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边角落的大排档东西说不上很好吃,但是却价格实在,当然,好的大排档还是有一到两道拿手好菜的,这是招揽客人的绝招。所以去大排档,只要看来吃的人多不多就知道有没有两道好菜了。

    罗定看了看面前的这个大排档,发现人坐得七八分满,看样子还不错,就对王韵说:

    “韵姐,我们就在这里吃怎么样?”

    王韵平时关了店门后她就直接回家了,过着家——店两点一线的生活,这个大排档虽然离善缘居不远,但王韵却没有来过,对这种地方她也陌生得很:

    “你觉得可以就可以吧。”

    “那就在这里吃吧。”

    罗定找了一张空着的桌子,先是拿纸巾擦了一下胶椅子,才让王韵坐下。

    两个人才刚刚坐下,服务员就来问两个人吃什么。

    “韵姐,你想吃什么?”罗定问。

    “你点吧,我什么都行。”王韵拿过罗定面前的碗筷,替他洗了起来。

    “来一个炒花甲,微辣就好,再来一个湿炒河粉,烤两只鸡翅和一条秋刀鱼,再来两瓶啤酒。”

    罗定迅速点完了菜,等服务员走了之后,就笑着说:“韵姐,你不常来这种地方吧?”

    王韵点了点头,说:“我很少来这种地方,觉得这种地方比较乱。”

    “嘿,倒也是,韵姐你一个人来的话,搭讪的人肯定很多。”罗定笑着说。来这种大排档的地方多是年轻人,或者是别的地方喝了酒之后来这里吃点东西填肚子的,又或者是小混混三五成群的来这种地方吃东西显义气的……不管是哪一种,看到年轻漂亮的单身女子出现在这种地方,肯定是少不了要生事的。

    王韵明白罗定的意思,抬起头来瞪了他一眼,说:“我发现你这几天嘴巴越来越花,连韵姐都敢调笑了。”

    罗定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王韵,发现她虽然瞪了自己一眼,但显然不是生气,因为自己的调笑而俏脸有一点微红的样子更是诱人得就像是一只红通通的苹果一般,他不由得想起刚才在店里那无意的“袭胸”,心中更是荡漾起来。

    “嘿,哪有,韵姐,我这是赞美你。”

    其实连罗定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最近几天确实如王韵所说的那样“口花花”了,不过这很正常,此前罗定刚来深宁市,最初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后来虽然在善缘居找到了工作,但是工资毕竟很低,可是自从有了异能之后,罗定出手两次就赚到了600多万,兜里有钱后自信心开始爆棚起来,所谓钱是男人胆就是这个道理了。

    “哼。”

    王韵瞪了罗定一眼,没有说什么,一方面是在这种话题上女人永远不是男人的对手,毕竟脸面怎么样也厚不过男人,另外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此时王韵的心里也很高兴——被称赞总是让人高兴的,特别是这种称赞来自于罗定的话就更是如此了。

    大排档都是用大火爆炒,所以上菜相当快,罗定和王韵坐下来不到十分钟,炒花甲就已经端上来了。

    “韵姐,来,试一下,我觉得这花甲炒得应该不错。”罗定把一双一次性的筷子撕掉外面的胶纸用茶水冲了一下递给了王韵。

    大排档的东西主要就是靠新鲜,这一盆炒花甲也不例外,脚趾头大小的花甲加入了大葱、切成丝的辣椒、姜片等猛火炒出来后一只只都裂开了嘴,露出了里面白嫩的肉,看起来就相当的不错。

    王韵点点头,伸出筷子夹起花甲里的肉往嘴里送去,刚一入口,一股夹着辣的姜葱味一下子就先冲到口腔中,让王韵就是精神一振,然后轻轻一咬,火候恰到好处的花甲肉嫩得就像是要在嘴里颤动一般,让王韵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不错吧?咱们以后可以常来吃。”

    罗定左手拿着啤酒瓶,右手姆指和食指紧紧地捏着盖子一拧,“啪”的一声就把盖子打开了。

    “啊,这样也行?”

    王韵不由得惊叫一声,让罗定的这一招吓得轻声惊叫出来。

    “嘿,我手劲比较大。”罗定满不在乎地说。

    其实这已经不是一般的大了,能这样干的都可以算得上是“非人类”了,不过这对于罗定来说却是小事一件,他自小身体就好,也跟过村子里的老师傅学过几年功夫,十五六岁的时候就能干这种事情了。

    很快,其它的菜也送了上来,罗定就着啤酒吃喝起来,不时和王韵聊几句,心情相当的愉快,只是就在罗定正爽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一把讨人厌的声音:

    “哟,这不是王老板嘛,过来陪哥喝两杯怎么样?”

    罗定耳朵跳了一下,双眼眯了起来,一阵寒光闪动,正想站起来的时候,却让王韵一下子按住了。

    王韵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不好,罗定前几天都敢和马腾那样的人叫板,这种街道的小混混又怎么可能会放在眼里,所以她一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就知道肯定要出事,所以马上就按住了罗定。

    “我们这一区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不要惹事,装听不到就是了。”王韵低声说。

    “嗯。”

    听到王韵这样说,罗定就按下自己的怒气,重新坐好。

    不过,事情并没有过去,罗定的退让让那个人以为他软弱可欺,这下不满足口头上占占便宜,而是站起来摇摇晃晃地站起走了过来,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沉得的脚步声,罗定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嘿,王老板,看来这位哥们没带把,没种啊,你得找个带种的男人啊,走吧,今天晚上就跟哥几个走,保证让你快活似神仙啊!”

    王韵气得满脸通红,按住罗定的手也缩了回来,罗定一看,哪里还坐得住?马上站了起来转身就是一脚向着来人的肚子踹了过去!

    罗定力气本来就大,这一脚又是含怒踢出,走过来的那个小青年很显然从没有想过罗定会是直接就出脚的嚣张青年,毫无准备之下被踢个正着,“啊”一声痛叫之后竟然双脚离地飞起,向后摔出两三米后“啪”的一声压在一张桌子上,然后就是“哗啦啦一片,接着就是那青年一阵干呕声,很显然罗定的这一脚相当的不留情。

    “哼!既然是出来混的,就得把招子擦亮点,得看得出来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不要喝了几瓶马尿就以为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罗定走到了那个还躺在地上根本爬不起来的青年的面前,蹲了下去狠声瞪着他说道。

    说完后站起来,罗定看了一下站在自己的周围的另外几个差不多年纪的人,发现他们此时手里有人拿着啤酒瓶子、有人抄起了椅子……但是就是没有人敢扑上来,很显然是给罗定那狠狠的一脚给吓怕了。

    “哼,想耍狠?那也得有种,不会是不是?要不要哥教你?”罗定对这种只敢装腔作势的人相当不屑,这就是很典型的欺软怕硬型的——看到好欺负的,一涌而上;看到扎手的,围着但就是没有人敢出头。

    看到自己撂下狠话却好一会没有人出声,罗定拍了拍手,摇了摇头往回走,他原来还以为要来一场混战,却想不到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老板,坏了的椅子,我来赔。”罗定大声叫道。

    罗定的话刚一说完,一把阴恻恻的声音马上就接着响起:

    “不用了,这钱我来付,不过,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样教我们耍狠?”

    左杰相当的恼火,他不过是喝多了去撒泡尿,回来的时候发现桌子都让人掀了,自己那群平时人五人六的小弟足有五六个却硬是不敢动对方一个人,这让他这个当老大的怎么能拉得下面子?

    罗定转过身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左杰,发现对方比自己也不过是矮小半个头,长得倒也结实,上身只穿着一件背心,下面则穿着一条短裤,脚上是一双拖鞋子,嘴角上咬着一支牙签,正很不屑地看着自己,很显然是那拨人的头,左杰罗定还真的认识,每个月都固定来店里收保护费打秋风呢。

    “呵,左大哥原来是你啊,这些是你的马仔?”既然打了人,罗定也不再虚伪客套,直接问。

    “没错,我正是他们的老大,正所谓打狗都要看主人,我说罗定你这样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左杰一把把嘴里的牙签摔到了地上,瞪着罗定说。

    罗定手一摊,耸了耸肩,说:“不打都打了,再说这些就是废话了。”

    不得不说,罗定如果老老实实就是五好青年一个,但如果嚣张起来那也是气死人不尝命的主,左杰让他这一句话气得脸更是绿了几分:

    “我刚才似乎是听到有人说可以教我们耍狠,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啊。”

    左杰语气之中全是阴阳怪气,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这个时候已经相当的怒火万丈了,不过,罗定却依然是一副根本听不出来的样子,笑了走到左杰的面前,拉过一张空着的桌子,然后又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指着对面说:

    “好,坐,我来教教你怎么样耍狠!”

    左杰愣了一下,他看出罗定一点也不怕他,这说明对方绝对是个扎手的人,不过此时包括他手下的那几个小弟还有周围吃宵夜的人都在看着,他怎么可能露了怯?当下二话不说在罗定的对面坐了下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