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树之下,小茶几之前,罗定和江中博对峙着,孙国权和王韵坐在一旁,他们此时大气都不敢出。

    “江老板,其实我刚才真的是已经打算让这件事情过去了,但是我看到了你嘴角出现的那丝笑容,你我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改变主意了,你请回吧。”

    罗定表情淡然,仿佛自己说出的是一句无关轻重的话一般。

    “哼!”

    此时,站在江中博身后的那个保镖突然冷哼一声往前一步,往罗定迫去。

    罗定不为所动,他心里并没有多少害怕,理由很简单,那就是相对于江中博来说,自己是一无所有,正所谓光脚不怕穿鞋的,就算是江中博有一百种办法让自己消失,他也不怕。

    江中博脸上阴沉不定,当他看到自己的保镖迫上去罗定也不动声色的时候,他马上就明白罗定绝对是一个硬气的家伙。无奈地挥了一下手,那个保镖退了回来。

    “江老板,你知道,我要求的并不多,只要你收起你那狗眼看人低的态度,就算是隐藏起来,我都会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因为你知道我也不愿意得罪你,毕竟你在深宁市也是一个跺一下脚地会抖三抖的人,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忍一下呢?”

    江中博不由得气结,可以说他从来也没有见过像罗定这样的怪胎!

    “罗师傅,我今天真的是见识了,咱们后会有期!”

    江中博发现自己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肯定会发疯的,所以扔下这句之后,转身离开。

    看着江中博钻进车里离开,孙国权不由得有一点担忧,说:“罗师傅,这样是不是过分了?”

    王韵也一脸担忧说:“是啊,罗定,这样做是不是太冲动了?”

    摇了摇头,罗定说:“江中博这样的人,就是想看到别人把他当作是爷。现在他有求于我,不用太担心,而我不服软并不是因为年轻气盛,而是因为只要我软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而我是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的。”

    孙国权和王韵都点了点头,知道罗定说得很有道理。

    “你们放心吧,江中博还会来找我的。”罗定充满信心地说。

    “呵,他的那个楼盘这样大,如果因为风水的问题而没有办法建下去,损失那都是以亿计的,只要一天他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他都得回来找你,其实,这根本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所以,他的压力也是很大的。”孙国权笑着说

    “没错,正是这个道理。”罗定同意孙国权的看法。

    “嗯,那我就放心了。”王韵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脸上的神情可没有如她所说的那样轻松。

    罗定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对孙国权说:“孙老板,你能不能去查一下这个烂尾楼当时的开发商是谁,这些开发商的背景是什么。”

    孙国权一愣,他不明白罗定为什么会让去查这个事情:“怎么了,罗师傅?”

    罗定摇了摇头,说:“现在这事情还不好说,我看了这幢烂尾楼的设计图之后,感觉有一点奇怪,说不定这幢烂尾楼有古怪,不过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到底是不是真的,就等你的调查再说了。”

    “行,那我就先不问了,到了要揭开谜底的时候,你会对我说的。”孙国权笑了一下说。

    罗定也笑了,说:“是的,没错,正是这样。”

    “好了,那我先走了,我先去查一下这件事情吧。”孙国权说。

    “好的。”

    ……

    江中博坐在车的后座,脸色阴沉如数九寒冬,他并没有想到自己今天来还是没有解决问题,他不由得伸出手去用力地压了一下自己的太阳穴。

    “我x,这个罗定真的是太难对付了。”这些年来,江中博见过无数曾经在自己面前故作清高的人,但这些人最后都毫不例外在自己挥舞支票本的时候倒下了,他原来相信罗定也是其中一个,但事实证明却并非如此。

    一阵悠扬的手机铃声响起,在寂静的车厢里显得很刺耳。江中博拿起手机一看,脸色顿时大变,马上接通了,然后恭恭敬敬地说:

    “廖总,您好!”

    “现在过来?好,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江中博的脸变得更加阴沉,报了一个地点,劳斯莱斯幻影拐上了另外一条路,开始往西边驶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劳斯莱斯幻影拐上了一条山路,然后往一座小山上驶去,而就在山脚下却有一个保安把他的车拦了下来,而江中博也走下去,高举上手让保安用特殊的仪器把自己从头到尾扫了几遍,一番严格的检查之后才放行,而且在劳斯莱斯幻影的后面还跟上一辆吉普车,上面坐着向个精瘦的汉子,一身杀气仿佛是无形一般透体而出。

    重新坐回车里的江中博不由得抖了一下,如果有选择,他绝对不会来这里,只是当那个人出声之后,他却不得不来,而且是那个人亲自给他打的电话,这可不是一件妙事。

    车行到半山腰,出现一个平台,而在这个平台的靠山边,却是依山建着一幢不大的别墅,而在这个别墅的门前也站着两个便衣的保安。

    江中博下车之后,其中的一个保安马上就走到他的面前说:“江总,小姐在等你了,你跟我来吧。”

    江中博的头不由得低了一下,说:“好的。”

    在跟着保安往别墅里走去的整个过程之中,江中博甚至连头也不怎么抬高,更加不要说是东张西望。如果是那些平时和江中博打交道的人看到他现在这个样子,一定会大吃一惊,他们绝对从来也没有看过如此低眉顺眼的江大老板!

    只是,只有江中博自己才知道,不管是自己在深宁市如何地呼风唤雨,来到这个别墅处,也只能是摆出一幅恭敬的样子!这不仅仅是受制于对方的权威,而且是深深地恐惧。

    推开门,保安对江中博说:“江老板,小姐说让你自己进去,他在客厅等你。”

    “好的。”

    江中博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手轻脚地往里面走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