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罗定和孙国权从车上下来的时候,发现在田达和江中博,还有一个自己没有见过老头早就到了。

    不过,最引起罗定注意是站在三人男人之中的一个女孩,看年纪应该是比自己稍大一点,容颜绝美这些就不用说了,最让罗定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女孩身上透出的那一股出尘的气质,仿佛就算是站在一万个人之中,也能让人一眼就看到她一般。

    昨天田达给罗定打了电话,说是有事情想麻烦他,而且田达也没有隐瞒,直接说这件事情其实就是江中博求上门来的事情是一样的,只是现在这次出面的不再是江中博,而是幕后的老板廖子田,所以,罗定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女孩应该就是廖子田了。

    “华夏之大,真的是人杰地灵啊。”罗定心里感叹道。这段时间以来,他也和不少上层的人打过交道了,但是不管是孙国权、江中博,甚至就连是田达,与这个廖子田比起来在气度上都差了不止一截。而且以江中博在深宁市的手眼通天,也不过是这个廖子田摆在面前的代言人,可以想象她又是怎么样的一个人物了。

    田达从自己的手里花了大钱买走了铜葫芦,而且又亲自主动打电话来,所以罗定也就不在计较这件事情,做生意嘛,归根到底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从孙国权查到的一些情况来看,这件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可以说这一次飞鹏府的风水问题,说不定会牵连出一些别的事情,而他自己要想单独应对这件事情,似乎不太方便,这也是他答应下来的一个重要的原因。

    罗定大步往廖子田等人走去,他还没有到的时候田达就抢先一步迎了上来,笑着说:“罗师傅,有些时候没有见了,最近还好吧?”

    从罗定手里买走的那一只铜葫芦,其实是田达买来送给自己那个喜欢法器的爷爷的寿礼,结果果然不出所料,自己爷爷相当的喜欢,让自己在小一辈送的礼物大放异彩,所以田达对罗定是相当感激的。

    罗定笑了一下,说:“还不错。”

    “下次有好东西,记得通知我,只要是好东西,价钱好说。”田达压低声音对罗定说。

    “没有问题。”

    对于田达这种出手大放的主顾,任何人都很欢迎,罗定自然不例外。

    说着,田达已经陪着罗定和孙国权走到了廖子田等人的面前,今天是他请罗定和孙国权来的,所以他就当起了主人,负责为罗定介绍起来。

    “罗师傅,这是廖子田廖总,这个飞鹏府的项目的背后的大老板。廖总,这位就是罗定罗师傅。”

    田达首先介绍的果然正是廖子田,罗定笑着说:“廖总,你好。”

    “你好,罗师傅,这飞鹏府的事情,此前麻烦过你了,也产生了一些不愉快,所以还请你多包涵。”

    廖子田相当的直接,甚至今天来也把江中博带上,以示坦城,这让罗定也惊讶廖子田做事情的干净利落。

    “事情都会过去的。”罗定自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输了气度,也客客气气地说。

    “是的,我也相信事情都会过去的,所以我也厚颜通过田达把罗师傅请来,给我们出个主意。”

    不得不说,廖子田的风度确实相当不错,远不是江中博所这样所能比拟的,虽然或者在廖子田的心中她绝对不会把罗定摆到与自己同等的地位,但是这面子上的功夫做得相当足,可以说是给人以如坐春风的感觉。

    罗定对此也不再计较,事实上以自己目前的地位廖子田这样已经不错了,自己还想享受更好的待遇,那就得把自己的地位提升上去,而罗定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做到的。

    “行,没有问题。”罗定点头说。

    “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江中博,你们已经见过面了,而这位是单万心,是跟了江中博多年的风水师。整个飞鹏府的风水就是他堪定的,对情况比较了解,今天让他来就是想看看他能不能提供一些信息给罗师傅。”

    江中博与罗定不对盘,所以廖子田介绍江中博的时候不过是一带而过,重点介绍了单万心。

    “罗师傅,你好。”

    江中博打招呼的声音还是很僵硬,但罗定却仿佛听不出来一般,说:“江老板,你好。”

    “呵,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啊,真的是想不到罗师傅这样的年轻。”单万心也向罗定打招呼说。

    单万心的语气虽然听起来很热情,但罗定还是听出一丝言不由衷来,不过想想也没有什么奇怪,整个飞鹏府的风水都是他堪查的,现在出了问题,而且关键的是这个问题他解决不了才找来了罗定,对于他来说肯定是面子上挂不住的。

    对此罗定心里很明白,也就客客气气地说:“单师傅,您好,今天的事情主要还是以你为主,我就是提了一些自己的看法供你参考。”

    不得不说,罗定相当地会做人,今天的事情其实以谁为主一看就知道,但是他嘴上说得漂亮,这样让单万心不至于那样尴尬。

    廖子田看了一下罗定,心里多了一分赞赏,原来她以为以罗定和江中博之间已经有一点水火不容的关系今天的见面可能会比较别扭,但是想不到罗定表现出现似乎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这让她不由得刮目相看。

    “对了,罗师傅,你今天让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昨天田达和罗定联系的时候,罗定就让田达转靠自己来这里见面,而不是在飞鹏府,廖子田很是好奇。

    此时众人所在的正是那一幢烂尾楼所在的地方,这里离飞鹏府还有一段距离,而且位置也不好,所以众人都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什么罗定让大家来这里而不是去飞鹏府。

    “在我看来,飞鹏府的问题正是出在这里。”说着,罗定带头往烂尾楼走去,来到那座高大的塔吊的面前才停了下来。

    “罗师傅,你是认为和这个塔吊有关?”在所有的之中,自然单万心是真正的专家,他看到罗定在这塔吊的面前停下来,自然知道罗定是认为这里有问题。

    “是的,我是认为和这个塔吊有问题。”罗定肯定地说。

    “塔吊一般来说会形成一杆秤,在风水上一般来说会称之为‘天秤’,这座塔吊相当地高大,而我们的飞鹏府从地形和名字来看都是属于飞禽类,罗师傅难道会认为这就是所为的天秤射飞鹏相克的风水局?”

    站在一旁的江中博听到罗定说飞鹏府的风水和这个塔吊有关,不由得出声了。只是他的语气之中的那种质疑和挖苦虽然已经尽可能性地掩饰,但是在场的没有一个人是傻子,都听出来了。

    廖子田看了江中博一眼,然后江中博就是一愣,这才想起现在在场的可是有自己的幕后大老板,自己刚才的话确实是不应该说的,想到这里,他那发热的脑袋就是一冷,整个人也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罗定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心里对廖子田也是更加好奇起来,这样的一个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年轻美女怎么可能会让象江中博这样的人害怕成这样子,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般。

    “罗师傅,江总说得有道理,这个塔吊是形成天秤没有错,但是这里离飞鹏府还有一点距离,如果说这个风水局对飞鹏府有影响,这是必然的,但是恐怕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大,而且为此我在飞鹏府那里已经做了应对的措施了,这一点我可以保证,这个塔吊的影响已经没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之前对此置之不理的原因了。”

    单万心对罗定也生出了一丝轻视,心想毕竟是年轻,仗着看几本本就以为自己真的是懂风水,这个问题自己怎么可能会看不到?

    罗定知道刚才江中博所说的那一番话很可能是单万心曾经对他说过的,而现在两个人一唱一和,倒是唱出了一台好戏。

    三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一点紧张,对于廖子田虽然有一点不太喜欢,但是也没有办法,两个风水师撞到一起,而且还有一个人是其中一个风水师的东家,出现这种局面太正常不过了。

    不过,对于这个问题廖子田也很好奇,她也觉得江中博和单万心说得很好道理,而且单万心也是有名的风水师,如果像这样的明显的问题都看不出来,那真的是说不过去了。所以,廖子田不由得看向罗定,看他怎么样回答这个问题。

    与罗定同来的孙国权也有一点担忧,虽然已经多次见识过罗定的本事,但是单万心在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一点,与他相比罗定确实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他不知道罗定能不能顶得住这样的压力,关键的是他是不是能够表现出自己独到的本事。

    单万心话里的火药味罗定又怎么会听不出?面子是要靠自己去挣的,光逞口舌之能没有多大的说服力。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孙老板,把图纸拿过来吧。”

    罗定笑了一下,对孙国权说。

    “好的。”

    众人望去,这才发现孙国权的手里拿着一叠图纸。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