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华锋等人已经跃跃欲试地开始竞价,罗定摆了摆手,说:“这只铜葫芦还有一桩妙处,也就是说这只铜葫芦能变成这样,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哦,还有什么原因?”田达恋恋不舍地把目光暂时从铜葫芦上收回来,他已经下定决心今天晚上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这只铜葫芦收入囊中!

    也许有人会认为法器化煞驱邪的作用纯属迷信,但在田达这样的人眼里,法器的作用却是实实在的,天地万物神秘莫测,不可思议的事情多着呢,老祖宗数千年流传下来的东西岂是一句迷信就能全数推翻的?

    “大家想一下,日精月华天天都存在,被太阳、月亮照射的东西多了去,可是为什么能成为像这只铜葫芦一样的法器的却很少?”罗定抛出的这个问题顿时让众人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是啊,如果随便拿块凡铁俗铜让太阳晒一下、让月光沐浴一下就能变成气场强大的法器,那这世间的强**器岂不是多如牛毛?

    罗定这样做是有目的的。法器能卖多少钱,虽然与其气场的强弱有关,但也与其神秘性有关,罗定抛出这个问题的目的就是进一步提升这只铜葫芦的神秘性!

    “我刚才说过,这只铜葫芦是一串七只中的最底下的一只,而这奥妙就在这里。”

    罗定决定给众人一点提示,不过也仅仅说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伸出手去捏起直径超过两厘米却不到三厘米的茶杯往嘴边送去,茶未到香先到,一股淡淡的清香涌到鼻端,让他就是精神一振。

    这样的好茶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喝到的,罗定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细细地品尝着滚烫的茶汤,罗定心里不由得大叹有钱就是好,以前自己喝不到这样的好茶,不就是没有钱么?

    “嘿,日后我要大碗大碗地喝这样的茶!”罗定的心里冒出恶趣味的念头来。

    不过,罗定真想这样做,又何尝不可?钱?他现在是不多,但确实够买点茶叶了,比如说此时正在茶桌上摆着的那只铜葫芦就值几百万呢。

    华锋等人看着正在悠闲地品着茶的罗定,知道对方肯定不会这样痛快地说出缘由来,正在吊人胃口呢,众人冥思苦想起来,只是一时之间却没有任何的头绪。

    看着众人都在皱着眉头苦思,罗定心里乐开了花,甚至不由得摇头晃脑起来。

    马旺一双老眼此时死死地盯着铜葫芦,众人之中除了罗定之外,就只有他是专业人士了,当然,吴忠这种“尽信书不如无书”的教书匠是不算在内的,所以马旺此时相当的有压力,如果他不能在别人明白过来之前想通这里面的关节,那可就丢大脸了。

    “七只葫芦……七只葫芦……”

    马旺嘴里念念有辞,多年的经验让他知道这里面的关键就在这七只葫芦上……

    十几分钟之后,马旺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脱口而出说:

    “咦,有了,难道是七星连珠?”

    罗定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说:“马师傅好眼力,我也认为是七星连珠。”

    众人先是望向马旺,然后又一起望向罗定,眼中的困惑之色更浓了,最后还是孙国权笑了一下说:“罗师傅、马师傅,七星连珠?我们怎么都听不明白?”

    罗定看了看马旺,然后说:“马师傅,那我就给他们解释一下?”

    马旺老脸一红,他知道如果不是罗定的提醒自己还不一定这么快就看出这里面的门道。不过罗定的态度让马旺相当满意,先不说两个人的江湖地位,光是年纪就摆在那里,罗定这样说分明是摆出尊敬前辈的姿态,正所为礼多人不怪,马旺自然心中舒畅。

    “呵,好的,那就麻烦罗师傅了。”花花轿子众人抬,罗定的低姿态赢得了马旺的认可,同样也给足了罗定面子,说话也客客气气。

    不得不说,这就是人品,罗定只是三言两语就获得了马旺这种行业内前辈的认可,而吴忠却是那样的不受待见。

    罗定环视了一下众人,笑着说:“大家都是对风水有一定了解的人,应该听说过风水阵吧?”

    “当然,我曾经对风水阵进行深入的研究,发表过十几篇论文,其中的几篇还是用英文写的、发表在国外知名杂志的。”吴忠骄傲地说。

    “听说过一些,难道这只铜葫芦还与风水阵有关?”田达好奇地问。

    看到田达等人根本不理吴忠,罗定心里也不由得替他感到悲哀,吴忠错就错在总是以为自己很牛b,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谁知道在别人眼里,他根本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更可悲的是他自己却还不自知。

    其实,衡量一个风水师是不是牛气根本不在于发表了多少文章、取得多高的学位,所以吴忠屡屡吃闷亏就很正常了。

    罗定点头说:“当然有关,而且是相当的重要,可以说如果不是有这个七星连珠风水阵的加持,这只铜葫芦就算再过几十年也不会有如此的气场。”

    “我刚才说过,那串铜葫芦一共有七只,串成一串,而且上面的六只都用一根铁丝从中穿过,这样七只铜葫芦每一只就相当一颗星,连起来就构成七星连珠,除了这个风水阵的加持之外,另外六只铜葫芦所‘吸取’的日精月花都通过中间的那条铁丝‘传导’到最底端的那只铜葫芦上,这样就是成倍的加持,所以这只铜葫芦虽然只是挂了几十年,但却有如挂了几百年一般,拥有这样强大的气场自然就不奇怪了。”

    众人沉醉在罗定的话之中,直到他说完后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人说话,整个茶室一片宁静,直到罗定手里的茶杯放到茶桌上发出轻微的“砰”声时才惊醒过来。

    “太神奇了!”丁林感叹说。

    马旺也点了点头,说:“是的,如果没有这个七星连珠构成的风水阵的加持,而且另外的六只铜葫芦的日精月华都‘漏’给最后的那只铜葫芦,确实不可能在几十年的时间里就让这只铜葫芦形成如此强大的气场。说到这里,还是罗师傅好眼光啊,这样都能淘到宝啊。”

    “不过是运气比较好罢了。”罗定谦虚地说。

    ……

    奔驰平稳地在宽阔的大道上行驶着,开着车的孙国权侧头看了一下平静地坐在副驾上的罗定,对这个年轻人他现在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刚才在陈为民的茶室里,经过一翻激烈的竞价之后,罗定花6万块淘来的那只铜葫芦最终以520万的天价卖给了田达,这种赚钱的速度让孙国权目瞪口呆很长时间也回不过神来——这实大是太疯狂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又能相信这样的一只铜葫芦能卖出这样的价钱?

    “看来日后还得多点和罗定走动走动才行啊。”孙国权心里想。在他们这些生意人的圈子里,基本上每一个发大财的人身后都少不了一个出色的风水师,这些风水师往往能发挥神秘莫测的作用,在孙国权的眼里罗定正是这样的一个可以助自己大发横财的高手。

    罗定坐在副驾上,表面平静无波,但心里却是火热一片,两个法器,一个是铜钱,一个是铜葫芦,一共卖了超过600万,罗定以前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能拥有如此庞大的财富!而这一切都是右手的混沌气团带来的!

    仿佛就像是做梦一样,但是这个梦又是如此的真实,罗定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彻底改变了,从现在起自己再也不是一个穷小子了!

    “呵,罗师傅,我觉得你也应该买辆车了,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男人出外是要有一辆好车的,这样才能趁得起你风水大师的身份。”孙国权笑着说。

    “我也是这样觉得,看来改天得去买辆车才行,不过我对车不太在行,不知道孙老板有没有时间陪我去挑一下车?”

    罗定觉得自己是时候买辆车了,这仅仅是显摆那样简单,而确确实实需要这样做,比如说刚才离开的时候丁林就约自己去打高尔夫,总不能打的去吧?这样别人一看就觉得你没有实力——一个混得好的风水师又怎么可能没有钱、怎么可能买不起一辆好车?

    所以罗定决定从今天晚上得来的520万里拿出一部分来买车,好好把自己包装一下。

    “没有问题,看你什么时候有空吧。”“明天怎么样?”车牌罗定早就考了,现在就是缺一辆车罢了。

    “好的,那明天我去店里接你吧。罗师傅,你现在去哪里?”孙国权满口答应下来。孙国权现在正想与罗定搞好关系,哪里会说不?

    “我回善缘居。”

    “好的。”

    夜色之中,孙国权的奔驰车向着善缘居驶去。

    (很好,再次冲上首页,今天第三更,向家要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