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远处看还看不太出来,但是当罗定和孙国权把车停好后下来往小区的大门走去的时候,才感觉到整个飞鹏府气势。别的先不说,光是那已经初见样子的大门就留出足足100米左右,而从那已经在浇铸的水泥大柱可以看得出来当这个大门建成时是何等的气势恢宏。

    “确实是够大。”罗定笑了一下,对孙国权说。

    不管是真的有大气魄又或者是好大喜功,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人都是了不起的,这一点罗定也没有必要去否认。

    “是啊!嘿,这样的一个飞鹏府,恐怕会吸引整个深宁市不少的精英来这里居住啊!”

    孙国权的语气之中流露出羡慕来,这样大的一个项目,就是一个巨大的聚宝盆,意味着惊人的财富,他是做生意的,怎么能不羡慕?

    罗定听出来了,他看了看孙国权,若有深意地说:“孙老板,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也会有这一天的。”

    “哈哈哈!那就承罗师傅你贵言了!”听到罗定这样说,孙国权满心欢喜。

    罗定和孙国权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往里面走去。

    今天一早起来,美滋滋地吃完早餐后,何平换上自己的保安服,开始在小区的大门附近晃荡起来。

    “这日子真的是相当不错啊!”何平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上那雪白的云,心里尽是得意。

    三个月前何平还在乡下,这一眨眼就到了大城市,他穿上这一身保安服也就意味着自己从此再也不是乡下仔了。

    “谁叫我有一个好姐姐呢?”何平想到这里就更加得意了。

    何平能找到这份工作,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姐姐的关系,据说自己未来的姐夫负责整个飞鹏府的保安工作,整个飞鹏府如此之大,一般人能管得了么?

    何平对自己的工作相当的满意,每天就是穿着保安服,在一片区域里走来走去就行了,这与自己在乡下游手好闲没有什么区别,而且这里还有工资拿,这真的是天堂上掉下来的美差啊!

    飞鹏府还没有建成,但是每天就有大量的人来想着房了,按照规定这个时候是不能进人的,保安的职责之一就是拦住这些人。何平最喜欢干的就是这件事情了,每当看到那些穿着光鲜亮丽的什么都市白领被自己拦下来,然后就是求爷爷告奶奶地想让自己放他们进去,何平的心里就获得巨大的满足。

    “哼,你们不是高人一等么?现在还不是一样被老子我拦下来,还得低声下气地求我?不过,这城里的姑娘就是长得好看。”

    何平想起刚刚拦下的那一个女人,心里就不由得一阵发热,哦,那短到只能把屁股包住的裙子好像叫“超短裙”,想起那个女的求自己让她进去时弯下腰露出的一抹雪白,何平觉得当时自己的鼻血就要流出来了。

    “就冲这一眼,放她进去也值了啊!咦,怎么前面有两个人?还是男的?我x,想趁老子yy的时候混进去?哪有这么容易?”何平想到这里,瞪大双眼,猛地大叫道:

    “站住!”

    何平叫完之后,大步流星地往前赶去。

    罗定和孙国权一听,愣了一下,停了下来,转身一看,发现一个保安正向自己赶来。

    “这个……似乎不能进去?”罗定看了看孙国权说。

    “好像是这样子的,不过这也不奇怪,一般来说工地是不能让人进来的,等这保安来了,我和他说说,再怎么样说我们也是江中博请来的。”孙国权笑了一下,不在意地说。

    何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罗定和孙国权的身边,大声问:“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

    罗定和孙国权的眉头皱了一下,何平作为保安查问一下并不为过,可是用这种盛气凌人的语气就真的不妥当,不过孙国权也是好脾气,笑着说:

    “江总让我们过来这里找他。”

    “江总?哪个江总?”何平一边上下打量着罗定和孙国权一边满不在在乎地问。

    孙国权一愣,这世界上哪有不知道自己的大老板的员工?

    “江中博,你不知道?”

    江中博何平怎么可能会不知道,那可是自己的大老板,如果面前的这两个人真的是江中博的朋友,以自己刚才的那语气,饭碗顿时不保。下意识地吓了一跳,不过何平马上就镇定下来,如果真的是江中博的朋友,怎么会就两个人孤零零的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安排人来接送了。

    想到这里,何平歪着头说:“江总我当然认识,可是你们是不是认识就不知道了。”

    何平的话意思如此明显,罗定两人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孙国权脸一沉,说:“怎么,就你一个小保安认识江中博,我就不能认识江中博了?你是什么东西!”

    何平吓了一跳,他不由得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孙国权,发现对方穿的可真不差,而手上戴着的那只巨大的祖母绿板指看起来真不像假货,额头上顿时冒出豆大的汗珠来,马上弯下腰,仿佛一只小鸡一样上前两步,低下头说:

    “这个……请问这位老板您怎么称呼。”

    孙国权大手一挥,说:“江中博今天约我过来,他说他在a栋,你直接带我过去就行了。”

    “好的好的,你们稍等,我叫个车来。”

    冷眼看着这一切,罗定不由得摇了摇头,这是什么世道,刚开始的时候孙国权好声好气跟对方说反而让对方看扁了,后来这一发脾气,反而管用了,这不是贱骨头么?

    十分钟之后,孙国权和罗定出现在a栋的楼下。

    “呵,看来江中博的日子不太好过啊。”罗定笑着说。

    “哦,罗师傅,为什么这样说?”孙国权好奇地问。

    “a栋这幢楼应该是整个小区的最中央,从风水上来说,这就是‘气眼’了,这种地方建起的楼往往就像是一枚定海神针一般镇住整个地气,如果这个地方出现了问题……”

    罗定的话没有说话,不过孙国权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么严重?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摇了摇头,罗定说:“这得看过之后才知道,风水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信口开河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正在此时,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三十岁上下的人走了出来,看到孙国权和罗定马上就走过来说:

    “请问是罗师傅和孙老板吧?”

    孙国权点了点头,说:“是的,江总在哪?”

    “江总在楼上,很多风水师已经到了,他们正在上面呢,咱们走吧。”

    罗定一听不对,问:“这个……我想问一下,上面有很多风水师?”

    “是啊,今天来了很多风水师,江总在搞一个风水大会诊,当然,罗师傅您也是其中的一位。今天所有来的人,不管意见最终采不采纳,我们都有车马费送上……”

    罗定一听心中生起一股怒气,心想:“哼,风水大会诊?我看你一会怎么样会诊。”

    孙国权担忧的看了一下罗定,他从罗定的脸上看到了一股怒容,他知道这也怪不得罗定,江中博这样做实在是犯了大忌。先不说同行相忌的问题吧,就说风水本身也是各师各法,你找多少个风水师来看风水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是集中到一起,那岂不是想让这些风水师斗起来好看热闹?

    孙国权心中忐忑不安,他后悔不应该让罗定来这里,因为如果不是给自己面子,罗定是不会来的,想到这里,他小声地对罗定说:“罗师傅,要不我们不上去了。”

    “嘿,为什么不上去?这样好的一场戏,怎能错过?”

    说完,罗定大步地往前走去,孙国权一看,也只能跟上。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