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的第一层是一个大厅,布置得比较简洁明快,最引人注目就是当中团团围着一张大玻璃几的沙发,然后就是靠墙的地方是一个小酒吧,除此之外那就是散落在各个角落或者是窗前的两三只或者干脆就是一只的小沙发了。

    “这里是我平时和朋友品酒的地方,所以布置以简单为主,主要是舒适。”丁林介绍说。

    卫兰打量了一下周转,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这地方不错,比较安静,东西简单但是实用,与三五知己来这里聊聊天,品尝一支好葡萄酒,确实是很好的享受。”

    “来,我带你们去参观一下我在这里的一个小酒窖的,虽然酒不多,但还是不错的。”

    丁林说着,带着罗定和卫兰往别墅的里面走去,推开一个靠近墙角的小门之后,出现了一下向下的楼梯,然后丁林就往下面走去。

    理想的酒窖制是在地平面以下的地下室内,这是因为在屋顶以下的空间里,夏天可能太热而冬天的话又可能太冷。这些都是不利于酒的保存了的,因为葡萄酒要保存在一个恒温的环境之中,要不就算是装瓶后的酒也很容易变质。

    楼梯有一点陡,罗定暗暗估计了一下,发现大概有五米左右深,想了一下,罗定说:“丁先生,你这酒窖在西北方吧?”

    “没错,罗师傅你说得对,我这酒窖正是在西北方,虽然已经是地下了,但为了更好的保存一个恒定的温度、更好地保存葡萄酒,我特意选择了日照尽可能少的西北方。”

    “丁先生你的这种做法是相当正确的,一个好的酒窖理应精益求精。”卫兰是真正的专家,虽然还没有看到酒窖里的情形,但是目前所看到的一切已经让她相当的满意,对里面的藏酒也更加充满了期待。

    丁林在地下室的门前停了上来,指了指大门,说:“平时没什么人来,不过是一个私人的藏酒窖,所以这门做得也不是太精美,主要是注意了防湿保温等等。”

    说着,丁林在上面输入了一串数字之后,大门“滴”的一声打开了,丁林侧了一下身子,对罗定和卫兰等人说:“请,欢迎来到我的酒窖。”

    所有人之中卫兰是专家中的专家,当然是第一个走进去,马施为一直死死地粘着卫兰,也想趁机跟在后面溜进去,但是罗定哪里会如他所愿?一个侧身身体稍稍往外一撑,马施为整个就往外“弹”去,自然失去了位置,而地窖本来就比较窄,被挤开的马施为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罗定紧紧地跟在卫兰的身后走进去!

    所有人都注意到罗定的小动作,但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保持沉默,而马施为本来还想发一下火,但是一看到罗定支起那强壮的手臂,除了继续用目光狠狠地盯着罗定的背景之外,不敢出声。

    最先走进去的卫兰用脚轻轻地在地上跺了几下,然后又伸出手去敲了几下墙壁,轻轻点了点头,说:“防潮、隔热、保温层都做得不错,整个酒窖里的空气流通也很新鲜,虽然说不上完美,但对于一个私人的小酒窖来说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

    “为了更好的实现恒温和对湿度等的控制,我还加装了空调,带有加湿和恒湿的功能,除此之外,这里的灯光也经过特别的设计,以求不要太亮。”

    “总的来说,这里的温度长年保持在摄氏14-16度,而湿度则保持在50-70%,除此之外,还注意了自然风与酒窖里的空气交互流通。”

    能得到卫兰这样的专家的称赞,丁林也是相当的高兴,又把自己的酒窖的一些基本的数据介绍了一下。

    “14-16度是葡萄酒熟化的理想温度,而湿度保持在50-70%则有利于橡木塞保持良好的密封性。这两点对于一个酒窖来说确实是相当重要的。”罗定接口说,他看着这个不大的酒窖除了留下权供一样行走的过道之外,实木架子上密密麻麻地堆满了一支支又或者是一箱箱的葡萄酒,不由得相当的感叹,心里暗暗发誓日后自己也要弄一个比这个更好的酒窖,藏尽天下美酒!

    大丈夫当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要醉卧美人膝,又怎能没酒?

    马施为相当的恼火,罗定所说的这一切他都知道,但是在他反应过来想要接话的时候,却让罗定抢先说了,于是冷哼一声说:“这酒窖也已经参观得差不多了,我看我们是时候比试一番了吧?!”

    罗定听里会听不出马施为话里的怒气,他大度地笑了一下说:“行吧,我看我们就开始吧,省得马先生迫不及待了。”

    事到如今,丁林看了看罗定,这个时候他也只能是希望罗定真的有出奇制胜的本事了,想了一下,说:“不知道两位想怎么样比?”

    罗定看了看马施为,说:“这比试是马先生提出来的,那这比试的办法自然就让马先生来定吧。”

    如果比别的东西,马施为没有信心会赢,但现在比的是品酒,他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会赢,在他看来罗定这样的土包子除了背书的几句话之外,又知道什么葡萄酒?乐得故作大度地说:“比试是我提出来的,比试的办法由罗师傅定才合理,要不我岂不是欺负人了?”

    罗定没有再骄情,想了一下,说:“葡萄酒的品鉴之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年份的鉴定,我想我们就来比这个。”

    确实如罗定所说的那样,葡萄酒的鉴定之中最重要就是对年份的判别,因为不同年份的葡萄酒由于阳光、土壤、湿度等等的不一样,都会影响到葡萄的生长,从而影响到葡萄酒的质量,再加上工艺的不一样,所以除了对产地这些地方的辨别之外,对年份的断定就成为葡萄酒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所以罗定提出的这个比试方式是相当的合理,也能分辨出品酒师的水平来。

    听到罗定提出这个比试方式,马施为心中大喜,这些年来他喝过的各式葡萄酒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自信对各个年份的葡萄酒都了如指掌,罗定提出这样的比试方式绝对是正中下怀,当下连忙点头说:“没有问题,我觉得这样很公平!不过我看具体来说就由卫小姐和丁先生在我和马先生不知情的情况下选两支同一个酒庄的不同年份的红酒,越接近越好,而我和马先生则来品鉴辨别,只要辨别出哪一个年份在前哪一个年份在后就可以。”

    马施为在葡萄酒上确实有比一般人更好的品鉴能力,但也没有到那种能入口就能分辨出具体哪个年份的大师级的程度,他担心罗定提出要分辨葡萄酒具体哪一年的出的,所以抢先说了这个办法。

    “没有问题,我完全同意。”罗定毫不犹豫地点头同意了。

    看到罗定点头同意,丁林最后的一丝侥幸的心理都消失了,这是务实,而不是务虚,靠的是实打实的本事,特别是在卫兰这样的专家面前更是不可能弄虚作假——就算是她再讨厌马施为,在涉及到自己的专业领域的时候,也不可能为了帮罗定而说谎的。只好说:

    “好的,那请罗师傅和马先生先到大厅那里等我们吧,我和卫小姐准备一下。”

    罗定点了点头,往酒窖外走去,而马施为也尾随而出。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