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和孙国权走后,葫芦张里好一会没有人进来买东西,所以整个店里就只有张建一个人,相当的安静。而张建此时也没有心思再玩游戏,而是静静地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桌面上的钱发起呆来。

    此时桌面上摆着可是88000块钱!

    虽然自小衣食无忧,但他从来也没有一次性见过这么多钱摆在自己面前。

    “这个……钱也太好赚了吧?”张建自言自语道。

    是的,这钱来得太容易了,买了两只铜葫芦就卖了近9万块啊,其中的一只铜葫芦还是挂在外面的破烂货!这来钱的速度与抢钱没有什么差别?

    捏着自己下巴那几根刚长出来不久的短胡须,张建仿佛看到了一条自己以前从来也没有意识过的道路正在自己的面前展开。

    “嘿嘿嘿。”

    张建不由得旁若无人地傻笑了起来,此时他根本就顾不上魔兽游戏了。笑了半晌之后,张建抬起头来看着四面墙的货架上堆满的那些铜葫芦,扬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要知道,这些都是钱啊!这一屋子的铜葫芦,那得卖多少钱啊!两只铜葫芦就卖了近9万块,一屋子的铜葫芦卖了还得了?房子、车子、票子、女孩子……这些统统有啊!

    “张建!”

    门外传来一声大叫,然后一个人高大的人影闯了起来,张建从痴呆的状态之中惊醒过来。抬起头看了一下,发现正是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现在也是在深宁大学读书的死党吕振国。

    当下指了指桌面上摆着的那些钱,笑着说:“振国,你看?”

    看清楚桌面上的人民币之后,吕振国眼前一亮,笑着说:“哈,你卖掉铜葫芦了?”

    “没错,正是如此,我厉害吧?”张建更加得意洋洋了。

    “卖了多少只?看样子销量相当不错啊。”吕振国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笑着说。

    “你猜?”

    “你爷爷这里的铜葫芦价格平均下来在一万出头,你这里有近9万块,那我看怎么着也得卖了四五只铜葫芦才行吧。”与张建不一样,吕振国自小就喜欢法器,张建爷爷的这个地方他没少来,所以对这里卖的铜葫芦的价格相当熟悉。

    “错!你这就大错特错了!这近9万块钱我可只卖了两只葫芦!”

    “两只葫芦?这不可能!”吕振国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脸不相信地大叫道。

    “嘿,不要说你不相信,连我自己都不相信,不过我就做到了!其中的一只我买了28000,另外一只我卖了6万,厉害吧?”张建说。

    “不对吧?我记得你爷爷把5万以上的葫芦都放在另外的地方,平时都是锁起来的,只有他一个人有钥匙,你怎么可能买出个一只6万块的价钱?吹牛也不怕闪了舌头,你爷爷店里的情况我比你还熟悉。”吕振国嗤之以鼻说。

    “嘿,你说得没有错,5万以上的葫芦都让我爷爷给锁起来了,我接触不到,可是如果我卖掉的那只葫芦不是店里的呢?”

    想起自己把门外挂着当招牌的烂铜葫芦卖出6万的高价,张建心里更是无比自豪。

    吕振国白了张建一眼,说:“难道你也迷上了法器,自己淘了一只宝贝放店里卖出去了?”

    “不是吧?我说吕振国,你这就这样小看我?”如果是平时,吕振国敢这样嘲笑自己,张建早就反击了,但他今天心情好,决定不和吕振国计较。

    “那你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吕振国看到张建似乎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好奇心也被勾引起来了。

    “店门口那有一串铜葫芦你知道吧?”张建问。

    “当然知道,那串铜葫芦一共有七个,都在那里挂了几十年了,我能不知道么?”张建说的这串铜葫芦吕振国当然知道。

    “刚才有两个人来,先是在店里挑了一只铜葫芦,你知道,我是不懂这东西的,就按我爷爷定好的价格卖掉了,然后那两个人就看上了挂在门外的那一串铜葫芦,找了一个借口说什么自己开店,要讨个好彩头……嘿,他们以为我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一翻讨价还价之后,我以6万块卖掉了那串葫芦中的一只!我觉得这整个的过程都可以入选哈佛商学院的经典案例……”

    “就门外挂着那串烂葫芦,能卖6万块?”吕振国瞪大双眼,不敢相信地问。

    “嘿,觉得不可思议吧?我看那两个人以为自己碰到宝了,以为那是一个漏,我呢就将计就计,所以就卖了6万块。其实他们也不想一想,以我爷爷的眼光,如果那真的是宝贝,都挂在那里几十年,我爷爷能看不出来?”张建笑着说。

    吕振国点了点头,说:“是的,没错,如果真的是宝贝,你爷爷早就看出来了,行啊,张建,看来你这小子有做生意的天分啊。”

    “嘿,那当然!这叫做爷爷威风,孙子也拉风,以我这样的天才,只要在这一行当上花点心思,肯定就是又一个法器大师。”张建大言不惭地说。

    “行,你就尽情地得意吧。咦,对了,你说是刚发生的事情?”吕振国仿佛突然想起什么问。

    张建点了点头,说:“是啊,那两个人走了不到两分钟,你就进来了,这钱都还热乎着呢。”

    “这个……”

    看着吕振国脸上露出的古怪的神情,张建奇怪地抓了抓自己的脑门,说:“你这是怎么了?”

    张建不知道此时吕振国的脑海里想到的是自己刚才进来前在巷子口撞到的那两个人,撞到人没什么出奇,但其中的一个他却是见过一面的,而且就在风水街了,就是前几天的事情!如果自己没有认错的话,那这次张建非但没有赚到一笔,反而可能吃了一个大大的闷亏!

    想到这里,吕振国脸色凝重地说:“前几天风水街上发生了一件事情,你听说了没有?”

    “风水街天天都发生很多事情,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件。”张建摇了摇头,吕振国突然转变的态度让他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现在又把话题转移到风水街去,更是让人觉得莫名其妙。

    “前几天风水街有人淘到一枚铜钱,卖了100万这事情你知道吧?”吕振国说。

    “知道啊,这事情风水街不是传疯了么?那铜钱是广宏寺的开山祖师用的祈福铜钱。”张建点了点头,这事情在风水街可是件大事,后来人们都说卖掉铜钱的那个人就算要价1000万,空了还是会买,而且更重要的是最先这枚铜钱是从地摊上买来的,才花了几百块钱,这可是典型的捡漏、而且是捡大漏啊!

    “那天我正好在现场,看到那三个人了,而刚才我又看到他们了。”吕振国叹了一口气说。

    “这有什么奇怪……”

    突然,正在说话的张建猛然停了下来,瞪大眼睛看着吕振国,好一会才接着说:“你的意思是说刚才你来的时候在巷子里碰到他了?”

    “是的,就在离店门不到100米的地方,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吕振国肯定地点了点头说。

    “完了,这两个人正是从我这里买走两只葫芦的人。不是吧?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买走的那只铜葫芦是宝贝?”张建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问。

    “很有这个可能,你想一下,能认出三才残缺的铜钱是好东西的人,会花6万块买一只你认为是烂东西的铜葫芦?唯一的可能就是那真的是一件宝贝,而我们是有眼不识泰山!”

    张建知道吕振国的猜测**不离十,只是这样的结果太让人无法接受了,过了好一会,张建才猛摇头说:“不对,如果是我们有眼无珠还说得过去,可是那玩意挂在门口外已经几十年了,我爷爷也看不出来?”

    “这个,我也不明白,按理说……”

    “咣!”

    突然,店门外传来碰撞的声音打断了吕振国的话,两个人对视一眼,马上一起往店门外走去,一看,发现店门口的地上正倒着一辆自行车,骑车的人显然摔得不轻,张建和吕振国走出来的时候他正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

    那人爬起来后看到张建和吕振国正在看着自己,很尴尬地说:“不好意思,不知道为什么,骑到这里就突然后一滑,撞上了。”

    张建看了看,发现自己店的墙没有什么事情,但对方的自行车的前轮已经撞到变形,于是就说:“日后小心点啊。”

    “好的好的,我马上就走。”对方爬起来后拍了拍裤子,扶起车一瘸一拐地赶紧离开。

    “真是的,在这种地方都能撞上。”张建摇了摇头,不可思议地说。

    “是啊,这太不可思议了。”吕振国也点头笑着说。

    这里只是一条小巷子,基本上没有多少人来往,与“繁忙”一点关系也没有,而且路也不算窄,在这种地方骑个自行车还能撞到墙上只能说是怪事。

    “走吧走吧,我们进去吧。”张建说着转身就往店里走。

    “啊!”

    张建和吕振国还没有来得及回到柜台,门外就又传来一声痛叫,两人一愣,连忙往外小跑出去,一出门,就看到一个人倒在离门口不远处,正捂着自己的脚腕。

    “怎么了?”张建连忙问。

    “扭……扭到脚了。”

    “啊?扭到脚了?这地方地面平平整整的,怎么会扭到脚?”张建瞪大双眼,简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和眼睛。

    “我……我也不知道,走到这就突然……扭了。”那个人脸上尽是痛苦之色。

    ……

    张建和吕振国愣愣地坐在柜台前,在过去的一个小时之中,店门口已经发生了五次“事故”,不是自行车撞到墙上,就是有人在门前扭了脚,又或者是两个人在门前撞到一起……

    “真是见鬼了,怎么会发现这种事情。”张建嘀咕着小声说。

    “会不会是你卖掉的那只铜葫芦的原因?”吕振国皱着眉头说。

    “啊?怎么可能?”张建不敢相信地问。

    “铜葫芦这种法器有很多用途,最常见的就是能化煞,我看你爷爷挂在门外的这串铜葫芦,不仅仅是用来作招牌的,而且还是用来化煞生旺的,现在你卖掉一只了,煞气镇不住了,所以才会出现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这个……太不可思议了。”不过,张建说这话时语气已经不太肯定了。他下意识地不相信吕振国的话,但是理智却告诉他如果不是这个原因,又怎么可能会在短短的一个小时里自己店门口会频频发生“事故”?自己在这里已经看了好几天的店,此前从来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呢。

    吕振国双手一摊,说:“这方面我也只是略知皮毛,还是等你爷爷回来时再说吧。”

    “现在也只能如此了。”张建也不由得一阵沮丧,原本他还以为抓住别人打眼的机会狠赚一笔,现在倒好,说不定是赔钱赔到姥姥家了。

    ……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