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已深,善缘居早就关上了店门,不过里面还有人,一盏灯下,王韵静静地坐在柜台后的椅子上,面前摆着的是一本八卦杂志,只是她的眼神空洞,很显然正在发愣。

    罗定出去已经一天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她好几次想打电话但最后还是忍住了,她已经过了那种十七八岁想把人拴在身边的年纪了。

    不过,王韵却让自己的这种心思“吓”得脸阵阵发烧,脸上的红潮也一阵接一阵,这种感觉她从来也没有过,让她不知所措,不知道怎么样去处理。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

    王韵让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心跳得更加剧烈了,寂静的店里她仿佛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刷!”

    罗定打开善缘居卷帘门的小门走了进去,一下子看到王韵,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王韵这个时候还在店里等自己。

    “韵姐,你还没有回去?”罗定刚看到王韵时不由得就是一阵恍惚,此时他仿佛觉得王韵就像是一个在家里等候丈夫归来的小妻子一般,心里涌起了一阵奇怪的感觉。

    “嗯,在等你呢。”王韵也让突然进来的罗定吓了一跳,想起刚才自己脑子里转动着的那些念头,她的脸蛋就变得更加红扑扑的。

    “韵姐,你……感冒了?怎么脸这样红?”罗定注意到王韵的脸色不太正常,急着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就往她的额头上按去。

    “啊……不是……”

    王韵吓得一下子站起来,身体往后一仰,试图避开罗定的手,只是原来她是坐着的,这一站起来罗定的大手就向她的胸前“袭”来。

    罗定感觉到自己的手陷入了一团柔软之中,大脑就像是被电击一般马上短路,一片空白,整个人木木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连伸出的手也忘记缩回来。

    “啊!”

    王韵也吓傻了,半晌之后才突然回过神来惊叫一声猛向后退去,只是她的身后就是墙了,这一缩不要紧却又“弹”了回来,整个就向着罗定的手“撞”过去。

    罗定终于回过神来,手猛地缩了回来,前扑的王韵直到自己的身体撞在柜台上才停了下来。

    “你……是不是故意的!”

    稳住了身体的王韵瞪了罗定一眼,如果不是柜台挡住,自己就要扑到他的怀里了。

    “不……不是……我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这……这是意外……”虽然此时手里还残留着王韵胸前柔软的感觉,但是罗定却顾不上回味,慌忙解释说。

    “你为什么这么晚才回来?这么晚回来也就算了,连个电话也不打回来?”刚才如果不是自己站起来,罗定也不会做出这种“袭胸”的举动,而且这事情也羞人得很,王韵倒也不好揪着这事情不放。只是,当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王韵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就像是小妻子质问丈夫为什么这么晚才回家一般。

    “这个,我今天去买铜葫芦了,然后捡了一个漏,淘到另外一只宝物级的铜葫芦,和孙国权吃饭的时候把那只铜葫芦卖掉……”罗定连忙把今天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就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小孩子一般。

    “啊,你说那只铜葫芦你卖了520万?”王韵瞪大了双眼,一脸不相信。此前罗定一枚铜钱卖了100万已经让她惊讶不已了,现在听到罗定淘到一只铜葫芦买了500多万,她如何不吃惊得下巴都要掉到地上?

    “呵,韵姐,我现在才发现对于那些有钱人来说,好的法器是如此的珍贵,他们为了买到法器,那可是拼了命地出价。”想到这个,罗定就兴奋起来,大声地说。

    看着罗定,王韵摇了摇头,她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别人一辈子都捡不到一个这样的漏,他却一下子捡了两个!

    “韵姐,这些钱除了留下一部分用来开店用,我想买辆车,今天晚上认识的一个大老板约我过段时间去打高尔夫球,有辆车气派一点。”罗定说着有一点心虚地看了一下王韵,担心王韵会说自己有钱就想显摆。

    “应该的,男人出门得要有一辆好车装点门面,不过要买就得买好的,几十万的那种就不用考虑了,买两百万左右的吧。”

    罗定却是白担心了,王韵一听就毫不犹豫地建议他买贵的。

    “啊,买这么贵的?”罗定吓了一跳说。

    “嗯,一定要买好的,这样开出去才威风,你现在打交道的都是那些大老板了,开的车不好别人也会小看你,这就是现实。”

    王韵知道愿意出500多万买法器的人身家起码上亿,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不开辆好车怎么行?

    罗定虽然觉得花这么多钱买一辆车有一点夸张,不过想想自己不久前还一无所有现在却已经赚了600多万,日后赚得只会更多,再加上王韵说得确实也有道理,就同意说:

    “我约了孙国权明天陪我去看车,到时再看看,韵姐,要不我们明天一起去吧。”

    王韵想了一下,摇了摇头,说:“我要看店,你和孙老板去看就好了,买车是你们男人的事情。”

    王韵相当的聪明,她知道车对于男人来说就像是自己的女人,王韵并不想在这上面吱吱歪歪地给意见,如果自己真的去了说不定会惹得罗定不快,所以干脆拒绝了。

    看到王韵的态度很坚决,罗定也就不再勉强,拿出自己带回来的那只铜葫芦说:“韵姐,这只铜葫芦你拿回去,挂在窗外正对着那个亭子的尖角就可以了,它上面的气场已经足够挡住窗外的那个尖角穿心煞了,王叔心绞痛的症状会慢慢消失的。”

    “嗯,好的!”王韵点点头接过罗定递过来的铜葫芦。

    “韵姐,我送你回去吧,现在太晚了,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罗定看了看手机,发现已经快接近12点了。

    凌晨夜晚,城中村的街道依然热闹非凡,小巷子散落的大排档灯火通明,坐得满满的都是人。

    “韵姐,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罗定看了看走在自己身边的王韵,他刚吃完饭不久,还不饿,只是想和王韵多呆点时间。

    “嗯,好的。”王韵温顺地点了点头,同意了。

    罗定原本还担心王韵拒绝自己,此时听到她同意了,连忙领着她就向不远处的一个大排档走去,生怕王韵会突然改变主意。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