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

    回到善缘居的时候,才刚刚九点,王韵拉开卷帘门,稍稍收拾一下就开始一天的生意了,不过心忧自己父亲的病,再加上又不知道罗定是不是能淘到好的法器,她的心思根本不在店里。

    “早知道就跟他一起去风水街看看好了。”王韵心里暗暗后悔,其实,就连王韵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心思不宁不过是因为罗定此时不在店里罢了。

    时间慢慢地溜走,其间有几个人进店买香烛,王韵也没有心思和他们讨价还价,基本上都是按进货价卖掉了,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坐在柜台后的椅子上发呆。

    “你好,请问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罗定的人?”

    王韵发呆时候,面前却响起了一把声音,把她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发现自己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正满脸笑容地看着自己。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王韵心里马上就冒出这样的一个念头。与此同时,她也迅速地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

    王韵这些年做生意早把眼力练出来了,她一看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纪在四十到五十的中年男人挺着的肚子然后就是红光满面,大热天的身上还穿着的是一套剪裁得体的深黑色范思哲西装,脚上穿着的是一双擦得一尘不染的皮鞋,手腕上那露出的手表闪着冷俊的光芒。王韵眼角的余光甚至还瞟到停在路边的一辆崭新的奔驰,虽然型号她不太认得,但是看那车庞然大物般的架势,绝对不是便宜货。

    “这是一个有钱人,可是他为什么会找罗定,罗定什么时候认识这样的一个人了?”王韵的心里直嘀咕,罗定来深宁市不过几个月,大多数的时间都在店里。正常来说,他是不可能认识这样的有钱人的。

    “这个……请问你是谁?”王韵当下警惕地问。

    孙国权商海浮沉多年,绝对是一个人精,他一看马上就明白面前的这个俏丽的少妇心里的想法,不由得有一点无奈,自己竟然被当成是居心叵测的人了。

    不过,孙国权也没有办法,他要想找到罗定,就得先打消眼前这个俏丽少妇的疑心,于是笑着说:“我是罗师傅的朋友,我们刚认识不久,你也就没有见过我。”

    “罗师傅?罗定什么时候叫罗师傅了?”王韵心里想,更加迷惑了,望着孙国权的眼光也就更加警惕起来。

    “我这里没有这个人。”搞不清楚状况的王韵决定先不管三七二十一,否认了再说。

    “这个……”

    孙国权发现自己接下来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半晌,孙国权才回过神来,想了一下,说:“我叫孙国权,前几天罗师傅不是卖了一枚百万的铜钱么?我就是买这枚铜钱的人,我叫孙国权。”

    王韵一听,心里更加担心起来,这事情她当然知道,这其中的60万用来还自己欠下的高利贷呢。

    “难道是罗定骗了这个叫孙国权的人,现在人家找上门来算账了?”

    王韵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要不一枚铜钱哪可能卖得出这样的高价?其实,之前罗定把支票带回来说是自己捡了一个大漏时,王韵还是有一点不相信的,第二天她还专门到风水街问过,这样的大漏在风水街哪里藏得住,早就传开了,打听到确实有这件事情后王韵才相信了罗定的话,但是现在看来事情远没有这样简单。

    “不认识,这里没有这样的一个人,你说的这事情我也没有听说过,什么铜钱的,我不明白。”王韵想到这里更加不可能承认罗定在这里。

    孙国权一听,哭笑不得,不过他也怪不得王韵,毕竟自己这样贸然找上门来,也难怪王韵会有别的想法。

    “呵,我不是找罗师傅的麻烦的,我只一些问题想请教一下罗定罗师傅罢了。”孙国权笑着解释说。

    但很显然,孙国权的话根本没有要消王韵的疑惑,一时之间两个人就你瞪我,我瞪你,愣在那里。

    过了好一会,王韵摆在柜台上的手机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铃声,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才笑着说:“是孙老板是吧,罗定去风水街了。”

    孙国权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王韵的态度一下子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不由得好奇地问:“你刚才还不愿意告诉我罗定罗师傅去哪了,怎么突然之间就又告诉我了?”

    王韵扬了一下手机,笑着说:“刚才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已经偷偷地拍了你的一张照片传给了罗定了,他回信息说如果你有事情可以直接去风水街找他,还让我把他的手机号码给你。”

    孙国权不由得哑然失笑,不过倒也是对面前的这个年轻的俏丽少妇佩服不已,于是就笑着点了点头,说:“行,那我就去风水街找他了。”

    接过王韵抄在纸条上的罗定的手机号码,孙国权转身向停在路边的奔驰走去,很快就消失在王韵的视线之外。其实那天晚上把罗定送回这里的时候孙国权就问罗定要过手机号码,只是那个时候罗定还才刚刚大发一笔横财,回到的时候又已经是深夜,哪里来得及去买手机?也正是因为这样,才闹出今天的这一摊事情来。

    “看来罗定这小子,真的是慢慢地混出人样来了啊。”

    王韵自言自语道。这个叫孙国权的人愿意用100万来买下一枚铜钱,而且是心甘情愿,那就说明两个问题,一个是罗定有这个能力淘到好东西,而这个叫孙国权的人有的是钱,而且笃信风水。

    对于一个风水师来说,大老板就是最好的客户,而且更重要的是通过一个老板就可以认识到一群老板,这样就能迅速扩大客户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罗定确实在因缘际会之下迈出了重要的一步。

    当然,王韵并不知道,这一切是罗定有意经营的结果,可以说孙国权今天之所以会出来在这里,是罗定有意“引诱”的结果。

    孙国权的到来打断了王韵的愁思,她也收拾起心情开始做生意,很快店里就来了不少客人,她也开始忙碌起来。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