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重新上了高尔夫球车之后,往前驶一会,拐弯后出现了几棵大树,而且是临着一片小湖,树下早就支起几个帐篷,几个身穿马甲的年轻侍者正在忙碌着。

    “罗师傅,请坐。”丁林伸手邀请说。

    罗定点了点头,坐了下来,他对丁林的印象还不错,不管对方是不是有求于自己,至少在表面上很尊重自己,这一点让人相当的舒服。

    罗定、丁林和谭影月都坐下来之后,侍者开始上酒,晶莹剔透的圆口玻璃杯里是嫣红如血的葡萄酒,晃了一下,丁林说:

    “拉菲葡萄酒是拉菲庄园出产的享誉世界的法国波尔多葡萄酒之一,位于法国波尔多菩依乐村的拉菲庄,由一名姓拉菲的贵族创于1354年,在十四世纪已相当有名气。拉菲庄园的土壤和气候得天独厚,所产的酒自然是品质过人。”

    丁林看着那轻轻晃动的酒杯的红色的酒液,露出了迷醉的神情。

    “据说80年代的拉菲葡萄酒的品质相当了,其中最好的就是83年的了,国内的有钱人们对这个年份的拉菲葡萄酒趋之若鹜,但是实际上哪有这么多的83年的拉菲?国内多见的其实是85年的拉菲罢了。”

    罗定食指以下四指并拢,然后与姆指分开捏住的杯脚,然后一下接一下地轻轻地晃动着,仿佛里面不是酒液,而是上天的甘露一般。

    丁林和谭影月不由得对视了一眼,他们原来以为罗定虽然在风水法器上有较高的造诣可能是由于师承什么的,但在这些能体现现代人的生活品质上的事情上肯定是有所不足的,但罗定现在表现出来的一切让他们大吃一惊,在他们的眼里罗定的一切仿佛就是一个久经训练的绅士一般。

    罗定看似是沉葡萄酒之中,但实际上用眼角的余光在打量着丁林和谭影月,他们对视的那一眼中的惊讶让罗定看个正着。

    “哼,这又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随便看看书就能说个**不离十。”

    这一番关于葡萄酒的知识还是罗定最近才翻书看到的。自从与孙国权认识之后,罗定马上就意识到自己将会接触到一个与自己以前生活的环境完全不一样的世界,这个世界将会以时装、汽车、烟、酒等等为中心,如果自己不懂这些东西,那绝对融入不了的。

    所以,罗定就买来相关的书,走马观花一般飞快地看了一轮,目前来说罗定当然没有办法精通这些东西,但是随口说两句还是能唬得住人的,此时丁林和谭影月正是被罗定给唬住了。

    不过,罗定知道丁林和谭影月之所以被自己给唬住,是因为他们在这方面也是半吊子,懂点皮毛罢了。

    “呵,罗师傅高见啊。”丁林笑了一下说。

    “唉,这世界上看来真的是不懂装懂的人多啊。”

    丁林的话音一落,旁边却是传来一把阴阳怪气的声音,丁林一听,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随着这把声音,一个身也就是一米六的二十六七的年青人走了过来,站在丁林的身边,继续怪笑着说:

    “丁老板,好久不见了,最近好嘛?!”

    虽然是问好,但是那语气听起来怎么样都像是在问“你最近一定过得不好吧”。

    丁林看清了来人之后,愣了一下,不过硬是扯出一丝笑容,说:“马公子,好久不见了。”

    被称之为马公子的人挥了一下手,说:“丁老板,你知道你是不想见到我的,这客气话就不用说了。”

    “嘻,好说好说。”

    丁林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一股怒气来,这个马公子的全名叫马施为,圈子里的人私下都叫他马臭嘴,但是没有办法,谁叫他有一个好老子呢,他的父亲马楠那可是深宁市最大的电器代工大王,一年光税收就上缴市政府十多亿,丁林虽然本事大,身后的家族也实力强大,但是与马楠这种纵横江湖二十多年的大佬级的人比起来虽然说不输威风,但是能不结怨就不结怨,所以对于马楠的这个儿子,很是头疼。

    不过,今天丁林在这里请客,正是想与罗定搞好关系的时候,马施为却来捣乱,他又怎么能不生气?他虽然不想惹马楠,但是真闹起来,他丁林也不是好惹的。

    马施为却没有看丁林,而是看向依然坐在椅子上的罗定,嘴角弯了起来,浮现出一丝挑衅的笑容,然后说:“嘿,刚才我似乎听到有人要说什么葡萄酒的,似乎是一个专家啊。”

    罗定镇静自若,从丁林对马施为的态度上他就已经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矮个子青年来头不小,不过他却一点也不在乎,看马施为那眼袋肿大、双目无神脚步虚浮的样子就知道是一个早就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浪荡子,这样的人有什么好怕的?

    “没错,那又怎么样?”罗定双手交叉抱到胸前,很不客气地回答说。罗定的性格就是这样,人敬一尺他敬一丈,这个马施为虽然来头不小,但是罗定同样不鸟他。

    罗定没有站起来,不过一米八的他就算是坐在椅子上,很有一股大马金刀的气势,一米六的马施为虽然站着,但是气势根本没有办法和罗定相比较,这一点更是让马施为心里恼火。

    “咱们来比一下怎么样?”马施为冷哼道。

    “呵,马公子,这位罗师傅是我请来的客人,你这样太过分了吧?”丁林冷然说。

    马施为虽然是浪荡子一个,但多年的酒色生涯确实也让他练出了一项本事,那就是在葡萄酒的品鉴上绝对有专家级的水平,这一点圈子中就算是最讨厌他的人也必须承认,罗定是风水师,可不是品酒师,和马施为比试品酒可没有什么胜算。

    罗定是自己请来的客人,如果输了那就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的事情,他也会被嘲笑,说他这个做主人的看着自己请来的客人让人落了面子,这绝对是无能的一个表现,所以丁林马上就出言阻止。

    罗定看到两个人唇枪舌剑起来,不由得捏了一下自己的下巴,心想:“哼,难道我在别人的眼里就是一个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别挑衅哥,要不一会让你哭也哭不出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