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中博下了车,抬头一看就看到罗定和孙国权正在一棵大树上围着一张矮几坐着,眉头皱了一下,他慢慢地走了过去。

    站在罗定和孙国权的旁边,江中博本来以为罗定会先向他打招呼的,谁知道罗定却一声不响,反而是抓起茶壶给孙国权倒想茶来。

    江中博的心中生起一股怒气,他肯定罗定已经看到自己,不主动向自己打招呼这绝对是故意挑衅,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把自己的怒火压了下去。

    “哼,就让你嚣张一下,看一会我怎么样炮制你。”江中博心里狠狠地想道。

    不过,今天江中博是有求于罗定,不得不低头,他强笑了一下,说:“罗师傅,你好。”

    不错,罗定是早就看到江中博来了,但是他故意就是不与江中博打招呼,他就是想让江中博尝一下这种尴尬的滋味,要知道对于江中博这样的大老板来说,这种碰软钉子的机会绝对很少,少到他都已经记不起来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是什么时候了。

    罗定是那种人敬一尺,他敬一丈的人,江中博每次都是高高地抬着头、仿佛所有人都低他江中博一等的神态让罗定相当的不爽,所以他就是故意不主动开口打招呼。

    至于江中博今天来找自己,那肯定是自己前些天的预言实现了,江中博走投无路,只能来找自己。既然来求人,就得有求人的样子,罗定安坐钓鱼台,他才不会主动打招呼,对于江中博这样的人来说,主动打招呼会让他更加地得意忘形,那是自找不自在,既然这样,那有何必干这种蠢事?

    “呵,江老板,你来了啊,坐。”孙国权看到局面有一点僵,当起了老好人。

    江中博看了看那张矮凳,不由得又皱起了眉头,这种矮凳子一看就知道是放在露天的地方日晒雨淋,虽然坐的地方磨得光亮,但是凳脚等地方却是漆黑一片,甚至是长了一些灰白色的霉,锦衣玉食多年,不要说坐了,就连见也很少见过这样的凳子了。

    不过,罗定坐着,孙国权也坐着,江中博也只好坐了下来。

    江中博挪了一下屁股,仿佛自己坐在了一堆垃圾上。

    “算了,回去后一定得把这圈衣服扔了,我这套衣服都可以买起码上千张这样的椅子了。”江中博无可奈何地想道。

    江中博一坐下来,那个穿着西装的汉子马上就站到了他的身后,看来除了是司机之外,还是保镖。不过这也不奇怪,像江中博这样的大老板,身边有保镖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来,不管有什么事情,先喝口茶。”

    看到江中博坐下来,罗定把一个茶杯用开水烫过之后放到了他的面前,手执小茶壶,壶嘴往下一倾,一条亮黄色的茶水直落到茶杯之中,刚好八分满的时候停了下来。

    见好就收,罗定并没有一味地给江中博难看,罗定知道自己再怎么样说都是一个风水师,说白了也是要做生意的,气要争,但退一步海阔天空,这种道理他还是懂的。

    “呵,不用了,我今天来是有事想要请求罗师傅的。”江中博哪里会喝这茶?这茶色一看就劣质无比,这样的茶怎么能入口?再说了,那一个茶杯虽然罗定用水烫过了,但谁知道卫生怎么样?

    江中博脸上露出的厌恶很明显,不过罗定也不在乎,说:“江老板,你说吧,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江中博心里不由得暗骂,罗定你这不是揣着明白当糊涂么?如果不是你那个预言成现实了,我来找你干什么?找不自在么?

    那天罗定离开之后,就算是此前已经出了几起事故,江中博还是赌气强令工人施工。甚至是原来的那批知道出了事情的工人罢工不干之后,江中博还重新招了一批工人进来,但是,最后真的如罗定所预料的那样,频频出事,而就在昨天,有一个工人在施工的过程之中身上的安全绳突然断裂,往下掉了十来米之后才挂在脚手架上,现在正在医院里抢救,不过看来已经是凶多吉少。

    得知消息之后的江中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抽完几包方盒的黄天子之后,终于还是决定来见一下罗定。

    事实上拿下那一块地,江中博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的,因为这是新区的最大的一块住宅区,不仅仅是经济上有重要的地位,而且更重要的是有政治的影响力,如果这个楼盘开发不好,那江中博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面对绝对权力的时候,江中博就算是有再多的钱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更为关键的是,现在风水已经传出去了,今天早上一大早,江中博还接到了一位大人物的电话,电话里那位大人物的语气让他不寒而栗,这让他更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来找罗定。

    当然,这一切罗定是不知道的。

    “就是那天你说的事情,不瞒你说,后来真的是出事了。”江中博虽然心里很不爽,但是分出轻重之后,倒也顾不上面子了,直接把事情抖出来。

    “啊!”

    孙国权不由得轻叫了一声,望向罗定的眼神之中又多了一份佩服。

    “看来江老板还是强令人施工了啊。”

    罗定捏起茶杯,吹了一口气,把上面的茶沫子吹走,然后一口喝了下去。滚烫的茶水入口,然后像一条火龙一样窜进肚子里,让他舒服得不由得轻吐一口气。

    江中博点了点头,说:“不动工不行啊。不过,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解决问题,我今天来就是想知道罗师傅有没有办法解决问题,你行不行?”

    虽然是尽可能地委曲求全,但是江中博的语气之中还是带着一股盛气凌人,带有一股质问的味道,这让罗定相当的不舒服。行不行,绝对是对罗定的能力的质疑。

    “江老板,我那天的话你没有忘记吧?”罗定放下手里的茶杯,声音也冷了下来。本来刚才江中博老着脸皮坐下来时,他就已经决定把与江中博之间的斗气放在一边,但是却想不到江中博没有说几句话就又露出了这样语气,所以罗定也就决定不再与江中博客气了。

    罗定心里暗暗嘲笑了自己一下,他知道在江中博这样的人眼里,自己是不可能有平起平坐的地位的,既然这样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记得,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不就是钱吗?”江中博的这一句话,让场面彻底冷了下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