仿佛是冬天那有如小刀一般的寒风一般。

    与此同时,马施为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分辨不了这两杯葡萄酒的年份谁先谁后!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以我的本事,怎么可能会分辨不出来!”马施为心里大叫道。

    再重新各喝了一小口,马施为越发地糊涂起来,他依然觉得这两杯酒一点不同都没有!

    马施为用力地摇了几下手里的酒杯,甚至连里面的酒液飞溅出来也顾上不,然后再大口“咕”地喝了一口已经顾不上刚才他所说的品酒时只能“小酌”而不能“大口地喝”的要求了。

    “看吧,这就是装b反遭雷劈的下场了。”罗定脸上一本正经,但是心里真的是心花怒放。

    不过罗定对这也很讶异,像马施为这样的公子哥儿都是欺软怕硬,也就是都是习惯用自己的长处去和别人的短处比试,以达到击败他们的目的,所以既然马施为提出和自己比品酒,起码手上会有一点本事,现在竟然落到这样的下场,真的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过,现在他与马施为是敌人,看到他如此落魄,自然落是高兴不已。

    马施为的异样所有人都看出来了,丁林是最高兴的那一个,原来他觉得罗定一定会输,现在看来倒还不一定。卫兰则轻轻地摇了摇头,看来马施为所谓的品酒能力也是水分相当的多。

    马施为提出不要分辨出酒的具体年份而只要分辨出哪个酒在前哪个酒在后,已经让这一场比试大大地有利他自己,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之下还落得一个这样的下场,不知道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马施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怒力平静下来,伸手抽了一块纸巾把额头上冒出的汗抹掉之后,他看着面前的两杯酒,知道自己要做出一个选择了。

    刚才几番喝酒,马施为都感觉不出两杯酒有什么区别,但平静下来后的马施为马上就想到了对策,因为不用说出具体是哪个年份的,只要分辨出哪一个在前哪一个在后就行,反正只有两杯酒,就算是分辨不出来,随便一说也有五十五十的机会,想到这里,马施为不由得为自己刚才提议的这个比试的方式而得意不已!

    马施为彻底镇静下来,他慢条斯理地把自己面前的两杯酒一分,指着左边的那一杯说:“这杯的年份比较久。”

    罗定用眼尾扫了一下马施为,马上就明白他这是在赌博了,不过这确实是这一场比试中的漏洞,只有两只酒杯,不管怎么样说都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赢。

    不过,罗定也不在意,笑着说:“看来这下轮到我了。”

    “没错,轮到你了!”马施为大声地叫道,似乎是给自己打气一般。

    “没问题,让你们见识一下我的本事。”

    罗定的手向酒杯伸去,一下子卫兰、丁林和马施为还有谭影月的视线都集中到他的身上。

    推荐朋友的新书《极品鬼仙》:昔日富家少爷最终无法忍受世态炎凉选择了自杀,自杀后他又活了,带着百世的记忆活了。

    不止如此,他还有一个身份,地狱鬼仙。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恶人,是阎罗王都不敢小觑的存在。

    <e=《极品鬼仙》]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