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华明当然不可能随时带着5000块钱在身上,他得先去银行取钱,所以也就和罗定往一家银行走去。

    看了看走在自己身边的年轻人,赵华明不由得有一点好奇,笑着问:“我姓赵,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罗定早就察觉到赵华明的气度不凡,当下心中一动,拿出刚刚印好的名片递过去说:“赵先生,你好,这是我的名片,日后多多指教。”

    赵华明接过名片一看,发现上面当中印着“罗定”两个大字,然后抬头处却是印着“善缘居”三个相对较小的字,然后就是电话、住址之类的内容了。

    “善缘居?”赵华明的心里不由得嘀咕起来,不过反过名片一看,他马上就明白罗定是干什么的了。

    “呵,原来罗先生是经营香烛的啊。”

    点了点头,罗定说:“是的,目前我们的店主要经营香烛,不过接下来我会把经营的重心转移到法器上去,当然,从大的范围上来说香烛也是法器之一了。”

    “法器?”

    “是的,比如说赵先生你刚刚买走的这只小玉葫芦,就是法器的一种了。”罗定镇静自若地解释,似乎听不出赵华明语气中的质疑一般。

    “呵,我原来以为罗先生是玩古董的,原来想不到是玩法器的。”赵华明原本确实是以为罗定是玩古董的,此时听到罗定的话,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误会了。

    “这两者其实有相通的地方,还是拿这只小葫芦来说,我从法器的角度认为它是一件好东西,而您从古董的角度也认为它是一件好东西,所以我觉得我们是有合作的空间的。”

    作为一个优秀的生意人,首先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抓住一切机会来推销自己和自己的产品,罗定此时就正是这样做的。

    赵华明点了点头,他承认罗定说得确实有道理,于是就笑着说:“行,希望我们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

    赵华明对罗定的第一印象很好,虽然年轻,但是说话不卑不亢,条理很清晰,这相当的难得。

    “铃……”

    在赵华明去自动柜员机取钱的时候,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罗定接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把爽郎的声音:

    “罗师傅,你在哪里?”

    罗定就是一愣,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行业一般把风水师尊称为“师傅”,看来自己现在也是享受这一待遇了,打电话来的正是孙国权。

    “呵,我就在风水街这边。”罗定笑着说。

    “我也到风水街了,具体在哪个位置?我去找你。”

    “就在风水街头的那个银行自动柜员机处,我就在这里等你吧,你一来就看得到我了。”罗定说。

    为了方便做生意的人取钱,不少银行都在风水街这里设了自动柜员机,而且都集中在一片不大的地方,是一个很好找的地方。

    “好,一会见。”

    刚挂了电话不久,赵华明就取钱出来了,把钱递给罗定然后接过罗定递过来的小葫芦验明是刚才的那一只后说:“罗先生,日后再联系。”

    “好的,日后联系。”

    罗定看着赵华明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赵华明最后的那一句基本上是客气话,会不会联系那可就真的说不准了。

    “咦,那个是赵华明?”

    突然,罗定身后传来了孙国权的声音。

    罗定回身一看,发现西装笔挺的孙国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了,“什么赵华明,你说的是刚才离开的那个人?”

    “刚才离开的那个人就是赵华明啊。”孙国权走到罗定的跟前说。

    “我只知道他姓赵,对了,赵华明是什么人?”罗定好奇地问。

    “一个大人物,你怎么认识他的?”孙国权神秘地说。

    罗定耸了耸肩,说:“我刚才在路边摊用300块淘了个小的玉石葫芦,转手5000卖给了他,就这样。”

    “什么,你还要他的钱?多少人想送他东西都不得门而入,你倒好,300块钱买来的东西5000卖给他,还赚了他的钱!你知道他是谁么?他是我们深宁市的前市长,赵华明,他可是在深宁市做过两届的组织部长,然后是两届的市长,这样的人你知道能量有多大么?甚至有人说,整个深宁市,他经手提拔的干部就有超过一半!”

    与罗定这样刚来深宁市的乡下小子不一样,孙国权在这方面就老手太多了,官商官商,商又怎么可能离得了官?生意做到他这个份上肯定得注意这方面的信息,对赵华明这样的大人物他是下过一番功夫研究的。

    此时听到罗定竟然在赵华明的身上狠狠地赚了一笔,不由得大摇其头,与赵华明拉关系的最好机会就这样被罗定浪费掉了,不过这也怪不得罗定,罗定也不认识赵华明啊。

    想到这里,孙国权深深后悔自己刚才来晚了,如果有自己有身边提点一下,那情况就大为不一样了,不过现在一切都晚了。

    “如果他真的是你所说的那个前市长,他会在意这点钱?”罗定满不在乎地说。

    孙国权一想,发现罗定说的确实有道理,对于赵华明这样的人来说还真的不在乎这点钱,甚至可以说如果罗定送给赵华明,赵华明还不会要。从这方面来说,罗定也许狠赚了赵华明一笔不是什么坏事。

    “嘿,你说的倒也有道理啊。”孙国权想通了这些道理之后也笑了。

    “我把自己的名片给他了,日后有没有机会就只能看老天的安排了。”罗定明白孙国权想攀上赵华明这棵大树的心思,也就给他透了一个底。

    孙国权一听双眼一亮,马上说:“他收下了?”

    看到孙国权这种反应,罗定不由得笑了,说:“收下了,可能转手就扔了,这说明不了什么。”

    如果能借此与赵华明拉上关系,罗定自然是千百个愿意,但是如果拉不上关系,罗定也不会觉得可惜。拥有了异能之后,罗定的心气也高了起来,赵华明在他的眼中也就是一个优质客户,没有了张屠户,难道就要吃带毛猪了?能把赵华明发展成为自己的客户当然好,如果不行,那他也不强求,所以他也就没有孙国权那样在意这个事情。

    “嘿,说的倒也是,不过如果真的是搭上线了,得为我引见一下。”孙国权笑着说。

    “没有问题,对了,我说孙老板,你今天来找我什么事?”正所谓花花轿子众人抬,如果真的是和赵华明拉上关系,机会又合适,罗定是不会介意帮孙国权一个忙的。

    “嘿,也没什么事情,我今天没什么事情,就来找你,打发一下时间呗。”孙国权笑着说。

    罗定根本不相信孙国权的话,道理很简单,自己与孙国权又不是朋友,他无聊会打自己打发时间?这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可能。所以,孙国权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事情,不过既然孙国权不说,罗定也不问。反正如果孙国权真的想说,那他迟早都会说出来。

    “呵,你没事不过我有事,我还得去淘一件法器,急着用,可没有空陪你啊。”

    罗定今天出来是为了买一只能化解王韵父亲窗口的尖角穿心煞淘法器,刚才在小地摊上流连了不少时间,钱是赚了几千块但正事还没有办呢。

    孙国权他笃信风水,对法器也是情有独钟,要不也不会一掷百万来讨好空了了,此时听到罗定说要去淘法器,双眼马上就亮起来了:

    “哈,罗师傅,不知道我能不能一起去?我想再次见识一下罗师傅的本事。”

    罗定心中一动,他之前就想到孙国权今天来找自己一定是有事情,再加上现在所说这句话,他倒是琢磨出孙国权的心态来了。

    “看来不是没有事情,而是有事情,而且是和风水或者法器有关,只是还不太相信我,所以才不说,跟着我一起去淘法器,不过是想借机再看看我的本事罢了。既然这样,那就一起来、我好好地再露一手,让你见识一下,哼,我非得让你佩服得五体投地不可!”罗定心里暗暗下决心。

    罗定笑着说:

    “如有什么不方便,孙老板,我们走吧。”

    罗定知道孙国权是做大生意的人,可不是没有见识的山樵野夫,要想让这样的人信服自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有钱人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不过罗定对此毫不在意,他相信自己有的是本事让孙国权撒出钱来。

    当下,罗定和孙国权一起向风水街走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