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栋楼还没有建好,只是铸起水泥框架,罗定和孙国权跟着来接自己的人走进了施工电梯,开始在“卡卡”的声音之中往上升去。

    施工电梯比较简陋,说白了就是一个升降机,罗定从缝隙里往外望去,看着地面上的东西越来越小,突然问:

    “这楼建起来还不太高吧?”

    来接罗定了孙国权的人愣了一下,说:“是的,现在建起来的是28层。”

    “计划之中是多少层?”罗定尽量地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他问的这些问题看似简单,但是却有深意,他可不想引起对方的注意。

    “计划之中准备建68层,a柜是我们整个飞鹏府的地标,也就是说这幢楼是最高的。”

    “可是,我发现周围其它的楼有相当一部分已经建得比这一幢要高了。”罗定紧跟着就问,他真正想问的就是这一句。

    “这个……”

    看到对方犹豫的样子,罗定挥了挥手,说:

    “行了,我已经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呵,好的好的。”

    那个人听到罗定不再追问,竟然松了一口气。

    五六分钟之后,施工电梯摇晃了一下后停了下来,罗定和孙国权走下电梯一看,发现此时正身处于最顶的一层。

    抬头往前望去,罗定发现不远处围着一群里,最中央的正是江中博,而周围围着他的人让人一看之下绝对会愣住好几秒,因为这一群人之中有穿着笔挺的黑西装的学者、有穿着土黄色的僧师的和尚、有穿着道士袍的道士、还有穿着长衫的老者……而这些人的手里或是端着一个罗盘、或者是手捏一串佛珠、又或者是拎着一柄拂尘……

    “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孙国权站在罗定的身边,小声问。

    “呵,这个可能就是江中博搞出来的风水会诊了。”罗定没有凑上去,而是一幅看热闹的样子站在旁边。

    “嘿,这种事情还真的少见。”孙国权愣了一下说。

    点了点头,罗定说:“是件稀罕事情。”

    罗定和孙国权想看热闹,但有人不会放过他,带领他们上来的那个人已经向被围在人群中的江中博走去,然后很快江中博就向两人望了过来。不过却不动声色,仿佛不知道罗定和孙国权已经来了一般。

    “嘿,这位江老板的架子很大嘛。”罗定笑了一下说。

    孙国权自然明白罗定的意思,苦笑了一下,说:“是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就站在这里?”

    “为什么不呢?他是故意把咱们晾在这里的,想我们主动上去打招呼,本来这也没什么,不过我就看不得他这一副老子就是天下第一的嘴脸。我们就站在这里看看热闹先。”

    半个小时之后,江中博看着站在远处的罗定和孙国权,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怒气来,刚才被围在中央的那种众星捧月的感觉也消失不见,不过他也不是简单人物,脑子一转就想出对付罗定和孙国权的办法,马上大步向两人走了过来,然后大笑着说:

    “哟,罗师傅、孙老板,你们来了啊,我可是等了很久了。”

    罗定一听,马上就明白江中博的恶毒的心思,果然,江中博这一说,那些原本围在他身边的僧道儒俗等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到罗定和孙国权的身上,而眼神之中的不友好**裸得很。

    同行相忌,在他们看来这个新来的年轻人能得到江中博这样的热烈欢迎,岂不是和他们抢生意?这样的人哪能不敌视。

    “江老板,你好。”罗定知道江中博这是有意的,不过心里虽然恼火,但是脸上一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云淡风清地和江中博握了握手。

    江中博心中一愣,他没有想到罗定会如此地平静,不过他马上就接着说:“今天可以说是你们风水界的盛会,我邀请了不少风水名师来进行一个风水会诊,给我的这个飞鹏府把把脉,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江中博的这一招叫捧杀,故意把罗定的地位捧得高高的,以罗定这个年纪又怎么可能服众?这样就能引起别的风水师对他的攻击。果然,江中博的一轮介绍之下,马上就有一个身着僧袍的和尚首先发难:“阿弥陀佛,贫僧法号无语,我刚才听江施主说罗师傅也是风水大师,不知道师承何人?”

    “哼,我看你怎么样应付。”江中博心中冷笑,冷眼看着罗定。不管是在陈为民的海鲜大排档那里也好,今天出现在这里也好,罗定都表现出一幅平静无波的样子,仿佛在罗定的眼里自己根本不是一个能呼风唤雨的大老板,而是一个与他平起平坐的人,这让江中博实在是接受不了。在他看来,像罗定这样的风水师都是为了钱才来这里的,既然自己是付钱的老板,那自然就是大爷,罗定凭什么与自己平起平坐?

    罗定看了看江中博,发现他脸上虽然满是淡淡的笑容,但双眼之中却闪着冷笑,正是典型的皮笑肉不笑,知道这是他故意挑起的火头,想看自己的笑话。

    “小样的,一会看我怎样玩死你。”罗定本来就对江中博没有什么好感,现在对他就更加厌恶了。不过,现在罗定得先把这一关过了先。

    转过身来,看了看无语和尚,发现对方长得肥头圆脸,看来事业绝对经营得不错,甚至连身上的那一件黄色的僧袍也烫得线条分明。现在这年头混得好的和尚开名车没什么出奇,说不定这位无语正是其中的一位。

    “无语大师是吧,广宏寺你知道吧?”罗定笑了一下,毫不在意地问。

    无语愣了一下,不知道罗定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当然知道,广宏寺是我佛门名刹,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还是主持方丈善见大师的好友。”

    罗定一听无语说自己是善见的好友,心里不由得乐了,这种吹牛是最爽不过了的,因为这基本上死无对证,人们总不能是拉着他去和善见对质是不是?

    不过,罗定也懒得计较这件事情,只要无语知道广宏寺就好办了:“最近广宏寺找回了开山祖师的法器祈福铜钱,不知道无语大师你知道不?”

    “这个当然知道,这是佛门盛事,而且广宏寺正在筹办盛典,这件事情已经传遍了整个佛教界了。”

    无语的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自己刚才问罗定师承何人,但罗定却和他扯了半天广宏寺,难道这位年轻人是广宏寺哪位高僧的俗家弟子?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刚才说与善见是好友的大谎岂不是让对方识破了?想到这里,无语胖脸不由得一红。

    “那最后的一枚祈福铜钱正是不才在下从风水街淘来的,然后以100万的价格卖给了空了!”

    罗定傲然说道。

    那群站在无语和尚身后的风水大师们本来还在一边小声地嘀咕着一边看热闹,此时听到罗定的话不由得都愣住了。

    能让江中博这样的大老板请来的风水师,自然都是行内的有名气的高手,他们对法器的研究都很深,个中的门道奥妙自然心知肚明,知道这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要知道那可是一枚三和残缺的铜钱,如果是自己看到这样的一枚铜钱,绝对不会认得出这是佛门重宝的!

    “哼,小样的,想看我出丑?哥再怎么样说也是个震摄全场的人物。”罗定扫了一眼无语和尚等人,心里乐呵呵地想。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