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一直走到江中博的面前才停了下来,双眼直视着对方,刚开始的时候江中博还能和罗定对视,但是一会之后,心中有鬼的江中博的目光还是闪烁起来。

    “江中博江大老板,你是不是觉得我来这里就真的为了你这点钱,又或者是你以为自己有点钱就能为所欲为、而我就得像一条狗一样被你呼来唤去?”

    罗定说出了江中博的心里想法,法这江中博绝对不会承认的,当然,他也不会承认,只是冷哼了一声后就不出声。

    “老实告诉你,江中博,我今天不要你的这2万块,因为你会乖乖地给我送上更多的钱!”罗定看着江中博,充满自信地说。

    “你休想!”江中博发现自己的气势被罗定压住,怎么会甘心,大声叫道。

    “江中博,你的这个幢楼,是不是建到28层之后,只要一施工,就会有人受伤?而且如果强硬施工,工人受的伤就会越来越严重?”

    罗定说完之后,紧紧地盯着江中博,发现他虽然掩饰得很好,但是依然闪过一丝慌乱,这一丝的表情怎么可能逃得过罗定的双眼,他知道自己已经说对了。

    其他站在周围的风水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说话,不过他们都知道这下是被罗定说对了。

    看到江中博没有说话,罗定继续说:“江中博,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

    依江中博的性子这个时候是绝对不会认输的,但自从那天晚上罗定的一只铜葫芦卖出520万的高价,今天来这里又揭穿自己布置风水阵引诱风水师的阴谋,再到刚刚说中自己这里只要一施工就会有工人受伤的事情,罗定已经不知不觉在他的心目中树立起权威的形象,他犹豫起来。

    “算了,看来江中博江老板对这一场赌局没有信心,那我就直接说了,十天之内,我说的是十天之内,只要江老板你继续施工,肯定会有血光之灾,也就是说会有人因此而丧命!如果真的出现这种情况,我想江老板是会介意捧着大把的钱去找我消灾弥祸的吧?”

    罗定的这番话信心十足,有如金石般铿锵,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得为之变色。

    江中博变色是因为罗定说得斩钉截铁,仿佛这事情一定会发生一样;众多风水师变色是因为罗定说得如此地明确,他们这些人钻研风水多年,知道这天地间总有一些人力不能解释的力量,这些力量会影响到人,但是谁也不能明确地说出这种影响会在什么时候表现出来,罗定又凭什么敢这样说?

    孙国权看了看罗定,他当然希望罗定一言中的,好狠狠地在江中博的脸上打一巴掌,但他的心里却是担忧不已,他这些年也接触过不少风水师,这些人一是不说,或者说也会说得奥妙无穷也就是含糊不清,哪有象罗定这样说得如此明确的?

    罗定并非信口开河,自从获得混沌气团之后,他发现自己不仅仅对法器上的气场的感应能力越来越强,同时对外界的气场的感觉能力也越来越强,昨天夜里的那一场变故虽然让自己手心的混沌气团似乎分出阴阳来,但这种感应气场的能力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来越强了。

    刚才一走上这楼顶,罗定马上就感应到这里的气场有问题,这种气场似乎带着一股“锐利”的感觉,而且会让人心烦气燥,不由自主地有想爆走的感觉。

    建筑施工是高空作业,如果心浮气燥,再加上气场有如刀一般的特点,那自然很可能就会见死,而建到28层相当一段时间直到周围的楼都建得比这本应成为“地标”的a栋还高也无法动工,自然可以猜得出来一旦强行施工,见血受伤的机率会越来越大、而且伤得会越来越重,所以,罗定在此基础上才敢断言如果强行施工,10天之内必定会有血光之灾。

    这是罗定建立在自己的异能感应和风水知识的推理上而得出的结论,在别人听来可能是惊世骇俗,但在罗定自己看来却是有理有据。

    “嘿,罗师傅真的是好本事啊,都当得上铁口神断了!”江中博冷笑着说。

    “事情还没有发生,江老板自然是不信的,那咱们不妨走着瞧。孙老板,这地方不欢迎我们,我们还是走吧。”

    罗定说完之后,和孙国权一起转身离开。

    罗定等人离开之后,无语和尚等人也陆续告辞,现在这局面他们再留下来也没有意思了。

    “江老板,看来这个罗定是有些本事啊。”

    所有人离开之后,突然从某个角落走出一个身穿黑衣的老头,他慢慢地踱着步走到了江中博的身边,轻声说。

    “我也没有想到被他看出来了,所以我刚才也没有办法反驳他。对了,单师傅,这些人身上带的法器有没有用?”江中博阴沉着脸说。这个老头就是他的专用风水师,叫单万心,刚才罗定所说的这楼顶上有一个风水阵,就正是他所布置的。

    单万心摇了摇头,说:“没有用,他们身上都带有法器,有一些的气场的力量还不弱,但还不足够触发我布下的这个风水阵。”

    “唉,早知道那天把那只铜葫芦买下来了,说不定那只铜葫芦可以。”江中博有一点后悔。那天最后况价铜葫芦的时候,丁林和田达出价都很凶,最后到了超过500万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就给田达拿下了。

    “我没有看到那只铜葫芦,无法肯定,不过田达那小子的眼光不错,他看上的东西应该差不了。”单万心有点遗憾自己那天晚上没有在现场,错过了这样的一个机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既然错过了,我们就还是另外再想办法吧。”江中博阴沉着脸说。

    这幢楼是整个飞鹏府的“地眼”或者是“气眼”所在,这里如果建不起来,那整个飞鹏府的风水都会受到巨大的影响,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好法器,就像是绝世的古董或者是美人一般,可遇而不可求。别看那个罗定一幅很有本事一样,这样的好东西他这辈子说不定都再也碰上一件,如果是我捡到这样的漏,我才不愿意拿出来卖。”单万心叹了一口气说。

    世界上不只有罗定一个才是高人,单万心同样感觉到这幢里的气场有问题,但是他却找不出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气场,照理说这块地依山傍水,形成飞鹏之势,正是一飞冲天的绝好风水宝地,而这幢楼又是自己亲手点下的位置,理应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才对。这还是自己多年来第一次失手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单万心在这幢楼的四个角布下四个法器,然后和最中央的一处法器构成五行阵,以催生出一个新的气场和现在已经存在气场相抗衡,以达到平衡的目的。最中央的那件法器必须法力强大,但这样的法器又哪里这么容易找得到?正是如此,他才让江中博设计把这些风水师都骗来,看看他们身上带的法器能不能触发风水阵。刚才在那些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江中博已经把那些人带到了五行风水阵的阵眼处,如果有效再想办法买下来,但却一一无效,这让他相当的无奈。

    “那小子缺钱,最后不行,我就拿钱砸吧!哼,只要有钱,这世界上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别看他刚才说得那到骄傲,仿佛是要我去求他,不过是吊起来卖罢了,只要钱够多,怕是让他来舔我脚趾都可以!”江中博冷然笑着说。

    江中博甚至都已经想好了如果真的是要求到罗定的时候,大把大把地砸钱,把罗定砸到跪在自己面前叫爷爷,看他到时还怎么和自己嚣张!

    单万心摇了摇头,江中博这些年来生意越做越大、钱越来越多,但这心胸是越来越窄、越来越信奉金钱是万能的——只要他付出了钱,他就是老子天下第一,别人都得对他感激涕零。

    刚才他和罗定的冲突单万心隐在暗处也看个清楚,谁是谁非心中也有数,不过江中博是自己多年的东主,倒不方便说什么。

    ……

    开着车,孙国权对坐在副驾的罗定说:“罗师傅,今天真的是对不起了,拉你过来受这种闲气。”

    摇了摇头,罗定笑着说:“你放心吧,孙老板,这口气我刚才不是已经出了?就算是没有出完,过些天江中博来找我的时候,我接着出。”

    罗定是一个绝对不肯吃亏的人,对没有什么好感的江中博,如果有机会他肯定是要疼宰一刀的。

    孙国权笑了一下,罗定说得确实有道理,不过这也让他想起了刚才罗定所说的话,“罗师傅,那里的风水真的会造成血光之灾?”

    罗定点了点头,说:“百分百会,如果只是小灾小祸,以江中博的性格,恐怕早就迫着人往上盖了。”

    孙国权想了一下,同意说:“确实如此,江中博那人肯定干得出这样的事情的。”

    “对了,孙老板,这幢烂尾楼,你去了解了下情况吧。”路过来时经过的那幢烂尾楼和塔吊的时候,罗定对孙国权说。

    “啊!为什么?这个位置有一点偏,已经没有多大的开发价值了。”孙国权愣了一下问。

    “呵,你去了解一下,如果500万能拿得下来,那你就买下来吧,越快越好,到时会给你一个惊喜的。”孙国权这人不错,罗定决定送他一个大礼,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揭开谜底的时候。

    “好的,我去了解一下。”孙国权也看得出来罗定此时不想多说什么,于是也不问了,不过心里却是越发地好奇起来。

    “记住,越快越好。”罗定担心孙国权错过了时间,又叮嘱了一句。

    “行,没有问题,我明天就去办这件事情。对了,现在才中午,罗师傅,要不我们吃点东西,然后去看看车?时间还来得及。”孙国权应下来后又提议说。

    “行,没有问题,我们先吃点东西就去看车吧。”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