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还没有从刚才卖给罗定那一只铜葫芦的惊喜之中回过神来。他此前对自己爷爷张柱经营的这个卖铜葫芦的店铺不太在意,在他看来这种用铜做的东西能卖得了几个钱?

    但是,罗定痛快地付出的28000元把他砸得都晕头转向了,直到罗定重新走回到店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回过神来呢。要知道这可是28000元,而不是28块!

    这年头大学本科毕业之后找工作都不容易,就算是找到工作了,月薪2000大元的大把,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卖一只铜葫芦顶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生工作一年又两个月,而且还得不吃不喝!

    “我是不是应该转行了?”

    当罗定问他门外挂着的那一串铜葫芦卖不卖的时候,张建的脑子里正在转着这样的念头,自然也就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罗定的话了。

    虽然罗定话没有说清楚,但既然是一起来的,孙国权也就帮腔说:“我们想买你们挂在大门外的那一串铜葫芦,不知道卖不卖?”

    “这个……那是我们店的招牌,不太方便卖。”张建毕竟是大学生,而且在学校里也是一个活跃分子,甚至还是学生会的一个小干部,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其实,此时张建还处在28000元带来的巨大冲击之中,虽然嘴上说着不卖,但是只要价钱合适,他恐怕连那枚挂着那串铜葫芦的生锈的铁钉都卖出掉。所以,他的这一句话不过是借口罢了。

    罗定和孙国权都是经验老到之人,他们马上听出来张建言不由衷,罗定笑着说:“呵,我觉得外面的那一串铜葫芦不错,所以想买下来。”

    张建一听,心中就是一动。之前对法器有偏见,他没有学这方面的知识,但是再怎么样说自己的爷爷是真正的专家,耳濡目染之下他对这个行当还是有一些了解的。他记得自己的爷爷说过这一行有捡漏的说法。

    “难不成那串铜葫芦是什么宝贝?可是不对啊,如果真的是宝贝,爷爷又怎么会任由那串铜葫芦就这样整天整夜持在外面?”

    在张建的记忆之中,那串铜葫芦从自己小时候懂事起就挂在那里了,如果真的是好东西那以自己爷爷的本事不可能会看不出来。

    “会不会对方看走眼了,打了眼?嘿,一定是这样的。”

    这些念头在张建的脑子里一闪而过,他相信自己已经找到了罗定想买外面的那一串铜葫芦的真正原因——如果不是打眼了谁会把挂在外面几十年没有人正眼看一下的铜葫芦是宝贝?

    “嘿,我得好好地想想办法,非得让这两个想捡漏的人大大地出回血不可,等爷爷回来我正好可以玄耀一番,真的是想不到我也机会主演一起传说中捡漏与打眼的巅峰对决啊!”

    打定主意要痛宰罗定和孙国权一刀的张建并没有松口,一眨眼就想到吊罗定胃口的话,说:

    “我们店里还有这么多的铜葫芦,你们可以随便挑啊,外面的铜葫芦的质量比不上这里面的,再加风吹日晒的,早就已经坏了。”

    罗定哪里不明白张建的心思?他心中暗笑,虽然看样子站在面前的张建比自己要大上几岁,但是罗定却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摆平对方,他相信相对于自己而言,张建这种在温室里长大的花骨朵是招架不住的。

    “其实是这样的,我准备新一家店,你知道开店总是要讨一个吉利的,外面的铜葫芦虽然是风吹日晒雨淋的,但是我要的就是它存在了这么多年头了,它是你们店的招牌,挂在那里这么多年都生意兴隆,如果买回去挂在我的新店的门口,肯定大吉大利!”

    张建一听,马上就乐了,心想:

    “嘿,明明是以为这是一只宝贝想捡漏,却找了这样的一个借口,真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啊!不过这样正好,我可以利用你的这种心态狠狠地赚上一笔!”

    孙国权倒是不觉得这个理由有什么不对。做生意谁不想长长久久、财源广进?新店开张时从别人的店里拿一样东西来象征“借”了好运和财气再正常不过了。于是,孙国权也帮起腔来,说:

    “呵,考虑一下卖给我们吧,价钱方面好说。”

    “嘿,还一唱一和起来了,得,这把戏唱得还真不错。”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罗定和孙国权,张建心里乐开了花,现在一切正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

    **心里认为外面的那一串铜葫芦不过是当招牌用的,卖掉了再换上一串就可以了,他一直在装出为难的样子,不过是为了吊高了卖一个好价钱罢了。

    故意挤了一下眉头,张建装出一幅为难的样子,说:“可是,那是我们店的招牌,挂了几十年了……”

    “这个我明白,挂了这么多年了,有了感情,只是我们真的是想要把这铜葫芦买下来,还希望你能割爱啊。”如果能把这只铜葫芦买下来,暂时装一下孙子又何妨?罗定此时姿态摆得相当低,就算是明知道**是故意装腔作势想抬价也没有一丝一毫生气或不耐烦。

    看到罗定这样,**就更加得意了,“呵,这铜葫芦真的是不能卖啊。”

    “这个,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也不把整串买走了,只买一只怎么样?”罗定真正想要的不过是其中一只,刚才说要买一串是为了留有谈判的空间,这样才能进退自如。

    看到罗定一退再退,张建心里得意极了,把别人拿捏在手里的感觉真爽:

    “这个……你这样诚心诚意,我再不卖就说不过去了。”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罗定高兴地大声叫道。

    就算是知道张建之前是故意装出那幅神情,罗定还是担心张建会大脑短路、不卖给自己,现在听到张建已经松口,罗定心中大定——只要对方愿意卖,那接下来就好谈了,顶多就是多付出点代价罢了。

    “那你们打算出多少钱?”

    “这个……我想出2000,不知道你觉得这个价钱怎么样?”罗定努力想一会之后说。

    张建一听,鼻子都气歪了。刚才罗定那一幅求葫芦若渴的表情仿佛不管这铜葫芦多少钱都会买下来,谁知道真的谈到钱的时候却是铁公鸡一般一毛不拔。

    “冷静,冷静,一定要冷静!他这是故意激怒我,试图混水摸鱼。”张建心里猛对自己大声叫道。

    孙国权一听也不由得乐了,也就乐得袖手旁观看罗定和张建斗法,当然,虽然张建比罗定还大一点,但在他的眼里张建这样的稚儿是不可能斗得过罗定的。

    “不卖!”

    罗定不由得看了看张建,他刚才那一句话确实是想小小地激怒一下张建的,人生气的时候心情自然会受到影响,判断也会出现误差。这一招对于老掌柜来说自然没有用,但张建是一个没有经验的毛头小伙子,很可能会上当。而刚开始的时候张建确实生气了,但却很快就冷静下来,让罗定不由得对他高看了一眼。

    “不卖”两个字虽然简单,但却杀伤力惊人,张建语气也相当的果断,仿佛是真的堵气一般。

    不过,罗定却是毫不在意,继续笑着说:“呵,要不这样您开个价?”

    罗定这叫做一招不成又出一招,在买卖中只要出了价就会暴露出自己能接受的价格底线,刚才张建让罗定出价,罗定报出2000,就是明显告诉张建说你这东西值不了多少钱,我能接受的价钱就差不多这样,你别想要高价。现在看到张建拒绝了自己的报价,罗定就转而让对方报价,就是想看出对方的价格底线。

    而且,有了此前2000的出价做为底子,一个是张建不可能真的狮子开大口——毕竟他得要考虑罗定能接受的心里范围,同时,也可能会一怒之下把自己真正的价格底线说出来。

    这一切看似简单,却是以对人性的了解为前提的,罗定似乎天生就精于此道,使用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果然,张建听到罗定让他出价的话后不由得思考起来:

    “哼,这小子还真把我当菜鸟啊,2000块就想买走一只铜葫芦?哼,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这样也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吧。我得给你一个教训,我得开一个高价,可是如果太高了他又可能不接受,这样反而达不到教训他的目的了……”

    教训罗定的最好办法自然是让他大出血一回,可是张建也知道如果开价太狠了,罗定肯定转身就走,这买卖做不成了那自然就不可能教训得了对方了。所以,张建飞快地盘算自己应该出什么样的价钱。

    “刚才你们从我这里买了一只铜葫芦,花了28000,你们现在要买外面那串葫芦中的一只,只出2000块,这也太没有诚意了吧?”

    张建确实是聪明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也没有说出自己价格,不过他毕竟是经验不足,还是泄漏出自己的心思,那就是说这铜葫芦如果罗定出价不到28000,那就别想拿走。

    罗定自然听出这个味道来,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能用这个价钱买下这只铜葫芦,他千肯万肯!不过这个时候还是急不得,还得徐徐图之,太心急就会引起张建的警惕,那就会坏事。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