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中博飞快地在支票上写下一个数字,撕下来后放到罗定的面前,说:“罗师傅,只要你一句话,这两张支票上的钱都是你的了。”

    罗定这次没有耍江中博,直接拿起支票,看了看,说:“一张100万,第二张也是100万,江老板,好大的手笔啊。”

    “我江某人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我也从来不会亏待帮我办事的人。”江中博得意地说。

    “哼,不亏待帮你做事情的人?恐怕是不会亏待那些把你当皇上的人吧。”对于江中博的话,罗定不屑一顾,他现在已经完全识破江中博的心理,对于这样的人,他没有什么好感。

    放下手里的支票,罗定没有说话,而是开始煮水,然后给把江中博面前的茶杯倒空,然后重新给他倒茶。

    江中博脸色沉了下来,他知道罗定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很显然是不满意自己开出的这个价格,这倒的不是茶,而是要自己加价啊。江中博挪了一下自己的屁股,他感觉自己屁股下的这种木凳子太硬,坐起来一点也不舒服,而且似乎有一点窄,仿佛自己坐下去之后有一半屁股还空在外面,这种感觉让江中博相当的不舒服,只是他又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过,江中博来之前就知道罗定很难对付,一两百万想拿下罗定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此时罗定拒绝自己也不算是超出他的预计。

    孙国权默默地喝着茶,他当然也明白给江中博重新倒茶的意思,其实罗定与江中博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他也知道罗定不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人,他相信如果是自己话,说不定罗定已经答应了。

    孙国权也明白罗定这样是故意的,其实说白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局面完全就是因为江中博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其实像江中博这样的大老板,有这种心态很正常,只是没有必要表现出来或者是说不要表现得这样明显。这就是所谓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至少面子上要过得去。

    就算是风水师,他们也不是白拿你的钱,而是给你点出福祸所在,也许你付出的是一小部分钱,但却让你生意兴隆、赚更多的钱,从这方面来说真正赚的可是你江中博而不是罗定,有必要摆出一幅有钱就是大爷的样子么?

    只是,对于江中博这样的人来说,他永远是不会明白这个道理的了。

    像刚才那样直接问罗定行不行,又说不就是钱,自己有的事,这种话说出来,谁也受不了不是?所以说,现在这种局面完全就是江中博自找的。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江中博再加了一张50万的支票。

    ……

    十几分钟之后,罗定的面前已经有一共八张支票,除了最开始的两张是100万的之外,其余的都是50万一张,也就是说,在现在罗定面前的支票的金额已经累积到了500万!

    但是,罗定却还是没有点头,在这个过程之中,罗定给江中博倒了七次茶,而每倒一次茶,江中博就在上面加钱!多则100万,少则50万!

    江中博此时真的是脸沉如水,刚开始的时候他还很轻松,以为这没有什么,他也没有想到罗定的胃口会这么大。这茶一倒,那可就是50万一杯啊!

    “我x,这茶就是一块钱一杯都不值,现在他这一倒,就是50万出去了!”

    江中博心中不由得暗骂,事实上在罗定刚开始倒茶的时候,他还是很轻松,但是这样来来回回这么多次之后,江中博的额头也开始见汗,就算是再多的钱,也不是这样花的!而且,这可是500万,而罗定连头也没有点一下,这让他实大是受不了。

    事实上,更让江中博受不了的是,在整个过程之中他一直感觉到自己是被罗定牵着鼻子走的,这种局面让别人控制的感觉实在是让习惯了高高在上和人上人的以及发号施令的他不可以接受。

    “罗师傅,这个价格已经足够体现我的诚意了。”江中博的声音不由自主地变得有一点尖锐,这显示出他的心情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罗定笑了,他知道像江中博这样的人,500万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江中博之所以如此生气,不过是发现局面不在他的控制之中,这才是江中博最在乎的东西。

    不知道什么时候,王韵已经从善缘居里面走出来,不过她一声不响,而是静静地站在罗定的身后,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可以平静地默默地站着,但是到了后来,当发现江中博的支票越加越多,她的心情也就越发地激荡起来,甚至从支票加到了300万之后,她的右手已经不由自主地按在罗定的肩上,而且是越来越用力,同时不时轻轻地颤抖着,显然此时的心情是相当的激荡。

    看了看一叠支票,罗定知道差不多是时候了,从江中博刚才的话之中,他也知道这差不多是极限了,虽然是抱着折磨江中博的心思,但是有钱赚不赚,那才是傻子,就算是江中博再多的钱,那也要把这钱抓到自己的口袋里才会真正让江中博心疼。

    别看现在江中博出手大方,觉得这500万没什么,但不过是现在他一门心思想折服罗定,所以觉得钱不是问题,但是回去之后冷静下来,就会发现这500万其实是很多的钱,到时不心疼才奇怪!

    想到这里,罗定点了点头,说:“江老板,你说得对,这个价码已经是相当的好了。”

    江中博一听,心中大喜,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仿佛是跑完了马拉松之后松一口气一般。

    “韵姐,把支票收起来吧。”罗定反手在王韵那按在自己肩上的手上拍了拍,说。

    “嗯。”

    王韵应了一声,从罗定的身后走了出来,伸手就要拿起支票。看到这里,江中博的嘴角也开始往上翘了起来,一抹蔑视的笑容出现在那里:“装什么清高,最后还不是倒在金钱之下?”

    “慢!”

    就在王韵的手要拿起支票的时候,罗定突然叫道,同时一把拉住了王韵的手。

    罗定本来觉得江中博已经受到了足够的教训,决定放过江中博,但是却想不到狗改不了吃屎,当他看到江中博嘴角的那一丝笑意的时候,他马上就拉住了王韵的手!

    “怎么,罗师傅,你觉得这个钱还不够?”江中博刚笑到一半就被罗定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心里相当的不爽。

    “没错,我反悔了,怎么样?”罗定冷声说。

    “你!”

    江中博让罗定的话一顶,怒气横生,不由得猛地站起来,伸手指住罗定,说不出话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