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这几天是相当的爽,自从买了车之后,白天晚上没有事情做的时候他就开出去转几圈,昨天晚上他甚至跑到了高速公路上飙了一回。林肯领航员的性能本来就好,再经过施昕然的改装之后表现更为出色,这让罗定开起这个车来仿佛能兽色混腾一般,真的是爽翻天了。

    “韵姐,我这些天去福山中心区那边转了一下,没有看合适的铺位,我让孙国权帮我留意了一下,看看有没有好的,如果找不到,我们就暂时经营着这里的善缘居吧,咱们现在是宁滥勿缺。”

    这天一大早,罗定就起来打开善缘居的门做生意,而一会王韵也来了。王韵来的时候发现罗定已经起来了,心里很高兴,之前她一直担心罗定捡漏了两个法器赚了大把的钱之后就变得好吃懒做,但是经过这几天的观察,罗定并没有因此而改变。

    点了点头,王韵说:“是的,找铺位是一个重要的事情,不急,慢慢来。可是你让孙老板帮你留意这事情,会不会太麻烦人了?”

    罗定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外面就传来一阵大笑,然后孙国权就大步走进来,他笑着说:“不麻烦,我本来就搞建筑的,不过就是打几个电话的事情,不过这事情还真急不得,得要一点时间,你们就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找一个好铺位,然后财源广进的。”

    福山中心区是深宁市的中心地带,相当的繁华,很多地段都已经发展起来,铺位早就卖或者是租得七七八八,不是说想找就找得到的。

    “孙老板来了啊,你和罗定到外面坐吧,这店里比较小。”孙国权已经来过善缘居好几回了,王韵与孙国权比较熟了。

    “好,韵姐,那我们到外面去坐一下。”

    罗定说完和孙国权走到店门前路边的树上,各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在城中村的这种沿街的店铺前一般都会摆上一张小木几,再摆上几张小凳子,泡上一壶茶,没有客人的时候就出来坐下和朋友或者附近的店家聊上几句,倒也是一件乐事。

    “什么事?为什么这样鬼鬼祟祟地看着我?”坐下来之后,罗定一边拿起茶壶给孙国权冲茶,一边奇怪地问。

    “嘿,王老板不错啊。”孙国权凑到罗定的身边,故意压低声音说。

    “什么不错?”罗定一时反应不过来。

    “嘿,年纪虽然比你大,但是大一点的女人知情知趣啊,罗师傅你好眼光啊。”孙国权用一副男人都明白的神情看着罗定说。

    “这个……嘿嘿……说什么呢。对了,孙老板,我让你弄的东西你弄来了没有?”罗定心中一跳,不过马上就转移了话题。

    孙国权知道罗定脸嫩,再说开玩笑也要适可而止,所以他也没有继续在这个话题说下去,而是点了点头,从带来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叠图纸递给罗定,然后说:

    “楼我已经买下来了,当时那个老板建这个楼的时候向银行贷了大笔钱的,然后看到楼建不下去,卷款而逃,剩下的这个楼已经拍卖多次,但是就是没有人接手。”

    罗定让孙国权去给自己找前几天去江中博的飞鹏府路上碰到的那幢烂尾楼的建筑图纸,想不到孙国权的动作倒是挺快的,不仅仅图纸找来了,而且烂尾楼也买下来了。

    一边接过图纸,罗定一边问:“花了多少钱?不多吧?”

    孙国权伸出了三个手指,说:“不多,才300多万,因为一次次的拍卖流拍,所以这个价钱就被压得很低,我再想了点办法,就拿下来了。”

    “不错,这个价格相当的便宜,孙老板你就等着大赚一笔吧。”罗定笑着说。

    罗定那天就看到那幢楼虽然烂尾了,但是占地还是不小的,再加上这幢楼和地有抵押,也就是说当时这楼和地当时贷的钱肯定是相当的高,孙国权能用这样低的价格拿下来,看来他在深宁市还是有相当的能量的。

    “嘻,罗师傅,那天你也是这样说,今天又说了一回,可是我就看不出这楼能赚什么钱,你能不能先透露一点?再这样下去我可睡不着觉喽。”

    孙国权半真半假地说。

    他本身就是搞建筑的,那一块地的位置不好,再加上又有一幢烂尾楼在,如果真的要重新开发,成本太高,根本不划算,所以说他对罗定的话是半信半疑,但是在犹豫了半天之后他还是决定买下来。300多万对于他来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既然砸进去了,当然希望看到收益。

    打开孙国权带来的图纸,罗定半晌没有说话,而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并没有回答孙国权的话,而是问:

    “孙老板,我不是专业人士,你来给我解释一下,这图纸上画的这个是不是现在这幢烂尾楼的地基?”

    孙国权把凳子挪到罗定的身边,看了看罗定手指指着的那一块,说:“是的,没错,这正是那幢楼的地基,而这个就是那个塔吊的地地基,你看,这旁边也有文字说明,你看一下这里就知道了。”

    “嗯,那我明白了。”罗定点了点头又继续看起图纸来。

    看到罗定这样,孙国权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时候风水师也当起建筑师来了?不过看到罗定那入神和若有所思的表情,孙国权知道肯定是在思考什么,当下也就闭口不言。

    罗定足足看了近半个小时,才放下图纸,抬起头来看到孙国权正发愣一般看着自己,笑了一下,说:“孙老板,你放心吧,这回你绝对是赚钱的,不过谜底现在不能说,说穿了就没有意思了。”

    “好吧,虽然我很焦急想知道,但罗师傅你既然这样说,那我就等等,有等待才有惊喜嘛。”孙国权也笑了。

    “没错,正是如此。”

    正在孙国权和罗定说着的时候,一辆劳斯莱斯幻影慢慢地在善缘居的面前停了下来,然后从司机位下来一个身穿黑西装的骠悍的青年男子,他拉开后座的车门,然后从里面下来一个人。

    这样的车出现在城中村这种地方可不多见,所以马上就引起了罗定、孙国权的注意,当罗定看清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人时,他笑了,说:

    “孙老板,送财童子来了,哦,对了,不仅仅是给你送钱来、也给我送钱来!”

    从劳斯莱斯幻影下来的正是江中博!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