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全回身一看,发现来人正是自己的生意场上的死对头华锋:

    “嘿嘿,华老板,你也来了啊。”

    华锋点了点头,笑着说:“今天晚上心血来潮想来吃海鲜,不过看来是来对了,要不可就错失了一件宝贝了,那就是后悔莫及啊。”

    沈全一听,心马上就沉了下去,华锋这个对手他可是知之堪详,钱不会比自己少,在法器上的眼光不及自己,但是他身边却有一个很厉害的高手,而这个高手此时正跟在他的身后、而且那双眼睛也紧紧地盯在罗定手里的那只铜葫芦上,很显然是在仔细鉴定那只铜葫芦。

    “今天要想拿下这只铜葫芦,看来没有那么容易啊!”沈全马上就意识到这个问题。

    “30万。”

    “我出40万。”

    “我出50万。”

    ……

    孙国权、陈为民、江中博和吴忠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沈全和华锋之间的火药味很浓,他们都闻得出来,但是如果说他们两个人因为赌气而相互开价,那也太小看沈全和华锋了。到了他们这个地位上,单纯地意气用事是不可能的,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罗定手里的这只铜葫芦,确实值这个钱!

    吴忠看向罗定的眼光变得狠毒起来,他明白不管这只铜葫芦是不是真的值这么多钱,他都必须把这件事情搞砸了,要不在江中博的眼中自己就是一个夸夸其谈的人,自己一个晚上的努力就会付之东流,想借江中博而发大财的美梦也会烟消云散。

    “哼,你们都看走眼了,那只铜葫芦分文不值。”就在沈全和华锋相互出价并把价格抬到80万的时候,吴忠冷哼了一声,打断了两人的话。

    被吴忠这一打断,沈全和华锋也借势停了下来,因为出到这个价位,也是时候要更加小心谨慎一点了。

    看了看吴忠,沈全首先对何为民说:“何老板,这位是……”

    “呵,这位是深宁大学的吴忠吴教授,他是研究玄学风水的。”何为民笑着介绍说。

    “原来是吴教授,吴教授刚才说我们看上的这只铜葫芦不值钱?”沈全的反应很平静,似乎吴忠就一个普通人,其实在他的心中,教授这样的人还真的没有什么了不起,他自己就是国外名牌大学的博士,如果高校教书也早就是教授了。

    “没错!”吴忠还生怕自己的话没有足够的说服字,同时还狠狠地点了点头。

    “哦。”

    沈全只是应了一声,已经不再管吴忠,而是转头对罗定说:“罗师傅,你这只铜葫芦能不能让我们看看?”

    吴忠不由得一阵气结,怒火中烧的他脸色铁青,胸口急剧地起伏着,沈全这是**裸的无视!刚才他只说两个字是想希望这样可以引起沈全的注意,一旦对方问自己为什么会认为那只铜葫芦不值钱,自己就可以接着说下去,谁知道沈全根本就不鸟自己,这怎么能不让他怒火万丈?

    “没有问题,不过这只铜葫芦沾满了灰尘,还是先擦一下吧。”罗定并没有立刻把铜葫芦递给沈全,去拿湿毛巾的服务员也回来了,罗定接过毛巾刚想把葫芦整个擦干净,却突然灵机一动,嘴角弯了起来,手中的湿毛巾落在了铜葫芦的上半截。

    罗定擦得很慢,仿佛那不是铜做的葫芦,而是只要稍稍用力就会捏破的气球一般。

    一时之间大家都没有说话,他们这一桌人的安静与周围的喧哗显得格格不入,但却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着罗定手里的这只铜葫芦。

    “呵,古玩中赌石能擦涨,我的这只铜葫芦也能啊。”罗定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手中的动作更加地细致了。

    罗定手里的这只铜葫芦沾满了灰尘,真面目并没有露出来,从一定程度上影响对它的估价,擦拭干净后肯定更能体现它的价值,但罗定知道如果一下子把它擦干净却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先擦一半、露出半部真容,让沈全等人心痒痒地猜上一轮,然后再擦干净剩下的部分,这样很有利于把铜葫芦的价格提上去。

    这种道理和赌石中的擦石有异曲同工的作用,利用的都是人们赌的心理。

    其实刚才沈全和华锋较劲开价的局面对罗定很有利,不过让吴忠给打断了,以至于在80万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但这已经是既成事实,罗定再恨吴忠也改变不了事实。

    罗定不仅仅只擦上半截,而且是擦得很慢,这样才能把众人的心思都调动起来。

    “呵,看来这个办法很有效啊!”擦得差不多的时候,罗定用眉尾扫了一下沈全等人,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手上。

    罗定知道把戏不能玩过头,于是松开手,露出已经擦干净的半截铜葫芦。

    “100万!”

    罗定刚刚露出手中的那半截铜葫芦,一直站在华锋身后不出声的一个老头猛地往前一步,脱口而出,双眼也死死地盯着罗定手里的那只铜葫芦。

    沈全眼角一跳,别人也许不知道这位老头是谁,但是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个老头人叫马旺,称马师傅,但据说已经跟在华锋的身边超过十年,是一位专门为华锋服务的风水师,在圈子中甚至流传着很多关于这个马师傅神奇的故事,最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几年前的那一次大股灾,据说华锋能及时抽身全身而退就是因为这个马师傅的预测,要不华锋那上千亿的风险投资基金起码要缩水一半。

    马旺突然越过华锋直接开口100万,这意味着什么?

    沈全先是飞快地看了一下华锋,发现他这个时候已经稍稍退后一步,这表明现在这件事情已经由这个马师傅来接手,而马师傅不管开多少钱,华锋都会买单。

    沈全惊讶之下又看了一下罗定,发现罗定双眼还是看着手里的铜葫芦,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马旺的话,他马上明白这样的价格远没有达到罗定的心理水平。

    暗叹了一口气,沈全意识到罗定绝对是一个行家,今天晚上要想拿下这葫芦,非得出血不可。

    “150万。”

    脑子里一瞬间转过一大堆的想法,但多年在投资市场上形成的果断让沈全在瞬间就下了决心,一下子就把价格提高到了150万。

    吴忠目瞪口呆,在他看来沈全也好,华锋也好,接替华锋出价的马旺也好,全疯了,为了一只铜葫芦竟然出价到150万,这不是疯了还是什么?他是大学教授,一个月领着近2万的工资,但就算不吃不喝也得6年多才能赚到这么多钱,可是这些人只是动动嘴皮子,就毫不犹豫地扔了出去!

    孙国权在一阵惊讶之后就是深深地佩服,这个出价到现在已经超出了那一枚祈福铜钱了,而他也知道目前这个价格还远没有到顶,因为当他看向罗定的时候,发现罗定还是头也不抬,手里的湿毛巾正往那只铜葫芦擦去。

    “慢!”

    就在罗定的湿毛巾就要擦到那只铜葫芦上的时候,马旺突然出声阻止说。

    罗定停下手,抬起头看了看马旺,又看了看沈全,笑着说:“擦干净了不是看得更清楚吗?”

    “呵,真擦干净了,可能就擦出漏子来,不如我们就这样讨价还价一番,各凭眼力,赌一下还更刺激。”马旺笑着说。

    马旺话里的意思很明白,那就是这铜葫芦只擦了一半,还有另外一半没有擦干净,整个品相没有完全露出来,如果擦干净后发现下半部有瑕疵,价钱就会大跌,那就得不偿失了,不如就这样大家来赌一把。

    “呵,我觉得这个提议相当不错,这下半部就不擦了吧,我出其180万。”沈全笑着说。

    “我出200万。”马旺瞪了沈全一眼,差一点就吹胡子瞪眼了。

    罗定摇了摇头,说:“老实说,这只铜葫芦我也是刚淘上来的,还没有来得及细看,但是我敢肯定这只铜葫芦的价值远超过你们开出的这个价,但我想如果你们没有看清这只铜葫芦,就不知道它的真正价值,所以,我还是把它擦干净吧。”

    如果罗定没有感应法器气场的能力,或许就已经答应了——因为正如马旺所说的那样,万一擦了下半部后发现是有破损等瑕疵的,那肯定是价钱大跌。不过,罗定又怎么可能会让这话给唬住?

    看到罗定已经开始动手擦手中的铜葫芦,马旺不由得摇了摇头,他知道这只说明罗定是胸有成竹。

    “马师傅,这铜葫芦真的这么好?”看到价钱已经出到200万,华锋也有一点忍不住了,小声地问。

    马旺似乎没有听到华锋的话,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罗定手里的那只铜葫芦。

    华锋没有再说什么,嘴巴紧紧地闭着,一动不动,不过心里是暗暗后悔,因为就在自己问马师傅的时候,他感觉到沈全的目光扫了过来,这分明是对方也不太把握得住这只铜葫芦是不是真值这么多钱,只是自己这一问,那就露馅了。

    听到马旺开出200万的价格,陈为民不由得吓了一跳,他虽然有钱,但也不会随便这样就扔出200万来买一只铜葫芦,而且更让他好奇的是,罗定到底是花了多少钱买来这只铜葫芦。

    这个念头一直在他的脑子里转来转去,就像是一只猫爪子在抓来抓去一般,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压低声音对坐在自己身边的孙国权说:“我说老孙,罗师傅买这只铜葫芦时花了多少钱?”

    孙国权看了看罗定,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陈为民脸也是一红,知道自己这个时候问这个问题实在是太不合适了,当下也闭嘴不说话了。

    正在擦着铜葫芦的罗定坐得离陈为民并不远,虽然陈为民说话的时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但是他还是依稀听到了,笑着说:“这不是什么秘密,我就直说了,这只铜葫芦我买的时候只花了6万元。”

    “啊!”

    罗定的话一落,其他人还好,但吴忠却是忍不住惊叫出声。6万块钱买来的铜葫芦别人出价200万也不愿意卖?而且这只铜葫芦在自己眼中还是一钱不值?

    吴忠愣在那里,好一会才扭了一下僵硬的脖子看了看江中博,发现江中博此时根本没有看自己,正若有所思地看着正在擦铜葫芦的罗定。

    吴忠知道自己今天的图谋完全落空了,自己想借江中博发财的美梦已经破碎,因为罗定已经用一只铜葫芦证明了谁才是真正的牛人,无情的事实就像是一记耳光一般重重地打在自己的脸上……

    “扑。”

    湿毛巾被罗定扔到桌上,罗定把铜葫芦放在手心,稍稍举高,眯起双眼,仔细地打量起这只已经尘埃尽去的铜葫芦。

    整个铜葫芦的做工并不精致,这从它的表面打磨得并不光滑可以看得出来,而且长时间在户外日晒雨淋,难免会生出铜绿和腐蚀,但正是因为如此,整只铜葫芦竟然形成一种天然而古朴的光泽,虽然不动人,但却厚重而大气。

    整个形体虽然不端正,但是却在形成一种奇异的扭曲状的同时又稳如泰山、不动如松。

    纹饰线条粗犷,盘龙飞动的时候形成的那一股磅礴大气仿佛脱铜葫芦而出,刻着的那一只八卦却仿佛是深陷进铜葫芦之中,而隐隐形成一种把那条盘旋在铜葫芦身上的龙镇着的感觉……

    “生命,这只铜葫芦已经有了生命啊。”

    良久,罗定才把自己迷醉的目光收回,然后就笑着对沈定、马旺等人说:“这只铜葫芦,你们还会觉得它只值200万?”

    “这个,我能不能看看这只铜葫芦?”马师傅仿佛没有听到罗定的话,双眼之中闪过一阵光芒。

    “可以。”

    罗定说着把这只铜葫芦小心地摆到桌面上,这东西可是一只宝贝。

    马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双白手套戴上后小心翼翼地拿起罗定摆在桌面上的铜葫芦,眯起一双老眼,仔细地打量起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