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适就好?”孙国权跟在罗定的身后,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我这次买铜葫芦是为了化解尖角穿心煞的,每一种煞的力量都不一样,要用到的法器的等级也不一样,简单来说,煞气的力量越大那法器就要用越好的,真正厉害的风水师能够看得出来煞气有多大,也就能挑选出合适的法器了。”罗定轻声解释说。

    如果是以前,罗定自然不敢夸这样的海口,但现在不一样,之前在王韵家无意之中发现自己右手手心的混沌气团也能感应外界的煞气和强度,自然能做到这一点。

    “你好,我要这只葫芦。”罗定走到柜台前,对依然在忙着打魔兽的张建说。

    “稍等一下,我马上就杀了这只boss了,给我五分钟。”张建头也不抬,只是手上的动作更快了。

    罗定笑了一下,也不急,虽然自己不玩游戏,但是也可以理解为什么张建如此着迷,这和自己最近疯狂地迷上风水和法器的道理是一样的。

    过了一会,在一阵炫目的火光之中,大boss被杀掉后,张建才心满意足地抬起头来看了看罗定,说:“你想买这只铜葫芦?”

    罗定点了点头,说:“是的,没错,多少钱?”

    张建拿起罗定挑中的铜葫芦,看了一眼后说:“我们这里的东西都不能讲价,你挑的这只是28000块。”

    “行,没有问题。”

    罗定没有还价把孙国权都吓了一跳,他不由得说:“这个,罗师傅,这只葫芦值这么多钱?”

    拳头大的东西,就算是用等值的黄金也都快能做出来了。其实,不仅仅是孙国权吓了一跳,就连张建也吓了一跳。

    对于自己爷爷卖的这些东西,张建是一窍不通,在他的眼中这些铜葫芦只有一种价值的衡量标准,那就是个头越大的就越值钱——道理很简单,越是个头大的,用的料就越多,料越多自然比越料少的值钱。

    所以,张建对自己的爷爷把这样的一只铜葫芦标价28000非常的不解,而更让他不解的是,还真的有人愿意二话不说就掏钱买下了。

    “这个……你真的要买?”张建用一幅看到白痴的表情看着罗定,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罗定一听,不由得笑了,说:“怎么,就算是这个价钱高了,我愿意给还不行?现在卖东西的可是你。”

    张建一阵气结,这才是真正的好心让驴给踢了,当下就气道:“行,反正出钱的是你,我有钱赚怕啥?”

    罗定笑了笑,说:“没错,正是这个理。”

    今天罗定就是出来给王韵买法器的,所以带了足够的现金,当场就把钱付了,而张建与七手八脚地把罗定要的铜葫芦包好了。

    拎着装有铜葫芦的袋子,罗定和孙国权往门外走去。

    “这个……罗师傅,你刚才为什么不讲一下价?”

    罗定摇了摇头,晃了一下手里的袋子,说:“做生意当然得要赚钱,不过这种老店开出来的价都比较实在,不会砍我们太多,这是其一。更重要的原因是,这只铜葫芦物有所值,所以我才没有还价就买下来了。”

    孙国权想想也对,罗定从万千的铜钱之中能淘到那一枚价值百万的祈福铜钱就足以证明其眼光,如果这一只铜葫芦不值这个价钱,那是不会这么爽快地就付钱的。

    “这店虽然没有招牌,但是这一串铜葫芦就是真正的活招牌啊。”走出了店门口,看着那就挂在门口一侧的铜葫芦串,罗定不由得心生感叹,一边说一边伸出右手的食指在那串铜葫芦上弹了一下。

    “砰!”

    一丛巨大的灰尘应声而起,顿时把罗定和孙国权都笼罩在其中。

    “咳咳咳……”

    孙国权一阵猛咳,然后就跑出了几步外,半天才顺过气来,大声骂道:“我x,不是吧,这铜葫芦也不擦一下?这么多灰尘!”

    与孙国权不一样,罗定愣愣地站在原地,被灰尘笼罩在里面也仿佛没有感觉到一般。

    事实上,此时罗定的心中仿佛是惊涛骇浪一般,刚才他不过是无意之中弹了一下那串铜葫芦中的最下面的一只,惊起这样大的一堆灰尘也大出他的意料之下。

    自己不过是随手一弹,没有多少力气,这样小的力气是不可能会发出这样的震动的。其实,与其说这些灰尘是被自己弹起来的,不如说是被气场“弹”起来的。

    回过神来的罗定心里激动起来,他伸出右手,慢慢地贴在那只被自己弹了一下的铜葫芦上,然后轻轻地闭上眼睛……

    “没错,绝对没有错!这是一件宝物!”

    罗定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与铜葫芦接触处传来的那强大的气场,心里越发激动起来了。刚才自己弹中那只铜葫芦的时候,就像是当时自刚拿起那枚后来被证明是广宏寺开山祖师所用的祈福铜钱时的感觉一模一样:先是一股莫名的气体窜进自己的右手手心,手心就是一阵胀疼。

    “冷静!一定要冷静!”

    罗定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碰到宝物时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冷静下来,不能让别人看出来自己的异样。别人先不说,站在自己身边的孙国权虽然不懂法器,但是却是人精一个。正所谓财帛动人心,万一让孙国权看出什么来,那可就麻烦大了。毕竟如果是拼财力,罗定差孙国权太远了。

    当灰尘慢慢散尽的时候,罗定成功地平静下来了,他笑着说:“没错,这一串铜葫芦恐怕从开店时挂上去到现在都没有擦过呢,露天挂着灰尘就更大了。”

    “没错,正是这样。”

    看到罗定来不及跑开而弄得满头满脸都是灰尘,孙国权不由得乐了。

    罗定看似不动声色,但是脑子里却是飞快地转动着,他得马上想到一个办法在不引起孙国权和里面的那个年轻人的注意之下把这只铜葫芦买到手。

    “走吧走吧,既然东西买到了,我们就赶紧走吧,也差不多要吃晚饭了,晚上我请罗师傅吃饭吧。”

    孙国权果然没有察觉出异样,连忙催罗定赶紧离开,不过此时罗定又怎么可能轻易离开?按理说先离开再回来是避开孙国权最好的办法,但罗定却不敢这样做。这种好东西虽然挂在这里几十年都没有人发现,可是万一自己离开后再回来时被别人买走了,那岂不是要后悔得把自己给杀了?

    要知道那一枚祈福铜钱卖了100万,而且罗定还是在半卖半送、想通过这枚铜钱与空了打好关系的情况之下卖出的价格,而这只铜葫芦上的气场可不比那枚铜钱弱!

    所以说,这个时候罗定是铁定不会离开这里的,只是这样他就必须想出一个借口来不动声色地拿下这一枚铜钱。

    突然,罗定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办法,他转头笑着对孙国权说:“孙老板,稍等一下,我得看一下能不能买下这一只葫芦。”

    孙国权一愣,问:“啊,为什么要买下这一葫芦?这种挂在外面的东西难道是一个宝贝不成?”

    在孙国权的眼中,罗定是一个捡漏的高手,既然他看中这只葫芦,那就意味着这可能是一个宝贝,只是,看着那沾满灰尘的铜葫芦,他怎么样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这是一个价值千金甚至是万金的宝贝。

    罗定表面不动声色,但马上就提高了警惕,他知道只要此时自己回答不当,说不定就让孙国权察觉出什么来。

    “这家店主人是个高手,如果真的是宝贝,他会把这东西挂在这里风餐露宿的?”罗定满不在乎地说。

    孙国权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如果真的是一个宝贝,是不可能就这样挂在这里的,而且看上面的那灰尘的样子恐怕是在这里挂了几十年了。

    “呵,说得也有道理,如果不是宝贝,你买这东西干什么?”

    “讨个好彩头。”罗定一边说一边往店里走去。

    “讨个好彩头?为什么?”孙国权一脸的疑惑。

    “我打算找一个地方开一间大一点的法器店。”罗定此时已经迅速地把自己刚想到的主意飞快地脑海之中想了一遍,发现没有太大的漏洞,所以说话的信心也就更加足了。

    “原来是罗师傅要开新店啊,那开张时一定去捧场,可是这和你说的彩头有什么关系?”孙国权还是没有想明白罗定到底是什么意思。

    罗定此时已经重新走回到柜台处的张建的面前,他没有马上回答孙国权的话,而是说:“不知道你们店外挂着的那一串铜葫芦卖不?”

    “啊?!”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