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夫球车在平整的草地上行驶着,直往深处而去。

    “罗师傅,你没有必要和马施为这样的人斗气,不过一会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你又不善长品酒,输了也没有什么的。”

    丁林对罗定小声地说。丁林和罗定还有课谭影月一辆高尔夫球车在前面引路,而马施为自然是粘着卫兰在后面的一辆高尔夫球车上,他这样说也不怕让马施为和卫兰听到。

    “是啊,罗师傅,如果他敢和你比风水,我才真的佩服马施为这个公子哥了。”一直没有出声的谭影月此时也插话说,罗定甚至都能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鄙视的神情,很显然这个马施为在圈子里很不讨喜。

    “呵,没事的,不就是一个纨绔公子么?赢这样的人太没有挑战性了。”罗定笑着说。

    丁林仔细地看着罗定,发现罗定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他想不明白罗定的这种自信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来的,不过他却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笑着说:“罗师傅,告诉你一件事情。”

    “哦,什么事情?”罗定看到丁林的脸上露出暧昧的笑容,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事。

    果然,丁林诡异地笑了一下,说:“据说那个卫兰卫小姐有很严重的洁癖。”

    “这个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我觉得很正常啊。”罗定有一点五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丁林会突然说起这件事情。

    “汗,你难道就没有注意到,刚才她和你握手了?而且还是把手上戴着的手套摘下来和你握的手?”丁林一幅让罗定打败了的神情说。

    “哦,似乎是有这么一回事。”罗定回想了一下,似乎真的是这样,他不由得稍稍地回过头去看了一下在自己身后的那一辆高尔夫球车上的卫兰,果然发现卫兰的双手上套着轻薄的白色手套。

    “嘿,我看卫小姐对你是另眼相看啊,怎么样,罗师傅,要不要我帮你牵下线、创造一下机会什么的?能娶到她,不是少奋斗几十年的问题,是少奋斗几辈子的问题啊!而且她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女啊!圈子里对她流口水的人有如过江之鲤啊!”丁林打趣着说。

    “嘿,丁先生,既然她这样好,为什么你不自己上?”罗定笑了一下,露出一个所有男人都会明白的眼神说。

    丁林摇了摇头,说:“如果是十年前还差不多,我现在可是有家有口的人了,再说了,这样的女人并不适合我。”

    罗定明白丁林的意思,不过他摇了摇头,说:“嘿,那这样的女人也不适合我。”

    “哦,为什么这样说?”丁林有一点奇怪地看了一下罗定。

    “首先,说钱吧,我虽然现在钱不多,但是丁先生你也知道我在风水、法器上面有独到的本事,赚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丁林不由得轻轻地点头,正如罗定所说的那样,虽然罗定现在并不是什么真正的有钱人,但是一只用6万块钱淘来的铜葫芦却卖出了520万的天价,只要拥有这样的一手本事,那钱对于罗定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所以为了钱去追求卫兰并不是一个很充分的理由。

    “再说了,如果怀有这样的目的去追求女人,又有什么成步感?处心积虑地设计去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对于一个真正的男人来说有什么意思?对于卫兰这样级数的女人来说,征服她的身心才能拥有最大的成感啊!”

    罗定语气铿锵,自然而言就生出一股气势来,一时之间让丁林不由得为之神志被夺,而谭影月也是妙目流波,很显然对于罗定的这句话是深在共鸣。

    半晌,丁林回过神来,笑着说:“看来真的是自古英雄出少年,罗师傅这一番话真当得上是风流而不下流了,让人耳目一新啊!”

    罗定的脸上马上就出现了一丝怪异的笑容说:

    “嘿,咱们男人哪一个不好色?但是好色也得好色得有格调一点,是不是?”

    “哈!没错,正是如此,妙论,高论啊!”

    看着坐在前面那辆高尔夫球车上谈笑风生的罗定和丁林,马施为的心里越来越生气,他听不到罗定和丁林说什么,但两个一幅轻松的表情让他明白那个叫罗定的风水师根本没有把自己看在眼里,这让想在卫兰面前大展身手的马施为大为光火。

    “哼,一会看我怎么样折腾你!”马施为看向罗定的双眼就像是要冒出火来,可惜正在和丁林谈论着女人经的罗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他的这一番表情是白白地浪费了。

    透过太阳眼镜,卫兰也在观察着罗定,虽然同样听不清已经故意压低声音的罗定和丁林的谈话,但从罗定那不时挥一下的手臂之中可以看得出来他一点也不为即将来到的比试而担心。

    “是真的有本事,还是故作轻松?”卫兰的心里不由得冒出这样的一个疑问。

    稍稍地低了一下头,卫兰的视线落到自己的右手上,那只纤纤玉手戴着特制的薄如蝉翼的手套,自己从小就有洁癖,特别是对陌生的东西更是从心里打起就很厌恶,自己刚才下意识地就脱了手套和罗定握手,直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不适。

    “看来我不是太讨厌这个人啊。”卫兰默默地想道。

    高尔夫球车行驶了二十来分钟之后,在丁林和谭影月的引领之下,众人来到高尔夫球场深入的一幢外表看起来不太起眼的别墅前。

    丁林跳下车,等罗定和卫兰等人也走上前后说:“这里是我在高尔夫球场这里建的一个小酒窖,里面收藏一点葡萄酒,平时有朋友来的时候就来这里取一点酒,比较方便。”

    说着,丁林带着罗定等人往里面走去。

    别墅的小院子静悄悄的,但是众人一走进去就看到有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人探出头看了一下,发现是丁林才又缩了回去,很显然这里的保安还是相当严密的。

    “呵,这里的东西还是值点钱的,得找一个人来看一下。”丁林一边说一边带着人推开别墅的门,继续往里走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