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兰横移了一步,让开马施为,说:“马先生,今天出来不过是打个高尔夫球,不用品什么酒了。”

    卫兰哪里会不明白马施为的心思?马施为知道自己喜欢品酒,所以专挑这个来吸引自己的注意,与人比试不过是想在自己的面前表现自己高人一等罢了。想到这里,卫兰的心里就涌起一阵厌恶,在她看来所有的好葡萄酒都是上天赐给人们的最好礼物,品尝的人应该优雅自然,而不应该有这种意气之争。

    同时,卫兰也知道虽然与自己相比马施为相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但是在一般人中马施为品酒能力算不错的,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卫兰对罗定的印象还不错,她可不希望看到罗定成为马施为讨好自己的牺牲品。

    丁林一听,也马上说:“呵,丁小姐说得对,今天不过是出来挥挥杆,放松一下,品酒就留到下一次有机会的时候再说吧。”

    丁林绝对是不希望看到罗定和马施为比试的,此时听到卫兰也拒绝了马施为的提议,哪里还不马上表明自己赞成的态度?

    按理说到这里这事情就已经算是结束了,接下来大家就再寒喧几句,然后就分道扬镳、该干嘛干嘛去。

    不过,所有人都低估了马施为的决心,今天好不容易才约了卫兰出来,一路上他想尽千方百计想讨得卫兰的欢心,但卫兰却是一幅冷冰冰的样子,直到刚才看么罗定和丁林在一起品酒,灵光一闪想到了这一招,在他看来只要自己在品酒上赢了别人,自然就在卫兰的面前树立起自己高大全的光辉形象,顺利地引起卫兰的注意,说不定就能因此而俘虏美人的芳心,所以马施为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马施为转身瞪着罗定,冷笑了一声,说:“你刚才不是已经答应了吗?现在又想退缩?你是不是男人?”

    “你胡说,罗师傅什么时候答应你要比了?哼,改天我倒要问问马总是怎么样教儿子的!”丁林这一下真的是怒发冲冠,马施为在他的面前与自己请来的客人如此地糊搅蛮缠,真的让他忍不住发飙。

    马施为听到丁林提到自己的父亲,不由得脖子一缩,但马上就又像一只好斗的小公鸡一般撑起了脖子,瞪起斗鸡眼:“丁林,这事情与你无关,你走远一点。”

    “你……”

    丁林气得浑身发抖,举起手来指着马施为,说不出话来。

    “够了,马先生,我今天没有任何心情看你表演。”卫兰看到事情发展到这种局面,也气得俏脸发白,根本顾不上什么风度了。

    就算是再好的脾气听到马施为这样说也会生气,更何况罗定根本不怕他,当下就冷冷地说:“看来马公子是硬要比这一场了。”

    “没错,有种咱们就来比一次。”马施为看到卫兰也没有站在自己这边,气得满脸通红。

    罗定心里直摇头,像马施为这样的人永远都不会知道之所以被所有人讨厌是因为自己的原因,不过听到马施为说“有种”这话罗定就笑了,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马施为后笑着说:“男人证明自己有种没有种,比的可是拳头,怎么样,难道你想和我打一架看看?”

    “嘻。”听到罗定这样说,本来紧崩着脸的卫兰在一愣后不由得笑了一下。

    罗定牛高马大,强壮无比,而马施为只不过是一米六多,而且瘦瘦弱弱,仿佛风一吹就能把他刮跑,两个人打架恐怕罗定一手就能把他拎起来,完全没有可比性。

    马施为瞪着罗定,半晌才冒出一句来:“君子动口不动手。”

    “哼,滑天下之大稽,打不过就打不运,说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算了,我也不和你打架了,省得别人说我欺负你,就和你比品酒吧。”

    罗定的话让所有人都不由得大吃一惊,丁林首先说:“这个,罗师傅,咱们一会还有事情,改天吧。”

    刚才罗定把话题转到打架上,丁林不由得暗自喝彩,他认为这是罗定转移矛盾的注意力以避开和马施为比品酒的办法,谁知道罗定一转眼就自己说要和马施为比品酒,这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认为罗定绝无胜算的丁林急中生智,说两个人一会还有事情要处理,丁林想着先把目前这一关过了日后的就再说。

    “我看改天吧,今天真的不太适合,日后我作东,请丁先生我罗先生一起到我家去做客,我那里收藏了一些葡萄酒,到时再来品鉴一下不迟。”

    卫兰冰雪聪明,听出丁林千方百计阻拦罗定,就知道罗定在这方面是一个初哥,和马施为比试绝对是自取其辱,这种局面她是绝对不想看到。

    “哈哈哈!如此甚好。”丁林大笑着说。他是好酒之人,像卫兰这样的口酒大师收藏的酒,那绝对不是凡品,如果真有这种机会,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罗定怎能不明白丁林和卫兰的心思?不过,男人的面子是自己争取的,他绝对不会像马施为那样为了赢得面子而以己之长击他人之短,他相信就算自己不是品酒方面的专家,但也有自己的法宝,所以他有信心赢下这一仗,他绝对有信心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

    所以,罗定摇了摇头,说:“既然马先生如此盛情,我又怎么好意思拒绝呢?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就现在,我们来比试一下吧。”

    “这个……”

    丁林一听,不由得愣住了,他不相信罗定会听不出来自己和卫兰话里的意思,但是为什么罗定还会坚持与马施为比试?

    想到这里,丁林看了一下罗定,他真的是想不到罗定凭什么和马施为比试品酒,马施为自小生活优越,喝得多,再加上在这上面有一点小天赋,所以才练出这种本事,卫兰就更加不必说了,可是据丁林了解,罗定此前并不是什么有钱人,品酒师可都是有钱人才能玩的东西啊。

    卫兰一双妙目也落到罗定的身上,她心中也充满了疑惑,她听出罗定的语气相当的自信,从刚才丁林的介绍之中她知道罗定是一个风水师,风水师善长的不应该是风水么?什么时候也成了品酒师了?

    不过,既然罗定都这样说了,丁林和卫兰倒不好再说什么,马施为一听大喜,冷笑着说:“呵,看来罗先生真的是文武全才,不仅仅是风水师,还是品酒师啊!”

    马施绝对没有这样好心称赞罗定,他此时捧高罗定不过是为了一会赢了罗定后自己更加威风罢了。

    罗定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不在意,转身对丁林说:“丁先生,不知道你在这里有没有存酒?如果有,麻烦准备一下,我和马先生来一较高下!”

    丁林直到现在还是认为罗定这是自取其辱,不过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了,他犹豫了一下后说:“我在这里有一个小的酒窖,里面存了一点葡萄酒。”

    罗定点了点头,又转身对卫兰说:“卫小姐,刚才丁先生说你是世界上有名的品酒大师,我想请你做评判,你看怎么样,我想马先生也不会反对的。”

    “嘿,当然不会反对,卫小姐是当仁不让的评判。”马施为得意地笑着说。罗定答应比试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在他看来罗定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小子,他已经做好准备一会赢了之后要大大地折辱罗定一番了。

    事到如此,大家也就没有兴趣再谈天说地了,分别登上高尔夫球车,直向丁林的藏酒窖而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