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一壶天之后,罗定和孙国权往前走了200多米,果然看到了右手边有一条小巷子,走进去之后七拐八拐又走了几百米后远远地就看到一串由七八只铜葫芦串成的葫芦串挂在一个不大的门口处。

    罗定笑了一下,说:“这里应该就是葫芦张了。”

    孙国权皱了一下眉头,说:“这地方这么难找,会有生意么?”

    确实,这种地方虽然看起来离风水街不远,但是这七拐八拐的一般人根本找不到,从做生意的角度来说确实不好,毕竟现在已经不是酒香不怕巷子深的年代了。

    “这种店做的都是熟客的生意,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罗定知道这样的店一般都是多年的老店,在圈子中肯定是有很好的名气、有足够的客户,所以门面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这倒也是。”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挂着铜葫芦串的门口,抬头一看,确实很不起眼,甚至是连一个招牌也没有,看来所谓的“葫芦张”也不过是行内人叫的名字。

    看到这种情形,罗定相当的高兴,他知道也许在这里就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如果没有一点实力,一个连招牌都没有的店是不可能经营得下去的。

    罗定抬脚就往里走,孙国权自然是紧跟其后。

    刚一走进店里,罗定不由得眯了一下眼睛——里面的光线有一点暗,不过当罗定习惯后张开眼睛一看周围,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这房屋有近百平米,除了一个柜台之外,就都是贴墙竖着的直顶天花板放着的货架,上面是一只一只紧紧地挤在一起的铜葫芦。

    “这个……也太多了一点吧?”孙国权看清了房间里的环境之后,也不由得惊讶地说。

    罗定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下巴,点头同意说:“确实是很多,说是葫芦之家也不过分了,看来这‘葫芦张’是名幅其实啊!”

    看了一眼柜台,罗定就是一愣,在他看来经营这样的一家店的应该是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但他看到的却是一个年纪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张建根本没有注意到有人进来,他的双眼正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一手按在键盘上,另外一手则握住鼠标,一阵接一阵急促的敲击声连串地响起,在寂静的店里非常清晰。

    罗定笑了一下,知道这个年轻应该不是这店的主人,很可能是儿子或者是孙子之类的,真正的主人可能出去了,所以这个可能在玩游戏的年轻人临时来帮忙看一下店的。

    罗定猜得没有错,这店是张建的爷爷张柱的,现在正放暑假,在深宁大学读大一的他无所事事,整天窝在家里玩魔兽,那可是杀得一个天昏地暗。

    张柱看不过眼了,再加上最近几天要出门拜访老朋友,所以就把张建抓来替自己照看几天店。在他看来,只要把孙子挪出家,那就肯定是玩不了游戏了,毕竟那条叫什么网线的东西店里可没有。

    “嘿,爷爷落后了,现在这年头,上网哪里还用得着网线?有3g啊!”

    张建在爷爷走之后,把笔记本电脑搬到店里就继续在魔兽世界里拼杀起来。反正这店里的客人少,和家里倒是没有多大的差别,更爽的是爷爷在这里藏了不少的好茶,这几天他可没有少糟蹋,想起这个张建就是心里很得意:

    “哼,你不是让我帮你看店么?那就得弄点好东西来补偿一下。”

    罗定看到张建还在盯着电脑,知道一时半会结束不了,就自顾自地走到货架前拿起货架上的铜葫芦看了起来。

    “这里的铜葫芦怎么样?”孙国权看着满屋子的铜葫芦他就是一阵发晕。

    “都相当不错!”

    罗定已经看了十来个铜葫芦了,让他惊讶的是这十来个铜葫芦竟然都有气场,尽管气场的强弱不一,但与风水街的那些摊档上十个之中都不一定有一个有气场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哦,怎么才能看得出来是好东西?”

    孙国权的眼珠转了一下,拿起一只铜葫芦在手里捏了一下,还是没有感觉出什么来,在他的眼里这些铜葫芦除了大小之外似乎都长得一样。

    罗定知道孙国权虽然好风水和法器,但却所知不多,这样的人往往就有很大的好奇心,希望像自己这样的专家能告诉他一点“秘诀”。

    为了在孙国权的心目中树立起自己的权威,罗定想了一下说:

    “看葫芦法器,第一个要看的就是形体,好的葫芦法器的形体必然正,所谓的正就是形体要端正匀称,线条要流畅,重心要稳。我们知道,铜葫芦是用来化煞挡灾的,如果葫芦本身都不端正匀称,那又怎么可能担当得起这样的重任?”

    “第二个就要这些铜葫芦上面的饰纹,比如这一只,上面就有盘龙,而盘龙抱着八卦。这些饰纹是法器气场——也就是法力的来源。因此,这些饰纹必须要清晰和精准,正所谓差之毫毛,缪以千里,如果法器上的这些饰纹做得不清晰、做得不准确,那是不可能有法力的,也就不可能化煞挡灾、改变恶风水的。”

    “葫芦张这里的铜葫芦做工相当精致,而且纹饰也相当的清晰和精准,所以我才说这里的铜葫芦是好东西。”

    “原来是这样,那我明白了。”孙国权似乎听懂了一般点头如捣蒜一般说。

    看到孙国权这种表情,罗定心里不由得微微一笑,他知道别看孙国权是一幅明白了的样子,但是如果让他自己去挑一只铜葫芦,百分之百挑不出好东西来。

    罗定说的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话,确实是挑选葫芦时的方法。但是所有的方法都是知易行难,比如说,谁都知道法器要形体端正,但是一只葫芦摆在面前一般人是根本没有办法看得出来它是不是形体端正——除非这只葫芦是歪脖子得很明显。又比说,谁都知道法器上的饰纹要清晰和准确,但是又有多少人对清晰和准确做到心中有数?

    所以说,罗定一点也不担心自己把这些东西告诉孙国权后孙国权就不找自己看风水和买法器了。

    “我们家乡有一句老话,叫做‘工多手熟’,其实意思就是熟能生巧,淘法器也是这样,看得多了,把玩得多了,自然就知道怎么样去挑了。”

    罗定嘴上是这样说,这也是至理名言,但他知道这对于自己来说却是不太适用,谁叫自己的右手拥有能感应法器的异能呢?

    “对了,罗师傅,这里这么多只葫芦,我们买哪一只?”孙国权好奇地问。

    “法器不一定要贵,只要合适就好。”

    罗定说着,拿起一只拳头大的铜葫芦就向柜台走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