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子田的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神色,她看着罗定,说:“罗师傅,你能不能详细地说说?”

    “好的,没有问题。我想大家多多少少都听说过龙脉。”

    看到大家都点头,罗定才接着说下去:“我今天也就不详细说这个事情。就深宁市来看,是一个多山的城市,当然,不是崇山峻岭,但也是一个被小山被环抱的城市,这在风水上就很容易结成明堂,也简单来说就是在群山环抱之中会出现一个相对平整的地形来,这样的地方往往就会形成人居住的好地方,也是最容易出现好风水的地方。”

    “当然,在深宁市不止一处这样的地方,现在开发的这个新区也是其中之一,而飞鹏府所在的地方正是这样的一个小明堂,所以也是风水绝佳的地方。风水绝佳的地方就会有龙脉从远处徐徐而来,然后在某一处结穴形成名堂。”

    “飞鹏府所在的地方的龙脉不是一条,而是两条,当然,这两条来龙不是一样大的,而是一大一小,这一点,我想单师傅会更加清楚。”

    单万心这个时候也从刚才的打击之中恢复过来,点了点头,说:“罗师傅说得没有错,正是这样。飞鹏府地形似大鹏,结穴处正是要我们现在建的a栋那里,两条龙脉是在那里形成双龙抱珠的风水格局的。”

    单万心对周围的地形作过很详细的堪查,所以相当的清楚罗定所说的是事实,这也让他对罗定相当的佩服,堪查来龙去脉是风水师的一项重要工作和能力,他相信罗定肯定是没有自己这样充足的时间去查看的,但是却说得如此准确,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

    “那,这和这个塔吊的地基本有什么关系?”孙国权不由得问道。

    “这两条龙脉一大一小,经过这幢烂尾楼处的正是其中的一条最大的。”罗定说。

    “啊!这样啊!可是我听说龙脉的一般的表现不是凸起的山脉么?可是我看这里地势平缓,怎么可能会是龙脉经过的地方?”田达感到相当奇怪。

    “田总你说得没有错,一般来说龙脉确实就是指山脉,但是龙脉不总是表现在地表上的山脉的,特别是到了快要结穴形成明堂的时候,往往就会消失在地表之下。”罗定解释说。

    “原来是这样,那就是说这个塔吊之下正是龙脉经过的地方?”田达继续问。

    “是的,没错,正是这样。”罗定说着,抬起手指着塔吊所在的地方说:“这条龙脉正是经过塔吊所在的地方,而塔吊的地基就是一枚把这条龙脉镇住的钉子,也就是说原来活泼灵动的龙被一枚钉子死死地钉住,再也动不了,变成一条死龙。你们想一下,飞鹏府的风水会不受到影响?”

    “可是,这样的一个水泥钢筋铸成的地基真的这种能力把一条龙脉镇住?”一直默默不出声听着的廖子田突然开口问。

    “如果只是水泥柱子当然不会,如果我猜得没有错的话,这根水泥柱子里恐怕是另有乾坤,比如说有特别的法器之类,这个谜底其实不容易揭穿,只要把这地基挖出来砸开就是了。”罗定对自己的判断充满了信心。前些天他自己一个人来堪查的时候曾经用手感应过塔吊那露出地面的水泥块,上面的气场力量相当的强大,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你意思是说,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把这个塔吊的地基毁了?这样就能恢复龙脉的作用?”廖子田松了一口气,不管是什么问题,如果能解决,那就好。

    摇了摇头,罗定说:“当然不可能是完全恢复。打个比方,龙脉就像是人的血管一样,如果受到了破坏,就算是能恢复,也不可能跟原来的一模一样。不过,幸亏这条龙脉入地之后走得很深,所以破坏得不是太严重,只在把这个塔吊的地基取出来,起码对飞鹏府的风水气运的影响就不会那样大,那幢楼自然也就能建起来,总之一句话,这样做能把影响减到最低吧。”

    “可是,又是什么人干的呢?依照罗师傅你所说,这个塔吊很显然是有人故意建成来镇压龙脉的。看这幢烂尾楼破旧的样子,似乎是已经建成多年了。”廖子田的思维跳跃的得很快,马上就问出了这个问题。

    “应该是有人有意这样做。当初我在堪查飞鹏府的风水时,也看到了经过这里的这条龙脉,也考虑过这幢烂尾楼对于这条龙脉的影响。当时我发现这幢烂尾楼并没有压在龙脉之上,而塔吊虽然在龙脉之上,但照常理说是没有多大的影响的,所以也就略过不计。谁知道这塔吊之下会藏着这样的奥妙。”单万心此时心里也是怒火冲天,自己的老脸在这一件事情上完全丢个精光,可以说多年的威名被毁于一旦。

    “这幢烂尾楼的位置不好,这也就是自从它烂尾之后直到新区开发的时候也没有人看上这里的重要原因。这样的地方在新区开发起来之后一般来说可能会开发成公共绿地之类的地方,所以烂尾楼会被平整,而这塔吊被拆之后也会种上草地或者是树木又或者是铺成道路,那这个塔吊的地基就会被永远埋在地下。一般的风水师就算是在堪查风水时,就算是注意到地面上的塔吊形成的天秤射大鹏的煞局,最多也就是把这塔吊拆了就是了,谁也不会去注意这塔吊下面的地基……所以说,当初建这幢烂尾楼的人是好算计啊。”

    罗定一边说一边感叹着当初把这镇龙钉埋下去的人的心思,只是他有一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塔吊的地基建成之后却没有把塔吊拆除,如果拆除了,要找出这个地基起码会费力得多。不过以罗定现在手上所掌握的资料来看,他还没有办法解开这个谜团,只能是先放下来了。

    “这也许得从这幢烂尾楼的所有人追查起,或许可以查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

    罗定心中大喜,事实上这件事情他已经让孙国权查了一下,结果让他相当的气愤,但以自己目前的实力根本拿对方没有办法,他今天来这里的另外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把这件事情捅给廖子田,看她的反应怎么样,如果她愿意去和对方对抗的话,应该是有几分胜算。

    “有国外的背景?”廖子田只是想了一会,马上就猜出了罗定这样说背后的意思。

    闻歌而知雅意,惠质兰心,也许就是用来形容廖子田这样的人的,罗定不由得大为佩服。

    “是的,这个我想廖总去查一下就能看得出来一些问题来了。”罗定说。

    “嗯,好的。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了。”

    廖子田点了点头。事情到这里已经告一个段落,也就是说罗定的任务已经结束,对于接下来应该怎么样把这枚镇龙钉取出有单万心主持就足够了,他知道自己没有必要插一脚,否则就会讨人厌了。

    众人离开的时候,廖子田走到罗定的面前,递上一张支票,说:“罗师傅,这是你今天的酬劳,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这是自己应得的,所以罗定没有推迟,接了过来,说:“谢谢。”

    看着罗定和孙国权的车已经离开,廖子田的脸色一下子冰冻得就有如零下几十度的雪霜,对江中博说:

    “去查一下,这楼之前是谁建的。”

    “好的。”

    江中博不由得腰一弯,凛然应声,他跟在廖子田的身边时间不短了,从来也没有见过廖子田如此的生气。

    ……

    “呵,罗师傅,你今天可是大展神威啊,那个单万心可是成名多年的人物,想不到他也在这里栽了跟头。”孙国权笑着说。

    “这个单万心本事应该是有的,只是可能大意了,而且运气也差了一点,不过他的气度就比江中博要好太多了。”罗定实事求是地说,其实想一下,单万心犯下这个错也不全是他的错,那个烂尾楼虚虚实实,看似简单,但是却正中人的心理,一不小心就会落入圈套。

    看了看手里刚才廖子田给的支票,发现是100万,不由得会心地笑了。他对这张支票相当的满意。

    100万的酬劳值罗定的身价了,如果给得更高,那就与江中博试图拿钱砸人没有什么差别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罗定会觉得廖子田让他相当失望。

    把支票放进口袋里,罗定想想说什么,手机突然响了,看了一下,发现是丁林打来的电话,接通后笑着说:

    “丁总,你这个大忙人怎么会有时间给我打电话?”自从在陈为民那里因为铜葫芦的事情,罗定也就认识了丁林。

    “哈!罗师傅,明天有没有空,咱们去打打高尔夫球怎么样?最近的天气不错,正适合户外运动呢。”电话里丁林的声音相当的爽朗。

    “行,没有问题,哪个高尔夫球场?”罗定知道自己的事业要做大,与这些大老板打交道是必须的事情。

    “正大高尔夫俱乐部吧,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我能的找得到。”罗定知道丁林约自己去的地方在深宁市肯定是一个有名的地方,所以根本不用担心找不到。再说,现在有导航仪可用,找个地方并不困难。

    “好的,那我们明天见。”丁林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孙老板,丁林丁总约我明天去打高尔夫球,要不咱们一起去?”罗定对孙国权说。

    摇了摇头,孙国权说:“明天我还有一点事情,我开发的楼盘这几天就要发售了,我得去看看准备得怎么样了。”

    “行,那孙老板你就忙自己的吧,在这就恭喜孙总你了,祝你楼盘大卖啊。”罗定笑着说。

    “承罗师傅你贵言啊!哈哈哈!”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