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杰看着那越来越慢的啤酒瓶,心跳就越来越快,仿佛有一个人拿着鼓锤敲打着自己的心脏一般!

    与左杰的紧张不一样,罗定相当的放松,他甚至还背靠在椅子上,仿佛那只转动的啤酒瓶与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不过,皇帝不急太监急,站在罗定身后的王韵紧张得双手不由自主地按在罗定的肩上,为了看清桌面上那转动的啤酒瓶,整个人往前府去……

    “呃……”

    罗定放松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后脑正与两团柔软发生亲密的接触,他马上就明白这是什么,一动也不敢动,整个人就像木偶一样。

    啤酒瓶越转越慢,一边转还一边摇晃着,眼看着就要停下来,左杰整个人坐得笔直,鼻孔里喷着粗气,双手死死地撑在桌子上,双眼瞪大如牛眼一般,仿佛那不是一只啤酒瓶,而是一个不穿衣服的裸女一般。

    “滴!”

    啤酒瓶终于停了下来,而瓶口正对着罗定!

    “啊!”

    王韵一看,吓得轻叫一声,双手一用力,身体再往前一倾,罗定感觉到自己的脑袋都要深陷进棉花团一般,罗定此时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输就输吧,这已值了!

    左杰一看,狂喜,大声叫道:“哈哈哈哈,你输了!”

    大叫中的左杰不经意之下撑着桌子的双手一用力,桌子就是一晃,那本来已经停下来的啤酒瓶竟然又开始转了起来,然后瓶口直直地对准了左杰。

    “不!!!!!!!!!!!!!!!!!!!!!”

    本来狂喜的左杰这回仿佛是一下子跌进了谷地,浑身变得冰冷起来。

    “哈哈哈!!!”

    这一回狂笑出来的是罗定,他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左杰的身边,笑着说:“嘿,现在看来输的是你啊!”

    左杰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整个人摊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好一会,回过神来的左杰马上就变得阴狠起来,他也慢慢地站起来,瞪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定,好一会才说:

    “我输了,你来砸吧。”

    “嘿,你以为我不敢?我告诉你,这样的游戏我玩过数十回了,每一次我都砸下去的,所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

    罗定对左杰那有如毒蛇一般的目光视而不见,他知道左杰在众目睽睽之下不好抵赖,想用这种目光吓自己、让自己退缩不砸,但是罗定是什么人?罗绝对不是被吓大的,所以,他拎起一只啤酒瓶,看到左杰的手不自觉地缩在后面,罗定毫不客气地说:

    “左手还是右手?”

    “你!”

    左杰死死地瞪着罗定,但是他失望了,他从罗定的双眼里看到的全是不在乎,很显然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一个狠辣的人,这种人,你不惹他还好,惹到他头上那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左杰后悔了,刚才撒尿回来时就应该装作看不见拐个弯就离开,又或者是招呼所有小弟一起上,和对方赌什么赌?弄到现在完全下不了台!

    只是,这世界上从来也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左杰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唯一的选择就是认赌服输,如果反悔那事情传出去自己真的就从此在这一片地上消失吧,绝对是混不下去的了。

    “看来你是决定不了,那我帮一下你吧,右手平时用得多,我看就左手好了!”

    罗定说完,一把抓住左杰的左手,按在桌面上,然后又一只手指一只手指地把左杰的左手掰开拉直平摊在桌面上。

    所有围观的人在此时都愣住了,他们根本没有想到罗定会这样做。王韵也愣住了,她小嘴微张,也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

    在他们看来,如果罗定输了,左杰肯定会砸的,但如果输的是左杰,罗定百分百会借机下台,轻轻放过,毕竟犯不着和左杰这样混道上的人撕破脸不是?

    所以当他们看到罗定强硬地把左杰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按到桌面上的时候,心里的惊讶是可想而知的!

    罗定看到周围的人脸上一幅震惊的神情,心里相当不以为然,在他的认识中,对付左杰这样的人一定不能手软,因为你今天退了一步,明天他就会迫上来两步!与其这样,不如直接一次性把他给打怕了,让他明白自己是不好惹的,以后绝对不要来找我,否则你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呵,不错,就这样,这样砸下去才能砸得准、砸得狠、砸得稀巴烂。”

    罗定一边笑着一边拿起啤酒瓶,开始在左杰的左手上方比划起来。

    左杰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人了,狠辣的人也见过不少,和别人挥着开山刀火拼也有过两次,但却从来也没有碰到过像罗定这样的人,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左手已经被罗定按在了桌面上,而那只啤酒瓶也在一上一下地比划着,似乎是想看看怎么样砸才能砸得更准!

    左杰的身体在这一刹那之间有如掉进冰窟窿一般颤抖起来,喝下去的酒此时变成冷汗冒了出来,一下子把身上的背心都湿透了。

    仰起头,左杰有如一只困兽一般瞪着罗定,大声说:“砸吧,皱一下眉头我就不是好汉。”

    居高临下地看着左杰,罗定笑了,他知道对方虽然看起来一幅硬骨头一般,但其实心里已经非常害怕,如果不害怕,额头上又怎么可能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汗水?

    左杰之所以还敢放出这样的狠话,不过是以为自己不敢真的砸下去罢了,只是,自己又怎么可能不敢?

    罗定看了看左杰,笑了一下,说:“那我可砸了,提醒一下,你只要认输,手是可以缩回去的,缩回去,就不用受这皮肉之苦,不过是丢人就是了。”

    左杰身体一抖,十指连手,不用想都知道真的敲实了肯定是痛彻心扉,只是此时哪还有退路?

    “哼,别多说了,砸吧!”

    “好的。”

    罗定果真没有再废话,手中的啤酒瓶猛地高高举起,然后就像一道划过空中的闪电一般直朝着左杰的手砸了下去!

    左杰一直死死地盯着罗定和他手里的啤酒瓶,此时一看吓得魂飞魄散,看这啤酒瓶抡下来力道十足的样子,肯定是玩真的,他的身体猛地颤抖起来,搁在桌面上的手先是一阵痉挛,眼看着啤酒瓶就要砸到手上,左杰猛地用力一缩手。

    “砰!”

    啤酒瓶狠狠地砸在桌面上,玻璃渣子四处飞溅。

    “啊!”

    围观的人十几秒之后才一齐发出一声惊叫,看着罗定的眼神不由自主地就多了几分害怕。

    看了看已经瘫坐在椅子上面无人色的左杰,罗定撇了撇嘴,不屑地说:“这才叫耍狠,韵姐,咱们走。”

    说完,罗定看也不看左杰,付了钱之后拉着王韵就离开了。

    夜静如水,罗定和王韵慢慢地走着,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回到王韵住的小区前,王韵才站住说:

    “到了,你回去吧。”

    “嗯,韵姐,那我走了,明天我去买车。”

    王韵脸色复杂地看了看罗定,想说点什么,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好的。”

    罗定挥了挥手,转身大步离去。

    王韵并没有马上离开,愣愣地看着罗定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心里泛起一种说不清的感情,良久之后才往家里走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