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宁市是一个绿化相当好的城市,宽大的街道的两侧面不惜血本移植来四五米高的树木,所以一两年下来就已经是绿树成荫。在这些树荫下的人行道上往往会摆一些小摊,生意也会相当不错。

    罗定此时正沿着这样的一条人行道慢慢地走着,手里正拿着一串臭豆腐津津有味地吃着,这是他刚刚才从一个小摊里买来的。说是臭豆腐,其中已经没有什么臭味了,所以他还能接受。

    罗定此时心情相当好,甚至是哼起了小曲:“我是一只小小小鸟,怎么飞,却飞也飞不高……”

    “咳咳……”

    罗定一通猛咳,然后就“咒骂”道:“我x,这音也太高了一点吧……”

    罗定此时有理由高兴,而且是高兴万分。刚才在王韵家看风水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右手的异能竟然还有另外一个妙用——就是能感应外界的气场。

    原来罗定以为自己的右手只有接触到法器才能感应到有没有气场,但刚才无意之中他发现当他的手对着尖角煞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尖角煞形成的无形煞气。这个发现对于罗定来说无疑又多了一件利器,也就意味着从今以后只要怀疑某一个地方的风水不好,就可以拿手去测一下。

    “嘿,看来我这手就像是一只万能电表啊!既可以测验出风水不好的地方的气场,又能测出法器上的气场,真的是太奇妙了!”

    用手测出风水不好的地方的坏气场强度,然后依此去挑有同样强度好气场的法器来瓦解坏气场,这种组合绝对是无敌的!

    而且罗定还发现,风水不好的地方的气场不像法器上的气场那样给人温暖和舒适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有如刀子一般寒冷,发现了这个之后,罗定日后又多了一件利器,只要用手一测,就知道风水是好是坏!

    发现自己竟然拥有这样的“神通,罗定绝对是欣喜若狂!

    拐过弯,风水街已经远远在望,但罗定的视线却被一百多米远的几个摊子吸引住了,三五下把手里的臭豆腐吃完就往那几个摊子走去。所谓捡漏那就是谁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在什么时候会有宝贝出现,正常来说这种小地摊上都是假货,但谁又能保证没有好东西呢?

    所以既然碰上了,罗定就不放过。

    这样的小摊在深宁市的大街小巷经常看到,摊主就用一块一米多宽,近两米长的深色布铺在地上,布上摆着一堆铜钱、几只玉器,再加上几幅字画,甚至还有摆上风水罗盘的——当然,摊子上的东西真假难辨。

    罗定在其中的一个摊子前蹲了下去,右手扒拉着摊子上的东西,他知道在这种摊子上不要说是宝贝了,能淘到一件真的东西都算不错了。不过,罗定还是乐此不疲,这些摊子卖的虽然是假货,但是却还是有见分见识的——想忽悠人也得有一点真本事不是?

    罗定知道自己虽然有异能,但是在知识和见闻上就差远了,就算和这些摊主海阔天空地扯上半个小时,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

    “我说老板,你这摊子上可没什么好东西啊。”罗定笑着说。

    “嘿,如果我这里真有钧瓷,我还用得着出来摊摆么?”坐在一个木板凳上的蒋天对罗定的“出言不逊”毫不在意,笑着说。

    罗定一听也乐了。正所谓“黄金有价钧无价”、“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件”,从这话就可以看得出来钧瓷的珍贵了,所以蒋天的话是很有道理的,如果摊子上真的有钧瓷,是不用出来摆摊了。

    “嘿,老板你这是实话。”罗定笑着说。

    “我看你也是实在人,我摊子上的东西你随便挑,真看上眼了,我们再谈价钱。”蒋天这接下来的一句话马上就把话题拉回到生意上来,正所谓“三句话不离本行”,“欲扬先抑”,跑惯江湖的人对这些招数那可都是炉火纯青的。

    “行,我挑一下。”罗定当然不会客气,摊子上的每一件东西他都拿起来仔细地看了起来。

    罗定在挑选这些东西的时候,先是光凭自己的眼光来判断是不是好东西,有了结果之后才会运用自己的异能来鉴定,这是因为他知道就算有异能也不能什么时候都依懒,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永远也不会进步的,所以他才这样有意识地锻炼自己的眼光。

    把摊子上的东西都看了大半之后,罗定拿起一只小葫芦,心中一动,仔细看了起来。葫芦不大,也就是一只姆指大小,但打磨得倒是很精致,那光滑的程度可以看得出来曾经经常有人拿着把玩,所以通体滑溜,拿在手里手感相当不错。

    整只小葫芦只有在下半部的地方隐隐约约刻着一只阴阳鱼,除此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可惜了。”罗定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葫芦是法器之一,用途广泛,可化煞、挡灾、化病、避邪、调整不好的气场,正是他今天出来想淘的法器。

    一般来说,用作法器的葫芦,不管是玉质、石质又或者是铜质的,葫芦身上往往都会刻有阴阳鱼、八卦等等能凝聚强大气场的图案,也正是因为这些图案与葫芦本身相配合,才会产生奥妙无穷的功用。

    罗定拿在手里的这只小葫芦可惜的是只在上面只刻了一只简单的阴阳鱼,所以做工虽然精致,但是气场却不够强大。

    暗暗用右手的异能测试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罗定只在这只小葫芦上感觉到很微弱的气场。

    “老板,这只小葫芦卖多少钱?”

    罗定想了一下,还是决定买下这只小葫芦,蚊子再小也是肉,自己也不可能是天天都能捡到祈福铜钱那样的大漏,再说了,那样的东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买得起的,自己马上要开店,总得有一些大路货色,而这只小葫芦虽然不是上品,但也算是一件好东西,起码比一点气场也没有的法器好太多了。至于计划给王韵的父亲买的葫芦,那就只能再找了。

    “这可是好东西啊……”

    “老板,你就别废话了,好东西就不说了,你这摊子上有几件东西能着点边际的,你清楚,我也知道,这只小葫芦是唯一一件我会买的东西,你就开个实在价。”

    罗定没有等对方的话说完,马上就打断了,他知道这种小摊的摊主那可都是能舌吐莲花的人,如果让对方把话匣子打开了,那说个三天三夜也停不下来,废铜也能变黄金,所以得首先在气势上压住对方。这方面他可算得有很丰富的经验了。

    果然,被罗定这一打断,蒋天的气势顿时降了下来,确实如罗定所说的那样,整个摊子里最拿得出手的就是这只小葫芦,这说明对方是个识货的老鸟,对这种人如果开价高了,肯定会转身就走,当下蒋天也就断了大赚一笔的想法,转而笑着说:

    “行,那我也就不多说了,这小葫芦,500拿走,这可是玉做的小葫芦,光凭这个都值不少钱了。”

    小葫芦在手上上下抛了几下,罗定想了一下,说:“这是玉的?是玉石吧,一口价,300,多一分我就不要了。”

    别看玉和玉石只有一字之差,但是相去就有千里。在这一点上,蒋天可蒙不了罗定。

    蒋天不由得就是一声苦笑,罗定开的这个价很毒,给了自己赚头,但又不会让自己赚得太多,正好是卡在不上不下的地方,但是这也进一步说明自己面前的这个小伙子是明眼人,和这样的人做生意想狠砍对方一笔那是不可能的了。

    “行,300就300。”蒋天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后也就爽快地答应了。对于他们这种小摊来说,经营策略很简单,有机会狠宰一刀当然不放过,但是如果没有这样的机会,那能赚多少算多少。

    付了钱之后,罗定站起来继续往风水街走去,他的右手捏着小葫芦让它在手心里转来转去,心里也是相当的高兴。

    这只小葫芦在地摊上卖300,如果搁在大商店里没有3000下不来,这一转手就是十倍的价钱,也算是捡了一个小漏。

    “嗯,回去再好好的拭擦抛光一下,定价5000放店里卖吧。”罗定心里盘算着。

    “这位先生……”

    罗定刚站起来走不到三步,身后就传来了一把声音。罗定一愣,停了下脚步回头望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