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正所谓滴水之恩自当涌泉以报,而碰上像吴忠这样的人,他也就毫不客气地**地一句顶了回去。对此,罗定一点也不害怕,当时面对马腾那样的放高利贷的他都不怕,更何况是吴忠这样手无搏鸡之力的书生?

    “你!”

    吴忠气得说不出话来。他多年读书,直到读完博士之后留在大学里当教授,虽然不免勾心斗角,但所接触的多是读书人,就算是一肚子坏水嘴上也说得漂亮,什么时候见过像罗定这样的**裸直接一句话就挑起火药味的?

    看到吴忠反应不及的样子,罗定撇了撇嘴,暗骂一句熊样。在他成长的那个环境,大家一言不合挥拳头就上,哪里会讲究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只敢占占嘴上便宜的人都被认为是不带卵子的。

    孙国权无奈地笑了一下,只能继续担挡着和事佬,笑着说:“呵,各人有不同的意见,是很正常的。”

    江中博没有说话,对于罗定如此硬气的话他也心生不快,但是多年跑江湖让他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敢大声说话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傻子,一种却是肚子里有货的人。

    虽然看起来罗定是属于前者,但谁又能保证不是后者呢?其实,江中博没有意识到的是,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罗定话里露出来的强大自信所影响,否则依他一贯的性子,哪里容得罗定这样的乡下小子在自己面前大呼小叫?

    吴忠此时已经反应过来了,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扳回这一局,那刚才好不容易在江中博的面前塑造出的形象马上就会荡然无存,当下冷笑了一声说:

    “大话谁不会说?”

    吴忠这话意思很明白,那就是你罗定有本事就说出这两只铜葫芦的差别来,如果说不出,那说话再大声也没有用。

    罗定慢慢地坐直了身体,然后冷冷地看着吴忠,好一会才突然笑了,说:“既然有人主动找不自在,那我又何必拒绝呢?”

    吴忠感觉到罗定那有如刀子一般的眼光,虽然是大热天,但却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罗定不再看吴忠,而是对陈为民说:“陈老板,麻烦你让人给我拿一条湿毛巾来,我今天就让有眼无珠的人看看什么才叫珠玉蒙尘。”

    陈为民点了点头,让一个服务员去准备湿毛巾了,他的心奇心已经被完全勾起来,但他还是不看好那只沾满了灰尘的铜葫芦,但是看热闹的心理人人都有,他也不例外,他也想看看罗定人看中的这只铜葫芦到底有什么奇异之处。

    “这只铜葫芦卖不卖?”

    湿毛巾还没有拿上来,旁边却传来了一把中气十足的声音,把因为尴尬而陷入安静的众人吓了一跳。

    罗定顺着声音望去,发现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站在自己的对面,对方正死死地盯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那只沾满了灰尘的铜葫芦上。

    “只要价钱合适,有何不可卖的?”罗定笑了一下说。

    “我出10万。”

    沈全坐的地方离罗定这一桌有一点远,而且他今天晚上招待几个生意场上很重要的人。

    刚才他正和朋友聊得开心,无意之中转头一看,眼角处却是闪起一阵摄人的光华,让正在说话的他顿时停了下来。很快沈全就找到了这阵光华的来源正是隔了几桌的一个年轻人手里拿着的那只铜葫芦,他可是一个识货之人,知道这是一个宝贝,马上就扔下朋友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铜葫芦很多,但是可称之为宝贝的铜葫芦绝不常见,既然在这里看到一只,沈全又怎么可能放过?

    “这个,你说的是摆在桌面上的那只吧?”

    吴忠坐在罗定的斜对面,自然就看不到沈全的目光看向的是罗定手里的那只铜葫芦。

    “哼,桌上的那只别看看着漂亮,不过也就三四万块钱的货,我看得上这种货色?”沈全冷声笑道。

    “这个……”

    吴忠再一次被顶得说不出话来,刚才他才说桌上的那只是好东西,现在倒好,被人直接在脸上打了一巴掌。

    不过,沈全哪里有心思管吴忠怎么样想?开完价之后就看着罗定,他现在的心跳在加速,如果罗定答应这个开价,那真的是捡到宝了。

    孙国权不由得就是一阵发晕,心里嘀咕开了,“难道这还真的是宝贝?如果真的是,我要不要买下来?”

    陈为民则是瞪大了双眼,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罗定手里的那只沾满了灰尘的铜葫芦在江中博和这个什么吴忠吴教授的嘴里是没有人要的烂货,但一转眼就有人上来开价了,而且一开就是10万!更关键的是这个开价的人他还认识,沈全,做风险投资的,至于他有多少钱?这还真的没有人知道,只是这人向来出手阔卓,在圈子之中很有名气。

    “呵,沈老板,你什么时候来的?刚才没有看到,没有跟您打招呼。”陈为民笑了一下,站起来说。自己是有钱没有错,但是这个沈全却比自己有钱太多了,由不得他不恭恭敬敬。

    让在场的人都惊讶的是,沈全冲着陈为民点头示意了一下,马上就又看向罗定,可见对那只铜葫芦是多么的志在必得。

    摇了摇头,罗定笑着说:“沈老板,你这个开价太低了,有点诚意好不好?”

    罗定的话声音不大,但却让在座的人全都愣住了。孙国权是知道罗定花多少钱买这只铜葫芦的,知道此时只要罗定一点头,马上就净赚4w!但是,罗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而且说沈全的开价一点诚意也没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只灰头灰脑的铜葫芦价值远不止于此。

    孙国权猛然想起之前罗定说过这只铜葫芦能卖出比祈福铜钱更高的价钱,也就是说这只铜葫芦至少值100万!他的心不由得加速跳起来,而看向罗定手里的那只铜葫芦的眼光也变得炽热无比。

    沈全也不在意,自己开出的这个价不过是试探一下罢了,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知道这东西值多少钱罢了,这年头好东西越来越少,哪可能是10万就能买得到?

    “呵,沈老板,人家说得可没有错,你这价开得一点诚意也没有,我出20万。”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