葫芦张里除了罗定、孙国权和张建外就没有别人,相当的安静,罗定看着张建,知道在一这场“战争”中胜利的天秤已经向自己倾斜了。

    搓了搓手,罗定装出为难的表情的说:“你也知道,我买这只铜葫芦不过是为了沾一下财气,讨个好意头,再加上这只铜葫芦并不是什么宝贝,不是我不想出高价,而是它真的不值多少钱啊。”

    **摇了摇头,说:“也许你说得对,这铜葫芦本身不是什么宝贝,不过,它却是象征着财气,这就是它的价值,这种无形的价值才是它真正价值所在,我想这一点你们也同意吧。”

    张建说完这番话后,自己都不由得在心里为自己鼓掌几下,他觉得自己的这番话说得实在是太精彩了。现在这年头,可是流行无形资产的说法,那这法器所象征的意义称之为无形价值也是理所应当。

    罗定一幅被张建抓住弱点的无奈表情说:“你说得也有道理。”

    “哼,看你还敢不敢小看我,把我当菜鸟的下场是很惨的,这滋味可不好受吧?”看到罗定一幅投降服软无奈状,张建心里越发地得意起来。

    “所以说,你要买这只铜葫芦,就得出一个好价钱,这几千的那就不用说了。”张建感觉到自己已经胜券在握,得意地说。

    “这样啊……既然你都这样说了,而我也确实想要这只铜葫芦,那你看我就出1万怎么样?”罗定看似一步一步的退让,出的价钱也比之前的2000要高出很多,但实际上离张建希望的心理价格还早,所以此时掌握主动权的却是罗定。

    孙国权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他心里也不由得暗暗惊叹罗定看似年轻,但是做起生意来那可是相当的老练,他对此是乐看其成,自然不会拆穿罗定的把戏。

    “呵,出到了1万了,看来是真想要这只铜葫芦,那我就再加把劲,再赚多一点。”

    张建心里相当满意,心里那个爽就不用说了。自然,这都是心里的想法,嘴上是不会这样说的。

    ……

    “2万,这是最高价了,如果不是为了讨个好彩头,我根本不会买一只没有用的铜葫芦,再高的话,我就不买了。”一翻讨价还价之后,当价钱开到2万的时候,罗定的语气也开始强硬起来。

    张建仔细地观察着罗定,他发现罗定脸上的表情相当的坚定,此前从来也没有见过,他知道这也许已经接近罗定能接受的底限了。

    “看来差不多了,哼,不过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买下来那就很傻很天真了,我还有最后的杀手锏没有用呢。”

    想到这里,张建直接说:“2万我是不可能卖的。”

    罗定的脸上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苦笑,说:“那你就开个价吧,咱们都讨价还价半天了,你就是不肯出价,不管是多少,你先开个价,咱们再说不是?”

    张建这回没有说话,伸出一只手掌,叉开五只手指,摇了一下。

    “5万?”

    罗定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一直没有说话的孙国权首先忍不住惊叫出口。在他看来,罗定刚才买的那一只铜葫芦虽然花28000,毕竟是放在店里好生侍候着、擦得光鲜亮丽的。现在这一只,可是挂在外面风吹雨打的,别的不说,光是灰尘就沾了里三层外三层,这样的铜葫芦要卖5万?

    “呵,如果你们觉得贵,那就不要买,就在这店里挑一只怎么样?店里的都是明码标价,咱们也省得在这里扯嘴皮子了。”张建不为所动,平静地说,他确信罗定和孙国权是真的看上了外面的铜葫芦而想买下来,既然这样那自己开价高过对方的心理承受能力一点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不太离谱就行了。

    “你!”孙国权让张建的这句话堵得说不出话来,而实际情况也确实是这样,你如果觉得用5万块太贵,那可以挑别的便宜的。

    应该说,张建的这一招确实厉害,一下子就蒋了罗定和孙国权的军,让两个人无话可说。

    如果不是张建不懂法器,看不出来外面的铜葫芦的真正价值,那今天两个人想买走这只铜葫芦根本不可能。

    老实话,不要说5万了,50万罗定都愿意出,只是这绝对不能流露出来,而且越少钱买进,就能赚得越多,于是罗定摇头说:

    “这个,少一点吧,5万太贵了。”

    “不能再少了,5万的价格已经很实在了。”张建大手一挥,肯定地说,与此同时,他的心不由得砰砰地跳了起来,而且是越跳越快,他感觉到已经胜利在望了!

    “4万,4万我就买下来。”罗定提议说。

    张建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稍稍抬起头,扬起下巴对着罗定,过了好一会才说:“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知道你是一定想买这只铜葫芦的,所以就算我要价再高个1万2万的,你们还是会要的,所以说这个价钱我肯定是不会少的了,你们要就乖乖付钱,不要就拉倒,我也不在乎。”

    孙国权一听不干了,5万在他看来不过是九牛一毛,关键是张建这话太气人了,就算是你心里真这样想、这个也是事实,那也不能嘴上不饶人啊。

    “哼!咱们不稀罕,我们走。”

    “这个……”

    张建这种语气确实让人生气,如果这铜葫芦不是一个宝贝,罗定也马上转身就走,但此时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他更加不可能走了。而且对付这种狗眼看人低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买到这只铜葫芦,狠狠地教训对方一番。

    看到罗定犹豫不决,孙国权也生气了,说:“不就是讨个好彩头么,回头我托人给你找一个百年老店不更好?”

    “呵,百年老店是不少,但是那些店经营的又不是法器,这不合我新开的店啊。”

    ……

    张建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切,心里想这双簧唱得真不错,不过老子就是不相信你这一套,回头你还得来求我卖给你们。

    “得,那你慢慢和他讨价还价吧,我到外面等你。”最后罗定还是没有能说服孙国权,孙国权撂下这句话怒气冲冲地走出去,在张建的眼里这自然是罗定和孙国权配合在演戏,但罗定却是知道孙国权这下是真生气了。

    看着孙国权走出门去,罗定摇了摇头,转过身对张建说:“行,5万就5万吧。”

    “现在5万可不行了,那是刚才的价,现在得6万。”张建嘴角出现了一丝饥笑。

    罗定一愣,正所谓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样无耻的!

    “可以!”

    半天才回过神来的罗定从牙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早这样多好?刚才你如果爽快一点不就省下1万了么?”张建摇了摇头,得意洋洋地教训罗定说。

    今天罗定出来给王韵买法器,一共带了10万块的现金在身上,当下付了钱拿着自己要的铜葫芦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