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室中的安静并没有维持多久,最先说话的是马旺,他叹了一口气说:“这确实是好东西,不过我能不能知道这只铜葫芦罗师傅是从哪里得来的?知不知道它此前被摆在什么地方?”

    在座的都是明眼人,这只铜葫芦是好东西已经没有人能否认,既然铜葫芦已经开价如此之高,而且还会进一步攀升,所以马旺等人自然有理由要求知道这只铜葫芦此前的情况。

    当然,愿不愿意说,就看罗定了,毕竟他只要说这铜葫芦我也是淘来的,根本不知道它的情况,马旺等人也奈何不了他。

    不过,罗定当然不会这样做,生意要做大、要做到高端,靠的绝对不是坑蒙拐骗,而是以诚待人,如果他不知道情况自然也就无话可说,但是如果知道情况,那罗定觉得必须得说,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赢得人心,为自己赢得更多的生意。

    “这只铜葫芦是我今天淘来的,呵,这只铜葫芦此前是被当作招牌挂在外面的,风吹雨淋日晒的,这就是我知道的所有情况了。”

    罗定三言两语就把这只铜葫芦怎么样得来以及它之前被摆在什么地方交待清楚,信息虽然不多,但是却足够让马旺这些人想到很多东西,做出判断了。

    “罗师傅,能不能问一个问题?”丁林看了看罗定,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出口。

    “你说。”

    罗定点了点头,示意丁林可以问任何问题。

    “这只铜葫芦其实说老实话,它的做工并不精致,正常的情况之下它并不值多少钱,但是当我们看到这只铜葫芦时,我们都觉得它是一宝贝,我想问的是,在罗师傅你看来这只铜葫芦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确实是困扰丁林的问题,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他相信不仅仅自己有这个疑问,在座的其他人也有这种疑问。

    罗定想了一下,说:“我对此是有一点想法,不过这只是猜测,是不是真的这样,我也不敢肯定。”

    这一招叫做吊人胃口,说是猜测,但谁又真的认为这只是猜测?再说,不管有理没理,这个时候都是先听了再说。

    “罗师傅,请讲。”马旺一脸严肃地看着罗定,他的心里相当好奇,从看到这只铜葫芦开始他就一直在猜测为什么这只铜葫芦会有这样大的气场,以自己多年的经验却毫无头绪,他倒是想听听这位叫罗定的年轻人怎么样解释。

    罗定不再推托,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就开口说:“这还得从这只铜葫芦的出处说起。我刚才已经说了,这只铜葫芦是被一家卖铜葫芦的店挂在外面做招牌的,因此日晒雨淋就在所难免,有风吹过时左右摇摆之下就会磕磕碰碰,这就是我们看到这只铜葫芦的芦身上有铜绿和坑坑洼洼的原因了。”

    “一般来说,铜葫芦保养得不好、被撞变形、腐蚀等等之后,其形体受到损害后自然会影响到它的气场。但幸运的是,这只铜葫芦虽然表面看起来形体已经受到破坏,但是妙就妙在这种变形最后达到了平衡。这可以从这只铜葫芦放在桌面上稳如泰山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说,这铜葫芦虽然变形了,但是非但没有影响它的气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加强了。”

    马旺点了点头,他同意罗定的说法。法器本身就是化煞驱邪的物件,如果自身都不能“行得正、立得正”,又怎么可能化煞驱邪?所以,法器首论形体,一般而言得要求形体端正完整,但是这并不是意味着表面看起来端正完整就可以了,重心稳这才是最主要的一条。

    比如说,一只瓶子,如果只是表面上端正完整但各部分的重心不在一条线上,那这种瓶子是绝对做不了法器的;相反,一只瓶子就算是瓶身的各部分有扭曲变形,但重点在一条线上,摆放时纹丝不动,那就具备了成为法器在形体上的第一个要求。

    “罗师傅说是没有错,这只铜葫芦虽然表面变形了,但是重心地奇妙地保持在一条线上,形体上并没有受到破坏,但我想这并不是这只铜葫芦真正不凡的地方,不知道罗师傅还有没有别的高见?”

    正所谓人老成精,马旺一眼就看出罗定还有话没有说完,马上就笑着继续问。

    罗定竖起大姆指,对马旺笑着说:“马师傅,还是你老厉害,这只铜葫芦之所以值钱,在我看来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哦,原闻其详。”马旺的身体也不由得稍稍坐直了一点,对罗定这个年轻人他的印象相当不错,此时听到罗定愿意把自己的看法说出来,他当然要认真对待。

    “我刚才已经说过,这只铜葫芦在我买下来之前是挂在外面当招牌用的。当初店主把铜葫芦挂在外面当活招牌,自然不会选择好的铜葫芦,这就是为什么这只铜葫芦的做工不怎么样的原因了。”

    众人一起点头,听罗定这样说,大家才明白过来。

    “确实有道理,可是为什么做工一般的铜葫芦却拥有了如此强大的气场呢?大家看,这只铜葫芦上的那条盘龙虽然做工一般,但却仿佛拥有了灵性一般,仿佛如果没有中间的这只八卦的镇压就要飞出来一般,这太奇怪了。”华锋喃喃自语道。

    “在我看来,原因就出在那只铜葫芦所挂的位置。”罗定很肯定地说。

    “哦?为什么这样说?”

    “那只铜葫芦挂在那家店的店前的一面墙上,而据我的观察,每天太阳升起来的第一缕阳光正好照在这个铜葫芦上,而且每天日照的时间我估计超过五个小时,更为关键的是,那是一串铜葫芦,那串铜葫芦是用铁丝串在一起的,一共七只铜葫芦,前面的六只都是用铁丝从葫芦口穿进去,然后从葫芦底透出来。我买下来的这一只是最底下的那只,铁丝只是缠着葫芦嘴。”

    丁林等人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这意味着这只铜葫芦是吸聚日精月华而成,也只有长年累月的日精月华的滋润才能让这种本来是凡胎的铜葫芦脱胎换骨,变成如今这幅宝物的样子。

    “原来如此,难怪了,这日精月华的滋养,真的是威力无穷啊。”华锋也不由得感叹道。

    “呵,没错。”

    众人一起点头,他们看向那只摆在茶桌中央的铜葫芦的眼神之中又多了几分的炽热,罗定对此相当的满意,这说明一会这些人出价时又会多几分爽快,对于自己这个卖家来说自然是大好事。

    “现在不都在说东西要纯天然的才好么?这只铜葫芦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也算得上是纯天然的了。”

    罗定的这句话把大家都逗乐了,但是众人都笑着点头同意罗定的说法。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