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经很深,回去善缘居的路上基本上看不到人了,不大的小街很长,显得很空旷,也很安静。

    沿着街边走的罗定心里一片火热,继上一次淘到一只祈福铜钱卖了100万之后,这一次的这只铜葫芦更加惊人,足足500多万,这在以前罗定连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一天拥有这样多的钱,但是现在这一切实实在在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甚至有时候罗定都控制不住想捏一下自己的大腿看看疼不疼,以确定这不是发生在梦中。

    “生活发生了大变化啊!”在街上走着的罗定突然大叫一声,寂静的街上凭空响起的这一声大叫相当的惊人,甚至吓得在街那一头正在抱在一起走着的两个人连忙转身拐到了另外一条小巷子里。

    “哈哈哈!”看到这一切,罗定更是开心地大声笑了起来,加快脚步往善缘居走去。

    “咦!”

    拐过一个弯再走两分钟就到善缘居,但罗定却低声惊叫一下停下了脚步,看向就在拐弯处的那一个路灯。只见路灯下一个人卷着一张破烂被子靠着路灯坐着,这不出奇,繁华的深宁市同样到处都是乞丐,但是让罗定惊讶的是在这个人的面前还摆着一个小摊子,小摊子上摆着零零碎碎东西。

    黄色的路灯的光线比较弱,但是眼尖的罗定一眼就看到摆着的那堆东西里有一只似乎是法器的东西。最近捡漏捡上瘾了,罗定犹豫了一下还是往那里走去。

    罗定站在摊子前由上往下看了一眼那卷着被子坐在地上的人,发现对方年纪说不上大,也就三十出头,只是一头乱如鸡窝的头发,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身上破被子下露出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绝对和一个乞丐没有任何两样。

    罗定的到来显然没有惊醒这个人,他仿佛是睡着了,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罗定突然对这个人很感兴趣,看了一下摊子上的东西,他发现上面什么都有,针头线脑、女人用的发夹,几件花内裤……还有一只刚才罗定在远处看到的是法器的东西,他一眼就认出是一只踩钱龙龟。

    侧了一下头,罗定发现在摊子的右边的地上还写着几行字,看了一下,是工工整整的仿宋体:“我怀着梦想来深宁市,但却找不到工作,现在连回去的路费也没有,最后的钱买了货物摆个小摊,希望能赚点回去的路费,希望路过的好心人施舍一下,摊子上的东西随便挑。”

    罗定心里乐了,蹲了下去,拨了几下摊子上的东西最后拿起那只踩钱龙龟,罗定的第一反应是做工还不错,但是因为被厚厚的铜绿覆盖着,倒看不太真切。

    “咦,有点奇怪啊。”

    当罗定用右手的混沌气团去感应手里的踩钱龙龟的时候,却发现上面的气场很微弱,这本来没有什么奇怪,毕竟大多数做出来的法器是连气场也没有的,但让罗定惊讶的是这只踩钱龙龟身上似乎有两种不同气场一般,这种情况他从来也没有碰到过。

    “买下来研究一下。”罗定马上就作出决定。

    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依然闭着眼靠着路灯柱的“乞丐”,罗定大声说:

    “来人了,做买卖了!”

    郑石并没有睡着,虽然闭着眼睛但不过是装样子罢了,事实上罗定向自己走来还有五米远的时候他就感觉到了。不过就算罗定走到他的摊子面前蹲下去看上面的东西他还是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耐心,干他这一行的得有耐心,得装出一幅虚弱得就快要死掉的样子才能引起别人的同情——现在这个社会人的同情心小得就像针眼一样,一不小心就前功尽弃。

    当然,郑石的眼睛也并不是死死地闭着的,他眯着眼打量着罗定,发现对方是一个年纪只有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心里马上就有谱了,知道今天晚上说不定真的难骗到点钱。

    听到罗定大叫,郑石知道自己不能再装睡下去,要不“鱼”就要走了。睁开眼睛,装出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郑石动了一下,嘶哑着声音说:

    “这个……你要买什么?”

    罗定撇了撇嘴,心想你就装吧,不过既然对方想装,那装吧,来戏弄一下对方好了。

    “你来深宁市多久了?”罗定故意问。

    郑石一愣,不过马上就说:“三年了。”

    “啊,三年了,时间不短了啊,都靠什么为生呢?”罗定慢条斯理地继续问。

    “我x,还关心起我来了啊。”郑石心里愣了一下,他从来也没有碰到过这种情形,不过为了骗罗定,只好打起精神接话说:

    “像这样摆小摊,赚点饭钱。”

    罗定点了点头,继续问:“东西能卖出去么?”

    演戏要演全套,郑石马上就扮可怜摇了摇头说:“很难卖,你看我这幅样子就知道了。不过,我有我的尊严,就算是再困难,我也绝对不会去当乞丐的!”

    “嗯,看来出门在外不容易啊。”罗定的脸上露出恰到好处的感叹的表情。

    “是啊,真的是很难啊!”郑石配合说。

    “听你的口音,应该是浙罗省人吧?”罗定问。

    郑石当然不是浙罗省人,家乡离浙罗省十万八千里远呢,不过脸上却大喜道:“难道你也是浙罗省人?”

    “是啊,看来咱们是老乡啊。”郑石的口音一听就知道不是浙罗省人。罗定故意这样说不是为了引对方入局罢了,可笑的是对方以为上当的是自己,这让他心里差点就笑破了肚皮。

    “看来我真的是有做奸商的天赋啊。”罗定心里想。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可惜的是我这个老乡如此落魄,倒是无脸见人了。”郑石看了看蹲在自己面前的罗定,心想我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还不表示一下?

    罗定哪里不明白郑石的意思,心里越发地冷笑起来,嘴上说:

    “我来深宁市也不久,也没什么钱啊,恐怕也帮不了你啊,说起这个我也是心里惭愧啊。”

    郑石一听,心里大骂一句:“我x,没钱你来找乐子呢。”

    不过,这样的话当然是不能说出口的,脸上的神情更是苦了几分,装出一幅犹豫了很久的表情,说:“这个……兄弟,能不能赏口饭钱?我也不白要你的钱,这摊子上的东西你随便挑。”

    扫了一眼摊子上的东西,除了自己想要的那只踩钱龙龟之外,都是些不值两块钱的破烂货,现在一个外卖都得5块以上,赏个钱钱,自己在摊子上挑东西,岂不是稳亏不赚?再说了,自己要这些东西有什么用?

    “真的是好算计啊!如果不是看上了你的这只踩钱龙龟,这么明显的骗局,我傻了才会和你在这里扯呢。”罗定看了看一脸苦色的郑石,心里想。

    摸了摸自己的口袋,之前和王韵吃消夜时还剩下五十来块在兜里,罗定想了一下,装模作样地掏了出来说:

    “我……只剩下这些钱了。”

    郑石一看,一把夺了过来,说:“这些够了,咱们是老乡,我也不占你便宜,摊子上的东西你随便挑。”

    罗定故作为难地说:“这个……是我这个月剩下来的生活费了。”

    钱已经拿到手了,郑石哪里还可能会还回去,他马上站起来,瞪着罗定说:“就这样说定了,上面的东西你随便挑,不过只能挑一件!”

    看着凶神恶煞仿佛想打人的郑石,罗定装出一幅害怕的样子,伸手抄起踩钱龙龟马上就“落荒而逃”。

    “哼!真的是敬酒不饮饮罚酒!什么狗屁的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老乡见老乡背后给一枪就是真,更何况我们根本不是老乡!”看着罗定拔腿就跑的样子,郑石小声嘀咕道。

    不过,当郑石看到手里的五十多块钱的时候,他已经几天没有收入了,今天晚上好不容易开了糊,心里乐开了花,把钱揣到怀里之后卷着破被子重新靠着路灯柱坐了下去,打起瞌睡来……

    去投一下票,谢谢)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