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后,孙国权带着罗定拐进了一条比较荒凉的路,看着四周静悄悄的样子,甚至路的两旁的土地还没有开发、长着荒草野树,罗定不由得奇怪地问:

    “这种地方有人做生意?”

    “原来这里更加偏僻,这家店已经开了十几年了,当初这里是一片的荒凉,嘿,地方是偏了一点,不过对于汽车发烧友来说却是个个都知道的,没有办法,名气太大了。”孙国权笑着说。

    “原来是这样,还是老店啊,这就难怪了。”

    “越野车就是用来越野的,当初那个老板把店开在这里,就是因为这里的地势比较险要,远离市区,是一个天然的试车场,不过最近几年深宁市城市发展得很快,这里已经规划出来了,所以才有这种水泥的路了。”

    孙国权一边说着一边拐了一个弯,罗定的视线之中马上就出现了一大片的铁皮房,看样子占地面积足有几千平方米,就坐落在一个山坳中,远远看去确实有一点雄伟。

    把车停好,罗定刚一下车,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接一阵的轰鸣声,不由得顺着声音望过去,却没有看到车,而只是看到一座小山包。

    “那是试车场,就在这座山后。”孙国权一边说一边带着罗定往里走去。

    走近一看,罗定才发现刚才远处看的那一片铁皮房其实高有近十米,走进去一看,发现里面的空间相当的大,更夸张的是这里面停满了一辆接一辆的车,全是越野车,各式各样的都有,看来这个被圈子里的人称之为“越野车之家”的地方确实是名不虚传。

    “罗师傅,这里全是越野车,要不你先看看,我去找找看看这店的老板在不在,她如果在的话,让她来给你介绍一下会比较好。”孙国权说。

    “行,那我先看看。”

    哪个男人不爱车?罗定看到这么多的车马上就兴奋起来了,正想好好看看。

    “您好,先生,请问你要买什么车?”

    孙国权离开之后,罗定就一个人慢慢地看起来,很快就入迷了,直到身后传来一把声音才把他惊醒。

    罗定回身一看,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年轻人,刚才应该就是这个人在问自己。

    罗定笑了一下,说:“我先随便看看。”

    蔡天平打量了一下罗定,心里不屑地笑了一下,一眼就看出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纪和自己差不多的人根本就是一个穷光蛋:身上的那件t恤和裤子,绝对是街边货,还脚上穿的那一双球鞋,一看就知道是山寨版的耐克,穿得比自己还低了几个档次,这样的人买得起车?

    肯定是哪种穷光蛋但是又自认是越野车发烧友的人来这里看车来了,这种人最讨厌了,不仅不买,而且还东看看西摸摸的,说不准就会刮花车漆什么的。

    “呵,这位先生,我们这一区的车比较贵,不如我们到另外一区去看看?”蔡天平笑着说。

    罗定听到他这样一说,愣了一下,抬起头来看了看,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铁棚的最里面的一区,这一区显然与别区区别开来,而且停放着的车也不过是五辆,显然是与众不同的。

    看了看蔡天平,虽然对方满脸都是笑容,但是罗定还是马上看出出这些笑容虽然看起来很热情,但是里面夹着的蔑视却怎么也藏不住。

    “呵,我就想看看这几辆车。”罗定没有挪步,而是装作听不出蔡天平的语气说。

    “不好意思,先生,这里的车只对贵宾开发,如果先生您是贵宾,请您出示我们的贵宾卡,如果没有的话,那就请到外面去。”所谓的贵宾卡自然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蔡天平这样说不过是借此作为借口打发罗定走人罢了。

    “哦?你们这店真有贵宾卡?就算有,也不会用在这个地方吧?”罗定摇了摇头,平静地笑着说。

    蔡天平一愣,他没有想到罗定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不过他也不担心,以罗定这样的穿着,懂什么?自己随便忽悠一下就可以了,恐怕对方还是刚从乡下出来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子呢,自己怎么样说对方就只能怎么听着,所以蔡天平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谎话被拆穿,点头说:

    “当然有了,我们这里可是整个深宁市最大的越野车销售点,为了给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我们把所有来我们这里的人分成两类,一类是普通客户,一类是贵宾客户……”

    “哦,还真的有这种区别啊,那我想问你怎么看得出来我是普通客户又或者是贵宾客户呢?”

    罗定打断了蔡天平的话,因为此时孙国权和一个高挑的漂亮女孩已经站在了蔡天平的身后,从那个漂亮的女孩那阴沉得有如暴雨前的天空的俏脸上就看得出来蔡天平肯定是在瞎扯了。

    “这个……我们这些销售员都有一双火眼金晴,自然看得出来了。”蔡天平刚才正说得顺口,被罗定打断了心中就是一种气恼,说话也就不再客气起来。

    “哦,你的意思是说看我穿这样的衣服,就知道我不是贵宾客户了?”

    “嘿,这个可是你说的,不是我说的,不过,意思也差不多就是这样吧。”蔡天平嘴角上翘,本来他心里还有点不爽,但听到罗定这样说自己,心里突然之间变得舒服多了。

    罗定笑了,笑得相当的开心,笑到最后蔡天平不由得摸了一下自己的脸问:“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罗定慢慢地走向蔡天平,在他的面前站住,然后才说:“我在笑你不仅仅失去了一笔提成,而且还可能丢了这份工作。”

    蔡天平比一米八的罗定矮了差不多两个头,让罗定走到面前这样居高临下一看,顿时相形见拙,再让罗定拿话这样一说,更是恼羞成怒,大声地说:

    “哈哈哈!提成?就你这幅样子买得起车?单车你买得起就偷笑了。丢了这份工作?哦,你想去投诉我?去吧去吧,没凭没据的,你能奈我何?”

    “蔡天平,你去财务部把工资结清,马上就走人,而且也不用来了。”

    一把清冷的声音在蔡天平的身后响起,把他吓得一个激灵,连忙回身一看,正是施昕然,这间店的老板的小女儿,私下大家都把她叫做冷面俏娇娃,自己刚才那一番话被她听到绝对无幸免。

    蔡天平此时就像是一只斗败了的公鸡,低下斗,一句话也不敢说,他知道自己真的是完了。

    “罗师傅,这位是施昕然小姐,是这家店的店主施四海的女儿,施老板年纪大了,现在都是施小姐在打理店里的生意。施小姐,这位是罗定罗师傅。”

    孙国权此时也走上来介绍说。

    “幸会幸会。”

    罗定打量了一下站在自己面前的施昕然,发现与王韵的圆润不一样,施昕然清清瘦瘦,身材显得高挑,一张俏脸小小的,但却有如用雕刻刀刻出来一般的精致和比例完美惊人:双眼大而有神,眉毛稍浓如墨,一下子就让整个人生出一股英气来,鼻子挺直如尺,嘴唇薄如刀却红润如樱桃。

    施昕然穿着的是一身帆布工作服,上面甚至还有油污,而且宽大无比,但是却因为而显得她的脖子直而长,晶莹如玉,就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天鹅一般,一头短发更是让她看起来干净利落。

    工作服比较宽松,看不太清楚身材到底怎么样,但是就凭那双长腿和胸前稍稍的挺起,就知道绝对差不到哪里去。

    就在罗定打量完施昕然的时候,她已经走上前来,对罗定说:

    “罗先生,不好意思,为了表现我们的歉意,一会不管你看上什么车,我们都给你打六折。”

    蔡天平一听,更是像被雷击中一般,打六折,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辆100万的车只需要60万就能买到,施昕然这绝对是在赔本的买卖了。

    点了点头,罗定说:“好的,那就麻烦你了。”

    罗定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施昕然既然把生意做了十多年,如果在发现这种现象时也不作出一点表示,那怎么可能做成深宁市最好的牌子?

    蔡天平一看孙国权,鼻子都气歪了,孙国权衣着光鲜,挺着个大肚子,一看就是有钱人,而且这个人对罗定是一副巴结的样子,刚才如果他在旁边,自己又怎么会走眼?只是现在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罗先生,你要什么样的车?”施昕然问。

    “我日后东跑西跑比较多,我想买一辆越野车吧,价格就在200万左右吧。”罗定说。

    施昕然想了一下,说:“这样吧,我们后面有几辆车,我刚刚进行了一点小的改装,要不罗先生去看看合适不合适?”

    罗定看了看孙国权,他对这里的情况不太清楚,所以得让孙国权拿主意。

    “哈,这样太好了,罗师傅,你可能不知道,施小姐亲手改装调试过的车,在深宁市可是真正的抢手货,当年我可是百般要求也达不到目的啊,看来是我长得不够帅啊。”

    孙国权这话倒是没有夸大,罗定这种门外汉当然不会明白施昕然在深宁市改装界的地位了,那可是当之无愧的头把交椅。

    “如此一来,真的是谢谢施小姐了。”

    “没什么,那我们到后面去看看吧。”

    施昕然带着罗定和孙国权往后面走去,很快就消失了。

    蔡天平嘴巴不由得张得大大的,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这个……这种穷小子能买得起200万的车?!”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