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和马施为走出去之后,丁林看了看卫兰,说:“卫小姐,你觉得这两个人谁会赢?”

    卫兰想了一下,说:“很难讲。从理智的角度来看,应该是马施为会赢。我想丁先生也知道,在圈子晨马施为也是以会品酒而出名的,虽然说还远没有到专家级的水平,但是确实是比现在外面很多挂着专家名头的品酒师水平要高出不少。”

    丁林轻轻地点头,确实如此,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样看来,罗定真的是凶多吉少。

    “丁先生也是喝酒的人,应该知道,对于很多人来说,要想品酒,那就得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所谓的品酒师都是喝出来的,你没有喝过成千上万的葡萄酒,你又怎么能品得出不同的酒的区别来?在这方面,罗师傅就比较欠缺了。”

    这一点丁林就更加不得不承认,马施为这个花花公子喝过的酒恐怕比罗定吃过的米还多,在这一条上两个人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他还记得当初地陈为民的大排档那里第一次碰到罗定的时候,罗定身上穿着的还是很便宜的衣服,又怎么可能有钱来喝酒?

    “但是,我看罗定似乎很有信心,虽然我不知道这信心从何而来。”卫兰皱起了眉头,在她看来,罗定与马施为这一战是稳输不赢,但罗定看起来却是信心十足,这实在是太让人奇怪了。如果说罗定自己也是一个品酒师那倒还说得过去,但问题是罗定不过是一个风水师。

    “这一点我也发现了,说老实话,我也相当的好奇罗师傅的信心是从何而来。”对这个问题丁林也是相当的不解。

    “不过,我想这个迷团很快就能揭晓了。”卫兰若有所思地说。

    丁林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确实很快就能知道结果——只要罗定和马施为的比试分出胜负,那一切不就真相大白了?所以丁林说:“卫小姐,那我们选什么酒?”

    “就选拉菲吧,选83年和85年的吧。”卫兰毫不犹豫地说。

    之前罗定和丁林在卫兰他们还没有来之前就在讨论这个事情,想不到现在卫兰也提出了就用83年的拉菲和85的拉菲,现在这酒在国内是大热,被很多人追捧。

    “行,没有问题,我这里正好也有这两个年份的酒。”丁林笑着从木架上抽出两支酒来。

    正如之前罗定和丁林所说的那样,现在国内的土财主们所喝的83年的拉菲实际上多是85年的,这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83年的拉菲确实是好东西,与此同时它在国内的数量不多;第二个就是85年的拉菲与83年的比较接近,要不也不会选用85年的拉菲来冒充83年的拉菲。所以说,选用这两个年份的酒来比试,难度确实不小。

    拿着酒,两个人走出酒窖来到别墅的客厅,发现罗定安然坐在沙发上,而马施为则像一只愤怒的小公鸡一样坐在罗定的对面死死地瞪着罗定,仿佛罗定是他的杀父仇人一般。

    卫兰看到这一幅情景,不由得暗暗摇头,别的不说,光从气度上来说马施为就比罗定差远了:心里不管多么讨厌对方,在表面上都得是一幅和和气气的样子。她相信罗定对马施为也没什么好印象,但他脸上却一点异样也看不出来,可见两个真的是有巨大的差别。

    丁林从特制的消毒柜里拿出四只形状两两一样的杯子,搁在吧台上,然后又把两瓶拉菲打开,开始和酒杯里倒酒。

    腥红的酒液慢慢地注进杯子里,仿佛是暗红的鲜血一般,但这样的“鲜血”这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而疯狂。

    卫兰和丁林一人两只杯子端到罗定和马施为的小大几上,丁林说:“四只酒杯,一样的酒杯的酒的年份是一样的,你们要做的就是分辨出哪一杯的年份在前哪一杯的年份在后就行了。”

    “哼,一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本事!”马施为说完这句话之后,转过身涎笑着对卫兰说:

    “卫小姐,这个比试能不能有个彩头?”

    卫兰的眉头皱了起来,心里对马施为的厌恶又多了几分。罗定看到这里,心里直乐,这个马施为真的是太下作了,这是以为卫兰是酒店里的小妞呢,还想要彩头?卫兰不翻脸都已经算是好修养了。

    此时罗定是不会出声的,乐得看热闹,看看马施为怎么样收场,丁林也是个精明人,此时也默不作声。

    “哼,要不要给你再点个小姐来作陪?!”卫兰是名门闺秀没错,但并不意味着她不知道这些,而从她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更是说明此时卫兰已经“出离愤怒”了。

    马施为吓了一跳,连忙摇头摆手说:“卫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哼,你是什么意思?”卫兰依然戴着太阳眼镜,只是那露出的俏脸绷得紧紧的,很显然在强压着自己的怒气。

    罗定心里乐开了花,马施为只是的相当的白痴,在这种情况之下只需要有风度地把比试赢下来就好,还提什么彩头,这不是明摆着找抽么?

    “和……卫小姐你有关。”马施为一听,以为卫兰不再生气,马上又胆大起来。

    “哼!”卫兰差一点就柳眉倒竖,冷哼了一声。

    马施为不是傻子,一看卫兰这副表情,知道又惹怒了卫兰,连忙解释说:“我只是想,赢的人能获得与卫小姐你一日游的机会,就像是今天这样,我们找个地方吃个饭走走什么的。。”

    罗定看了看马施为,心里对他的佩服真的是如长江之水……这件事情要说有一点冒犯也确实是,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让马施为这样一说,味道地整个变了,由不得卫兰不心生怒气,这只能说是人口问题了。

    卫兰一听,下意识地就想拒绝。一日游什么的她倒是不太在意,毕竟自己出来也跟着向个保镖,倒不怕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她根本不愿意和马施为呆在一起。在她看来这一场比试马施为百分之九十是要赢的,如果答应了那就意味着自己要再陪马施为一天!今天出来是给马施为的父亲一个面子,这已经够让自己受罪的了,卫兰可不想再折磨自己一天。

    不过,当卫兰无意中看向罗定的时候,发现对方正脸带笑意地看着自己,一副看好戏的样子,心中生出一丝薄怒,马上改变了主意,点了点头,说:“好的。”

    马施为一听大喜,他软泡硬磨,甚至把自己的老爸都搬出来卫兰才答应和自己出来走走,如果自己赢下这场比试,又多了一个机会和卫兰相处,说不定就能俘虏她的芳心,想到这里,马施为马上大声说:“来,我们快一点来比试吧。”

    罗定看好戏的心情一下子荡然无存,听到卫兰答应马施为的提议,再联想到卫兰答应前看向自己的一眼,他马上就明白卫兰这是在警告自己,如果自己赢不下来这一场比试那后果恐怕会大大的不妙,他相信以卫兰还有她父亲的本事,如果真的要与自己为难的话恐怕自己的小日子过得会很苦,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罗定的心里不由得苦笑起来,这叫做惹“祸”上身啊。

    为今之计,只能尽力赢下这一场比试了。

    看了看马施为,罗定收起吊儿郎当的心情,认真地说:“那,我们开始吧。”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