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霞光披在城市的大楼上,一片金光灿烂,虽然太阳还没有完全下山,但是街边路灯却已经次第亮起来,大街上的车流越来越多,但这并不是一天的结束,而是一天的开始——夜生活马上就要开始了。

    孙国权一边开着车,一边对罗定说:“罗师傅,你是哪里人?”

    孙国权绝对是一个很聪明的人,要不也不可能把生意做到这个份上、坐拥过亿的资产。虽然刚才在葫芦张那里的时候只是稍稍地怀疑罗定为什么会买哪只葫芦然后就相信了罗定的话,但是现在他已经反应过来了,他知道罗定买下这只葫芦绝对不是为了讨个好彩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起了当初罗定捡漏的那枚祈福铜钱的事情来。

    当然,孙国权也是聪明人,他此时是不会主动提起这件事情的。

    “呵,我就是浙罗省人,不过我出生的镇子比较偏僻罢了,恐怕孙老板你没有听说过。”罗定笑着说。

    “靠近海?”

    罗定点了点头,说:“是的,没错,靠近海,所以我们村子基本上是靠海吃饭,只是这些年来海里的东西越打越少,大部分人就出外打工,我就是这群人中的一个。”

    对于自己的出身,罗定不会有任何的隐瞒,也许刚来深宁市的时候他还没有底气,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拥有了异能之后,谁还能小看自己?

    “呵,那我们去吃海鲜怎么样?”孙国权提议说。

    “行,没有问题,来深宁市之后我还真的没有吃过海鲜呢,你这一说我都觉得有点嘴馋了。”罗定笑着说。

    罗定说的是老实话,来到深宁市之后,刚开始时是没有钱,后来有了钱之后也没有时间,根本没有时间好好吃一顿。

    “深宁市有一条海鲜街,我们就去那里吃吧。”

    孙国权说着,拐上另外一条路,直奔目的地而去。

    半个小时之后,罗定和孙国权来到了一条不大的街,下车之后罗定站在街头抬头往前看去,不由得一阵目瞪口呆。这条街不大,也就两条车道大,也不长,恐怕也就三四百米,在这条小街的两则是一间接着一间的大排档,此时正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满满的都是人。

    “呵,怎么样,不错吧,这条小街别看着不长,但是每天都是这样地挤满人。”孙国权把车停好之后,带着罗定就往里走。

    “每天都这么多人?那岂不是赚翻了?”罗定吃了一惊。

    “这是肯定的了。”

    说着,孙国权在一间叫“陈记”的大排档前停了下来,然后就大声叫道:“老陈,我来了。”

    大排档里马上走出一个同样挺着大肚子的中年人,他大笑着走了过来:“哈哈,我说老孙,你可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来我这里了。”

    “我说老陈,我前天才来,那天你也在,你这叫睁眼说瞎话,你这是嫌我来得少、没让你赚到多少钱是不?”孙国权笑骂着说。

    “哈哈哈!没错,你这种大老板,得多来,让我们赚多几个辛苦钱。”

    孙国权摇了摇头,很显然是拿这个人没有办法,他转过身来罗定说:“罗师傅,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这大排档的老板,叫陈为民,你日后如果想来吃海鲜,尽管来这里。”

    说着,又对阵国民说:“老陈,这是罗定,可是位高手,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前些天花了100万买了枚铜钱么?那铜钱就是这位罗师傅从别人手里捡的漏。”

    陈为民的双眼中尽是惊讶之色,这件事情孙国权早就和他说过了,只是他没有想到罗定会这样年轻,当下伸出大姆指笑着说:“看来真的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罗师傅这样年轻就有这样的眼力,佩服佩服。”

    “呵,运气好罢了。”罗定连忙谦虚说。

    罗定明白像孙国权这样的,交往的都不是一般人,别看着为民只是一个大排档的老板,但饺子有肉不在褶上,陈为民的钱就算比孙国权的少,也少不到哪里去,这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而且,罗定觉得陈为民肯定也是一个喜好风水的人,也就是说对方很可能是自己的潜在的客户,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罗定也就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应酬。

    “得了,闲话先不说了,先吃饭。”孙国权说。

    “行,先吃饭,别的再聊。”

    陈为民带着孙国权和罗定向摆在大排档前的一个个大水盆走去,走进一看,罗定发现这些大水盆都装着大半盆的水,然后就是插着氧气管,“咕咕咕”地往水里打着氧气,泡在水里都是各式各样的海鲜。

    “来,看看吃什么,我们这里什么海鲜都有。”陈为民指着那些大水盆里的海鲜笑着说。

    罗定看了一下,发现这些水盆之中有濑尿虾、有各式的海螺,还有各种各样的鱼……真的说得上是琳琅满目了。

    “呵,我就点个濑尿虾和响螺吧。”罗定也没有跟孙国权客气。

    “好,那再来个花蟹,然后再来一个深水的大明虾吧。”孙国权也点了两样。

    “行,我看再加一个粥就差不多了。”陈为民最后提议说。

    “好,那就先这样吧。”

    罗定和孙国权就在露天的地方找了一个圆桌坐了下来,很快就有人把碗筷都送了上来。

    “咦,这海鲜不是从那些盆子里拿?”

    一般来说,客人点了海鲜之后就会直接从盆子里捞起来送进去厨房煮,以示新鲜,但是刚才自己和孙国权点完菜之后陈为民并没有这样做。

    孙国权摇了摇头,笑着说:“我来了他如果没有弄点好东西出来,那我不掀了他的店才怪呢。”

    “哈,我说老孙,你可别在背后说我的坏话,你凭良心说话,哪次你来我不是都用最好的东西招待你的?”

    陈为民说着,把手里的一个大碟子搁到了桌面上。

    罗定一看,就知道孙国权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了,陈为民端上来的这只碟子里是七八条濑尿虾,同样是濑尿虾,但是个头就和自己刚才从水盆里看到那条有着明显的差别了:水盆里的多是比两指稍大一点的,但是陈为民端上来的这些每一条都有三指大小,而且每一条都能看得到最中央处有一条暗红色的“线”,这可是濑尿虾中很难得的红膏!

    “呵,看来这是陈老板的私人珍藏啊。”罗定笑着说。

    “很多老朋友经常来,所以有好东西就得留着。”陈为民也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来,笑着说。

    “来,试一下老陈这里的好东西,在深宁市能吃到这样的海鲜可不容易。”今天是孙国权请客,他当然得负责招呼罗定这个客人来。

    罗定点了点头,拿起一条濑尿虾,一手捏着头,一手捏着尾,开始如波浪一般抖了起来。

    “看来罗师傅这架势可是个中高手啊。”孙国权笑了一下说。

    罗定这样抖濑尿虾会把壳和肉分开来,一会再剥的时候就容易多了。这个方法看似简单,但是如果不是在海边长大或者是经常吃海鲜的人可不会这样做,要知道很多人面对濑尿虾的时候都无从下手——不知道怎么样对付这种全身都长着壳的“爬虫”。

    抖完了之后,罗定用大姆指和食指捏着濑尿虾的侧边的壳轻轻一掰,很快一整条的濑尿虾肉就被剥了下来。

    看着手里那轻轻地颤动着的濑尿虾肉,罗定不由得嗯了一口口水,没有沾任何的调料,他迫不及待地就往嘴里送。

    满满的一口肉!

    轻轻一嚼,一股香甜的汁液马上就充满了整个口腔,鲜甜多汁,更重要的是这一股鲜甜多汁的味道清而不腻,仿佛是最纯正的海水一般,而隐在濑尿虾中间的那一条红膏在嚼动之间如沙糖一般的口感实在是让人迷醉!

    半晌,罗定满足地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笑着说:“好东西,就算是在家乡也有好些年没有吃过这样好的深水濑尿虾了。”

    “呵,识货啊!”陈为民是一个相当喜欢海鲜的人,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如果端出好东西而吃的人根本不识货,心中难免会生出明珠暗投的感觉,但现在不一样,很显然罗定是一个懂吃的人,他自然是更加高兴了几分。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对于海鲜来说也是一样,如果海水不好,海鲜就算是长再大的个也不好吃,但是陈老板你的海鲜味道清甜,可想而知这些海鲜成长的海水的水质相当的好。”罗定拿起一块纸巾擦了一下手,很是满足。

    “没错,正是这个道理,其实不管海鲜也好,其它别的东西也好,成长的环境是非常重要的,老陈这里的海鲜之所以好,就是因为产地的海水水质相当好。”

    孙国权来深宁市打拼多年,有了钱之后自然就讲究吃喝,这些年隔三岔五的就来这里吃海鲜,如果这里的东西不好吃他又怎么可能来?

    在白灼濑尿虾上后不久,别的海鲜也一个接一个地上来,罗定、孙国权和陈为民也甩开膀子大吃大喝起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