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排档借着的是路边的灯光,本应看不清楚,但在马旺这样的老手眼里,这点灯光根本没有任何的影响,他那眯起的双眼的眼缝之中仿佛透出两道有形的光芒一般,而这两道光芒投向的正是他手里拿着的那只铜葫芦。

    铜葫芦很显然是撞击过的,因为这只铜葫芦的葫芦身已经出现变形和凹陷,与此同时,这只铜葫芦显然是挂在室外的,因为铜葫芦身上长着铜绿,甚至是有被腐蚀得坑坑洼洼的痕迹。这些本应让这只铜葫芦不值一文,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变形却恰到好处,仿佛是鬼斧神工一般;那那一丝丝、一片片的铜绿更是让这只铜葫芦看起来就像是天然的作品一般。这正是这只铜葫芦最值钱的地方。天然,这是纯天然的作品。

    马旺在风水上已经钻研了大半辈子,法器见过无数,铜葫芦也见过万千,但像罗定的这只铜葫芦这样的,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毫不犹豫地就报出200万的高价的原因。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一个高价,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还是不愿意脱手,当然,现在拿起这只铜葫芦一看,马旺也得承认这只铜葫芦的价值远高出自己的开价。

    暗叹了一口气,马旺心中一咬牙,准备再加50万,但就在此时,他的身后却传来一把有如洪钟一般的笑声,然后就有一把有如雷鸣一般的声音响起:

    “这只铜葫芦,我出300万!”

    罗定抬头一看,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马旺的身后已经站了一个身高仿佛有2米的铁塔一般的大汉,而他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马旺手里的那只铜葫芦,就像是看到了肉的野狼一般!

    沈全一看来人,马上就站起来,笑着说:“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丁林,我今天晚上的客人,想不到丁先生也喜好法器。”

    沈全心里直嘀咕,丁林是自己请来的客人,现在这一出价,自己倒不太好意思和他抢了,更为关键的是这个丁林太有钱了一点——这个丁林的身后可是有一个传承多年的大家族,多年经营下来可是财力雄厚,不是自己这种“爆发户”所能匹敌的。

    丁林拱了拱手,笑着说:“大家好,第一次见面,不过日后咱们有的是机会亲近,不过现在咱们可是敌人,都盯着这只铜葫芦呢。咱们有话在先,这种好东西大家都想要,那就只有看谁出价最高喽。”

    “哈哈哈!丁先生说得没有错,大家都想要,那就只能是看谁出价高喽。”

    丁林的话音刚落,又有一把声音传来,随着这把声音而来的是一个矮个子,但是丁林一看到这个人眉头马上就皱了起来。正走过来的人叫田达,如果说自己身后有一个大家族的话,那这位田达的身后同样也有一个大家族,大家的实力是半斤八两,虽然说两家表面和和气气,但同处深宁市,平时的竞争肯定是免不了的。

    不过,丁林还是笑着说:“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个,这位是田家的大公子,田达。”

    沈全一听,心中一愣,到了他这个位置的人已经稍稍地能接触到一些真正的上层家族了,要不他也不会与丁林打上交道,对丁林的背景与本事沈全自然清楚,所以当他看到丁林对这样田达的人如此慎重,就知道对方来头不小。

    其他的人比如说孙国权等人虽然离沈全的财富和地位还有一段距离,但多年商海历练出来的眼光也让他们马上就知道到不管丁林也好,田达也好,都不是简单人物,因为光从丁林的介绍就可以听出一些端倪来——田家的大公子,这年头如果不是家大业大,又怎么能称得上是“家”?

    罗定虽然表面平静,但心里却是翻开了波涛,他并没有想到在这种大排档的地方能碰上这么多的有钱人,不过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件最好不过的事情了。

    “呵,这里的人似乎越来越多了,不如我们到里面再说?”陈为民笑着说。

    原来听到这里不断开价的声音,周围吃东西的人已经开始围了过来,都快要站成里三圈外三圈了。

    大家没有说话,都看向罗定,这宝贝人人都想要,但是主人只有一个,对于沈全等人来说自然是希望到里面人少一点的地方好,这样就不会再有别的人参与进来——别看这里只是大排档,但是因为东西好吃,来这里的人之中就有不少大富大贵之人,呆会再出现别的有力竞争者一点也不出奇,不过,现在的决定权不在他们的手中,而是在在罗定的手中。

    罗定笑了一下,对陈为民说:“陈老板,你这里有安静的地方?”

    陈为民点了点头,说:“有,我里面有一个茶室。”

    “看来得麻烦陈老板你了。”罗定说。

    “不麻烦,我们进去吧。”陈为站起来,领着大家往大排档里走去。

    吴忠看着众人往里走,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站起来跟着往里走去,他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愿意鸟他了——不要说沈全等人了,就算是请他来的江中博这个时候看都不看他一眼。

    “真是傻子啊,就在外面多好?说不定还能吸引多几个人来竞价,这样一来价钱才能抬得更高啊。”吴忠一边走心里一边暗骂罗定是傻子,望向罗定目光也充满羡慕,但更多的是妒嫉。

    其实,罗定并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他心里却有别的打算,沈全这些人都是有钱人,后来的丁林和田达就更是如此,这样的人只要认识一个对于自己日后的发展都是大有好处的。所以罗定就算是明知在外面能引起更多人的注意、价格也能抬得更高,但还是选择到陈为民的茶室里去。

    茶室里更加安静,更加有利于拉近与丁林这些人的关系,这才是罗定最看重的。

    对于这一点,吴忠是不可能明白的,所以他才会以为罗定是傻子,他又怎么会想到在他眼里是傻子的罗定其实才是有大智慧的人?

    陈为民是一个很懂得享受的人,也是一个真正爱茶的人,这是所有一走进他的这个茶室所冒出来的第一个反应。

    只见整个茶室足有二十平方米,全仿古木的装修得透出一股古色古香韵味,当中是一张茶桌,可见是用整个的老树头雕刻而成,根茎盘旋伸展足有近三米,搁在地上稳如泰山的同时又姿态翩然。

    “好,这茶桌好,仿佛是黄山迎客松一般!”丁林一看到这张茶桌,不由得轻声赞叹道。

    陈为民一听,顿时眉开眼笑,说:“呵,我没有太多别的爱好,就好茶,赚来的钱大部分都花在这上面了。这茶桌可是花了我不少心血才找到的,在我眼里当得上是宝贝了。”

    “陈老板,你这里收藏的茶叶也是很齐全,而且质量都不错,有几种当得上是极品了。”沈全虽然认识陈为民有一段时间了,彼此的关系也还不错,但也是第一次被邀请进这个茶室。

    沈全的感叹是有道理的,因为在这个茶室的一面墙上是贴墙而设的一个有着上百个小格子的木柜,而这些格子里都收藏着一种茶叶,这份心思就足以让人惊叹了。

    “嘿嘿,不过是门外汉,自得其乐罢了。大家坐!”陈为民满脸红光地招呼着说。

    众人围着大茶桌坐下之后,陈为民马上就开始忙碌着为大家冲茶,今天来的都是大腕,陈为民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茶叶出来待客,很快整个茶室就升起一股淡而隽永的茶香,仿佛是一缕细极的钢丝一般在空中缠绵着,久久不散。

    “呵,我想大家都心急了吧,我们还是来看看这只铜葫芦吧。”茶过三遍之后,沈全首先笑着说。如果是平时碰上这样的好茶,大家自然是细细品尝,但今天的因为罗定的那只铜葫芦,大家都有一点心不在焉。

    罗定自然是点头同意,把铜葫芦放到了茶桌的中央,陈为民特意开了茶室顶上的炽白大灯,所以此时整个茶室里是纤毫毕现,在这种强烈的灯光之下铜葫芦更是呈现出一股特有的厚重朴实。

    铜葫芦不大,但是放在那里却仿佛是世界的中心和重心一点,一下子就把整个天地都“镇”住一般,光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只铜葫芦的不凡。

    吴忠坐在离铜葫芦最远的一端,心里尽是苦涩,他此时越看越觉得这只铜葫芦确实是不凡,只是对于他来说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哼,谁叫这铜葫芦沾满了灰尘,江中博不也没有看出来么?这个罗定也太狡猾了,为什么不早一点把这铜葫芦擦干净?”吴忠心里很是恼火,不过他却忘记了江中博就是因为自己不是专家才要找他这个所谓的专家的,而他在这只铜葫芦上打了眼却怪别人完全没有道理可说。只是这世界上永远都有这样的人,犯了错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是怪罪到别人的头上,吴忠很显然就是这样的一种人。

    不过,此时没有任何要注意到吴忠那有如黑碳一般的脸色,就连请他来的江中博此时脑中也转着别的念头。

    “我出400万。”

    茶室之中一片寂静,江中博突然响起的声音有一点吓人,但是所有人都仿佛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一般。

    江中博怒气一下子涌了上来,满脸通红,这是**裸的藐视!江中博虽然没有读多少书,但是却天生胆大,改革开放后,他抓住了机会几年里就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然后生意越做越大,二十年下来早就富甲一方。

    随着财富的增长,江中博的地位也越来越高,求他办事的人也越来越多,在这些人的面前他总是仰起脖子,别人对他也是恭恭敬敬,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尝过这种被人藐视的滋味了。

    “我说我出价400万。”江中博重复了一下自己的话,但是茶室中的众人依然如故,眼睛都在盯着那只铜葫芦。

    罗定是听到江中博的话的,不过他却故作听不到,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刚才在外面的时候,江中博那种仰起下巴、嘴角带着讥讽的微笑的表情实在是让罗定很不爽,所以就算是此时听到了江中博的话,也故意装作听不到——让江中博继续尴尬下去!

    孙国权虽然双眼盯着那只铜葫芦,但他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他知道自己虽然有一点钱,但是和沈全这些人比起来差太远了,干脆爽快地放弃了竞争。

    “看来这个罗定虽然年轻,但本事却过硬得很,我看得好好的拉拢一下才行啊。”孙国权心里默默地想道。

    江中博怒火中烧,但又不方便发火,他看了看沈全等人,又看了看罗定,心中突然冒起一个主意:“哼,你们这班都是傻子,这铜葫芦有什么好争的?要争的是这个叫罗定的年轻人,只要能把他抓在手里,那岂不是想要多少宝贝就有多少宝贝?”

    想通了这里面的关节之后,江中博也就闭口不言,心里却是想着一会一定要和罗定好好地聊一下,只是此时他并不知道罗定已经对他心生恶感,如果找到机会,定然是要狠宰他一刀的。不过,就算是江中博知道了,他也不在意,在他看来这世界上没有钱搞不掂的事情,只要罗定要钱,那一切都好办了。

    罗定其实一直在注意江中博的神情,此时看到他一下子安静下来,心里不由得有一点奇怪,原本他还以为接下来江中博会大发雷霆的呢。

    不过,江中博这是自取其辱,现在在座的人之中,有资格出价买这只铜葫芦的不过就是沈全、华锋、丁林和田达四人而已,有眼力的人应该早看出这种格局,乖乖地不出声,否则就是自找不自在。

    一惯自大的江中博自然不会这样觉得,硬是要插上一脚,所以才他出声的时候沈全等人都不理他。

    茶室之中又再次安静下来,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铜葫芦上,但是罗定却知道,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一会之后沈全等人出口竞价时,定然会出现一个**……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