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中博并没有拿起摆在桌面上的铜葫芦,而是俯下身去贴近仔细地打量起来。

    铜葫芦不大,放在桌面上稳稳当当,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只铜葫芦的重心很稳、做工考究,要不是不可能有这种稳重如山的感觉。铜葫芦的颜色暗黄,这是纯铜独有的颜色,光滑得有如用最细的砂纸打磨过一般,路灯的光当然不可能很亮,但在这铜葫芦的表面却依然仿佛有一层光在流动着一般,而且更为奇异的是,这一层光仿佛是在铜葫芦的表面的那些饰纹如八卦、盘龙上面慢慢地流动一般,自然而然地就透出一股说不出的神秘与生动来……

    看着聚精会神地打量着铜葫芦的江中博,罗定不由得有一点失望,刚才孙国权说江中博是他们这些人之中最懂法器的人,他还以为江中博能看出这两只铜葫芦中哪一只才是好东西,但江中博仔细看的竟然还是那只擦得干干净净的铜葫芦,对于那只沾满了灰尘的铜葫芦却是扫了一眼就不再看了。

    这只能说明江中博虽然可能是懂一点,但绝对不是什么高手就是了。不过仔细想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世界上有好眼力、不为外表所迷惑的人毕竟不多,要不也就不会有珠玉蒙尘的说法,自己也不可能捡到漏。

    看了半天之后,江中博轻轻地点了点头问:

    “不知道罗师傅这只铜葫芦花了多少钱?”

    “呵,不多,才28000。”这不是什么秘密,罗定不隐瞒,笑着说。

    “嗯,神光湛然,这只铜葫芦确实值这个价钱,看来罗师傅好眼光啊。”江中博笑着说。

    “其实,最值钱的是这只。”罗定指了指沾满了灰尘的那只铜葫芦。

    “哦?”江中博一愣。

    其实,江中博的水平是不错的,与孙国权、陈为民这种纯粹懂一点的门外汉不一样,他确确实实是花了不少时间在这上面的,虽然说不上是真正的专家,但是也算是半个专家了,所以江中博是很相信自己的眼光。

    罗定指的那只铜葫芦与自己刚才看的那一只并排放在一起,江中博自然不会看不到,但只是看了一眼就自动忽略了。在他的眼中,罗定所指的那只铜葫芦沾满了灰尘不说,搁在那里仿佛是桌面不平一样斜向一边,光凭这样的形相就不可能是好东西。

    不过,当罗定说完这句话时,江中博才想起刚才孙国权介绍罗定的时候说罗定是玩法器的高手,他还以为自己大意看走眼,不由得又仔细地看了好一会罗定所指的那只铜葫芦,只是他越看越是觉得这是一只再普通不过的铜葫芦,并不觉得有什么奇异之处。

    “这个……罗师傅,说老实话,我还真看不出你所说的这只铜葫芦好在哪里。”

    与孙国权不一样,江中博并没有见识过罗定的本事,所以在他的眼里,罗定这样的毛头小伙子就算有一点本事又能厉害到哪里去?所以,江中博的语气中也没有多少尊敬的意思。

    罗定听出了江中博语气之中的不以为然,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既然对方不识货,罗定觉得自己就没有必要多说什么。

    这样一来,气氛马上就变得有一点古怪起来。孙国权人老成精的,他马上就笑着打圆场说:“呵,我们今天相见就是有缘,大家喝一杯怎么样?”

    “好好,我们来喝一杯。”陈为民是做生意的人,讲究的是和气生财,自然不希望看到罗定和江中博之间出现尴尬的气氛,也马上笑着说。

    虽然是话不投机,但是罗定也知道没有必要把气氛弄僵,于是点头说:“孙老板和陈老板说得对,我们来喝一杯。”

    江中博自然也点头同意:“呵,是的,没错,我们难得聚在一起,喝一杯热闹热闹。”

    看到大家都同意了,陈为民正准备站起来去拿瓶酒,但是就在此时却传来了一把阴柔的声音:

    “哟,这里开法器鉴定大会?”

    随着声音,一个年纪在四十上下,身穿白色衬衫黑色西裤的人走了过来。

    罗定抬头一看,发现对方长得倒是挺端正,还戴着一幅金丝眼镜,看起来倒是一幅斯文的派头。

    “这是……”孙国权看了看江中博,他留意到这个人就是从江中博刚才坐的那一桌走过来的。

    江中博笑着说:“这位是吴忠,深宁大学文学院的教授,研究玄学风水,是位高手。”

    “呵,原来是吴教授,久仰久仰。”

    孙国权知道江中博也是一个喜好风水的人,这位吴教授既然与他一道,那看来是江中博请来的人了。

    吴忠拉过一张椅子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迅速地打量起罗定等人来。

    “孙国权和陈为民,这两个人一看就知道是生意人,坐在他们中间的那个年轻人难道就是风水师?”

    想到这里,吴忠扫了一眼摆在桌面上的那两只铜葫芦,心中马上就冒出了一个主意:“嘿,看来真的是打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来啊,为了能显露我的本事,只能牺牲你这个风水师了。”

    罗定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吴忠展现本事的垫脚石,而是依然气定神闲地喝着茶。

    吴忠虽然是一个大学教授,社会地位比较高,但因为学的是偏门易学风水,根本没有办法像那些学经济学之类的与社会比较紧密的学科的人一样大把大把地赚钱,所以囊中很羞涩。

    其实,吴忠知道自己所学的东西并不是不能赚钱,这社会上相信玄学风水的还是很多的,特别是那些高官巨商,但是一直以来他却没有遇到这样的一些人。

    今天晚上是吴忠的另外一个朋友约他出来的,和很多知识分子一样,吴忠很清高,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看在朋友的面子上出来的,但是在了解江中博是身家亿万的大老板后,态度马上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他知道自己一直期盼的机会来了。

    所以,刚才一起吃海鲜的时候自然是舌吐莲花,把肚中所学都抖了出来,但江中博并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虽然不住地点头,但吴忠看得出来江中博并不是太相信自己。

    吴忠意识到要让江中博相信自己,光靠说是不行的,还得拿出实打实的东西来,也就是说他得在实战中展现自己的实力才行。但是这里可是海鲜街,他就算是想展现自己除了说得一口好理论还能理论联系实际也不可能。

    吴忠知道如果自己不能抓住这次机会那下一次和江中博一起吃饭就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了,所以他是焦急万分。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机会就这样不经意地降临了,江中博竟然认识隔壁桌的人,而那一桌的桌面上摆着的竟然是两只铜葫芦!所以,吴忠马上就走了过来,他已经决定通过对这两只铜葫芦的鉴定展现自己的实践能力,借此来在江中博的面前树立自己的权威。如果真的能达到这个目的的话,那发财可就有指望了。

    “我刚才似乎听江老板在说这两只铜葫芦,不知道大家的看法是什么?”吴忠笑着指了指桌面上的那两只铜葫芦说。

    吴忠只是一打量摆在桌中央的那两只铜葫芦,嘴角就露出了一丝微笑,他多年钻研易学风水,对在风水中运用极广的法器自然也不陌生。

    罗定的眉头皱了一下,手里的茶杯就是一顿,不过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继续往嘴里送去。正所谓同行是冤家,罗定一听吴忠的话就意识到今天晚上自己是碰上了。不过罗定根本不在意,有了右手的异能,他是神来杀神,佛来杀佛。

    罗定斜着眼看了看吴忠,心中想:“哼,想在我面前当专家,你还早着呢,我先不出声,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