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渐浓,露天大排档的风情也就慢慢地展现出来了。整条海鲜街两侧的大排档前都排出一张又一张的圆桌,这些圆桌上都已经坐满了人,抬头一看一片都是人头。每一个桌上都摆满了一碟又一碟的海鲜,就连空气之中都飘荡着阵阵甜香……

    黄色的路灯下,排出有如长龙一般的桌子,坐在上面的人都大吃吃大口喝,人声此起彼伏……再加上徐徐吹来的带着热气的晚风,这种感觉确实是相当的美妙。

    罗定喝了一口煮得很稀的海鲜粥,笑着说:“孙老板,陈老板,今天晚上真的是大饱口福啊。”

    “呵,这人活一辈子,赚钱不就是为了吃好喝好么?”孙国权把剥好的一只虾子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吞下去之后才慢悠悠地说。

    “是这个理没有错。”陈为民也吃得满头大汗,点头同意孙国权的说法。

    “老陈,日后想发大财,可是让罗师傅给你看个好风水。”孙国权笑了一下说,这种只说一句话又不用付出什么的顺水人情他自然不会放过。

    “呵,这个没有问题。”罗定马上就点头,这对于自己来说是好事,当即马上表态说。

    “对了,罗师傅,我听老孙说过你捡漏那枚祈福铜钱的事情,这真的是太神奇了。”

    陈为民把话头扯到了那枚祈福铜钱上,对这种富有传奇性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有很强的好奇心,他也不例外。当然,他更羡慕的是孙国权有机会出100万买下铜钱再捐给广宏寺,这是真正的大功德,同时也能迅速地拉近与广宏寺的关系,这对于他们这些做生意的人来说实在是巨大的诱惑。

    “呵,那天的运气特别好,所以才碰上了。”大吹大擂并不能增加自己的名气,深明这一点的罗定此时相当的谦虚,这是风度的表现。

    陈为民双眼一转,他提起这个话头要说的却是今天罗定淘的那两只铜葫芦,看到罗定没有主动说起,干脆也不绕圈子了,直接说:“

    “我听说今天罗师傅也买了两只铜葫芦啊。”

    罗定马上就明白了陈为民说这话的意思,肯定是孙国权对自己后来买的那只铜葫芦起了疑心、让陈为民拐着弯打听呢。他也不在意,不管孙国权也好,陈为民也好,都是自己发展的客户对象,这些生意人都精明得很,没有点拿得出手的东西亮相是镇不住场子的,他们也不会找自己看风水或者是买法器。

    想到这里,罗定笑了一下,说:“行,那就让两位大老板见识一下吧。”

    说着,罗定让人把桌面收拾一下,然后把放在自己脚边的那一只胶袋拿了起来,搁到桌中央。

    孙国权一看,双眼一亮,他知道这个袋子里装的正是下午在葫芦张那里买的两只铜葫芦:

    “这不是我们下午买的那两只铜葫芦么?罗师傅你又捡了一个漏?”

    “呵,不仅仅是捡了一个漏,而且是捡了一个大漏!”

    罗定原来是不想让孙国权知道自己捡的这个漏的,但现在是大局已定,又要借孙国权和陈为民把自己的名声传出去,就决定把宝贝亮出来了。

    “大漏?有多大?”孙国权一听,不由得马上就坐直了身体,紧紧地盯着罗定摆到桌面上的那个袋子。

    “如果光从能卖的价钱来看,恐怕比那枚铜钱还高上不少。”罗定笑着说。

    “啊!”

    “不会吧?”

    孙国权和陈为民都不由得发出了不敢相信的惊叫声,祈福铜钱卖了100万,如果价钱比那个还高,那是不得了的事情!

    “呵,我们就来看看这件东西吧。”

    罗定一边说一边伸手打开了袋子,把里面的两只铜葫芦拿了出来,轻轻地放在桌面上。

    陈为民盯着罗定摆在桌面上的那两只铜葫芦好一会,才点头说:“是件不错的东西。”

    陈为民说的当然不是那只沾满了灰尘的铜葫芦,而是说那只罗定最开始买的、擦得干干净净的铜葫芦。和孙国权一样,陈为民也喜好风水,所以对法器自然也就有所研究,在他看来,这只铜葫芦无论是从形体,又或者是说饰纹来看,都是上品,更关键的是在这微黄的路灯灯光下,这只铜葫芦锃亮得仿佛是披着一层光晕,看起来很是有几分神光。

    相比之下,另外一只就是灰头灰脸了,不要说是神光了,就连样子是怎么样都看不出来,这样的东西又怎么可能是好东西?

    罗定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从这看出陈为民的本事与孙国权差不多,所以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再看看。”罗定也没有马上说破,只是笑着说,故作神秘和成竹在胸,这两点是风水师必备的素质,罗定也有意识地慢慢培养自己

    “咦,这是铜葫芦?”

    就在孙国权和陈为民你看我我看你都看不出什么来的时候,旁边却传来了一把惊讶的声音。

    陈为民回头一看,看到竟然是熟人,连忙站起来说:“江老板,你什么时候来的?”

    江中博笑着说:“孙老板,我来了一会了,就在你隔壁桌吃东西,看到你和孙老板正吃得高兴,我就不过来了。”

    孙国权也笑着说:“老江,有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了,最近在哪发财?”

    江中博乐呵呵地说:“不过是混口饭吃,哪来发财不发财的?”

    罗定一听马上意识到孙国权、陈为民和这个被叫做“老江”的人都是一个圈子的熟人,自然也是一个大老板。罗定知道自己以前想认识这样的人难过登天,但是认识了孙国权之后,通过孙国权的关系就能一串串地扯出来,这就是人脉啊。

    “你老江只是混口饭吃?那我们不如都说自己都去讨饭好了。算了,不和你这老小子扯这事情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罗定罗师傅,玩法器的。”

    孙国权又对罗定说:“罗师傅,这位可是真正的大老板,江中博,在我们这群人之中,他是真正的高手。”

    江中博笑着说:“罗师傅,你好,这两只铜葫芦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

    罗定看打量了一下江中博,发现对方年过花甲,头发虽然已经花白,但却梳得一丝不苟,满面红光,眼神平和似乎一点波动都没有,仿佛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一般,但是罗定却知道这样的人就像是入鞘的宝刀一般,看似不起眼,但是一旦出鞘就能杀人于无形。

    “当然,没有问题。”罗定爽快地答应了。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