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吃东西的人看到有热闹可看,慢慢地就围了过来。这种事情在大排档不时会发生,所以来吃东西的人也不怎么害怕,甚至不少人都已经围了过来看看罗定和左杰到底怎么样来比这一回。就连大排档的老板都当没有看到这件事情,反正最后再出来收拾残局就是了,开得了大排档的总是会碰到这种事情的,慢慢地就习惯了。

    “怎么了?”

    “两边掐起来了呗。”

    “呵,一边有六七个,另外一边只有两个,其中的一个还是女的,能讨得了好么?”

    “这可说不准,你看那小伙子长得多结实,你是没有看到刚才他那一脚,把一个一百多斤的人都踹得飞起来,要不你想那几个人现在会这样的老实?”

    “原来是这样啊。”

    “咦,那个不是咱们这一带的什么左老大么?”

    “不是他还是谁?”

    “这可不好弄啊,恶棍碰上良民,良民要吃亏啊。”

    “谁说不是呢。”

    ……

    王韵一看这种情形,也担心地走到了罗定的身后,小声地说:“罗定……”

    罗定回过头看了看王韵,发现她的脸上尽是担忧的表情,笑了一下说:“没事的。”

    其实罗定倒也不是故意把事情弄得这僵硬,这些混混又是平时收保护费的人,惹怒了他们可没有什么好下场——天天往你门前一坐,你还用做生意不?

    刚开始的时候罗定确实也不想和他们起冲突,但千不该万不该这群人想占王韵的便宜,这是罗定绝对不能忍受的。其实,就连罗定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潜意识里已经把王韵视为自己的“禁脔”或“私有财产”,所以当那个小混混语出不逊的时候他才会如此地生气——当着一个男人的面挑逗他的女人,他如果还不生气,还算个人么?

    罗定平时是良民一个,但一发起狠来就像是恶狠一般,他知道事情既然闹起来了,那就索性给对方一个狠的,得一下子把对方打怕了,让对方日后都不敢上门来找麻烦。

    这种气罗定知道以前王韵肯定没有少受,因为一个女人,特别是漂亮的女人照顾着一个店,是是非非肯定是少不了的,以前罗定可以不管,现在他既然来了,那就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

    看了一眼左杰,罗定沉声说:“左大哥,你也是在这一片混的人,我记得你来店里时我们哪一次不是好茶好水招待着,礼数从来也不少,这一片是你的场子,你收了钱就得办事、就得保这一片平安。兔子都知不吃窝边草,你的那个不成样的手下竟敢调笑我韵姐,还说让她今天晚上陪那几个***,我不狠狠踹他就怪。哼,不要说你刚才不在,就算在,我照样踹死他!”

    罗定这翻话叫做“占领理论高地”,这事情本来就是自己这边占着理——在这种情况下他是不介意先讲讲理的。

    或许是刚才反应不过来,又或者是觉得左杰来了有了主心骨,刚才被踹倒的小混混强忍着痛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到罗定的面前,厉声叫道:

    “你不是有种么?有种再踹我啊!”

    罗定慢慢地站了起来,瞪着双眼,一字一句地说:“你真想我踹你?”

    “没错,有种你就踹我!来啊,来啊……啊……”

    包括左杰在内的所有围观的人愣愣地看着罗定,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他们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看到的一切,就在那个小混混叫嚣着罗定有种就踹他的时候,罗定真的是狠狠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

    “我x,小样,你以为现在老子就不敢踹你了!”

    罗定冷笑说完后重新坐下来,看着左杰,整个人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怎么玩?”左杰年纪在二十五六上下,出来也混了几年了,也正是年青力壮、气血旺盛的时候,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形下弱了名头的,更何况罗定刚刚又在他的面前直接一脚把他的人踹开更是让他落了大大的面子。

    他也是聪明人,不接罗定刚才的话,因为在这件事情上罗定说得对,他的马仔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可言。

    “很简单,耍狠,比的是胆气,所以我们就来比一下胆气。玩法就是拿两只啤酒瓶,其中的一只用来在桌同上转,当酒瓶停下来时瓶口指着谁,谁就赢。赢的人可以拿剩下的一只啤酒瓶砸另外一个人的手指、另外一个人手掌得搁在这桌面上不动,怎么样?”

    罗定说着从地面上捡起两只空的啤酒瓶放到了桌面上,双眼死死地盯着左杰,看对方是什么反应。

    这种把戏在罗定成长的那个小镇子上属于保留节目,可是测试一个人的胆气的好办法,第一,转啤酒瓶子这事情是“五十五十”,公平得很;第二,赢的人能砸输的人的手,这同样也需要勇气,胆气不足的人还真的不敢硬生生地砸下去;第三,输的人可以缩手,但缩手后自然就是脓包一个了。

    左杰脸上一阵阴沉,他没有想到罗定会说出这样的一个法子来,不过这个法子很公平,他有心不玩,但却找不出什么借口来,而且周围这么多人在看着,自己一退缩明天这事情肯定传得街知巷闻,自己也不用在这一带混下去了。

    所以,左杰自己现在是被硬赶上船的鸭子,不想上也得上,最后只得点头说:“玩就玩。”

    罗定笑了,他刚才死死地盯着左杰的双眼,对方眼神中的闪烁根本逃不出他的双眼。

    “哼,知道怕那一切就好办了。”罗定心里得意地想。

    “谁来转瓶子?”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罗定一点紧张的神色也没有,左杰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一点沙哑。

    “你来转,用力一点就可以了。”罗定满不在乎地说。

    “好!”

    左杰仿佛是给自己打气一般,大声叫了一下,伸出手去转动了啤酒瓶。

    用力拨动之下,啤酒瓶在桌面上滴溜溜地飞快转动着,所有人都不目不转睛地盯着,紧张得一丝声音也没有人发出来。

    <e=《位面小商人》]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