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韵姐,你来这里看一下,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罗定站在窗前,指着窗外说。

    王韵一听,连忙走到了罗定的身边,顺着他指的方向望了出去,不过她看了好一会还是没有看出什么异常来,不由得疑惑地问:“罗定,我看不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王韵就站在罗定的身后,两个人离得很近,罗定闻到从王韵身上传来的阵阵幽香,心神又不禁摇晃了一下,他发现自己似乎越来越抵挡不住王韵这成熟的少妇的诱惑了。

    偷偷地深吸几口气,罗定试图用这种方式平静一下自己慢慢加速跳动的心,但却发现这根本没有效果,因为他一深呼吸,进入鼻子里的香气就越重,心也跳得更快了。

    “这个……你看到那一个亭子没有?”罗定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指了指几百米之外的一个亭子说。

    “哦,我看看。”似乎是角度不太好,王韵看不到罗定所指的亭子,又往前一小步。

    罗定的身体不由得猛地一下子僵硬起来,因为刚才自己的背上似乎被一团温热柔软碰了一下,虽然一碰即分,但是却让罗定如临大敌一般一动不敢动。

    “哦,我看到了,可是这有什么问题?”罗定站在窗前,王韵要想看清楚窗外的情况自然得靠近罗定,心急自己父亲病因的王韵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前胸基本上已经贴到罗定的后背,只要一不小心晃动一下就会与罗定的身体发生接触。

    “那里应该是一个公园的亭子,看到那个亭子飞起的檐角没有?那个檐角是三角形的,最前端形成一个尖角,就像是一把刀一样,直直的刺过来。”罗定解释说。

    “这是尖角煞?”王韵有一点疑惑地说。

    王韵虽然经营香烛店,但接触风水不多,虽然听说过一些尖角煞、反弓煞之类的名词,但是却不精通,在罗定的提示下好不容易才想了起来。

    罗定点了点头,脸上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准确来说,应该叫尖角穿心煞。那个亭子飞起的檐角形成了尖角煞,如果我们坐在这书桌前,就会发现这个尖角煞刺过来的位置刚好是我们的心脏,所以叫尖角穿心煞,这种煞气相当的重,长期处于这种煞气的冲撞之下,后果堪忧。”

    “啊!”王韵听到罗定这样说,不由得惊叫出来。

    “我想,王叔应该是时常感到心绞痛吧?而且,你带他出去检查身体的时候,他的这种症状有所减轻,但是只要一回来,就会加剧,是不是?”这种尖角煞形成的气场直指人的心脏,最先感觉到不适的也肯定是这个部位,出去检查身体由于离开了这个房间,自然就不会受到尖角穿心煞的影响,所以心绞痛的症状则会减轻,所以罗定才敢这样断言。

    “没错,正是这样。”王韵这下是心服口服,对罗定的话深信不疑。

    “这窗平时不开,外面的那个亭子又是新建的,所以也就没有留意,再加上王叔又经常在这里看书,所以才会深受其害。”

    “嗯,应该是这样的了,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王韵急忙问。

    “这个……既然找出问题了,那解决的办法就很简单了。”罗定稍稍地挪了一下身体,然后慢慢地转过身来和王韵面对面站着。

    “啊。”

    王韵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站得离罗定太近了一点,惊叫一声后退了一步,脸也马上变得通红,就像是要渗出血来。

    “这个我想应该……”

    罗定的话说了半截就停住了,王韵近一米七的身高,算是高挑的,但是罗定比她还高出一个头,他刚才说话时无意之中一低头,居高临下从王韵开着的衣领看下去,一条深沟晃得他话也说不下去。

    俏脸通红的王韵半天没有听到罗定的话,不由得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顿时双眼一瞪,嗔声说:“看哪里呢。”

    “啊!!”

    被王韵抓了现行的罗定吓了一大跳,人也往后退了一步,只是他与王韵之间的距离本来就不大,再加上他身后就已经是书桌了,这一退之下屁股撞到了书桌上,而他的双手自然而然地就撑在书桌的桌面上,身体也往后仰去,他现在这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仿佛他是一个小羔羊一般,而王韵才是一只好色的大灰狼一般。

    “嘻。”

    看到罗定这样子,王韵不由得笑了出来,人也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与罗定的距离。虽然王韵未经人事,但她年纪比罗定大上不少,再加上女孩子本来就早熟,对男女之事自然也就比罗定更加熟悉,所以此时王韵虽然也是心中暗羞愧,但是看到罗定那面红耳赤的样子,心里也是暗自偷笑。

    如果不是心忧父亲的病,王韵这个时候恐怕会好好地捉弄一下罗定,想起罗定刚才盯着自己有胸前看时那色迷迷的眼光,她的心里就是一阵又怒又羞又喜。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换一个房子?”

    看到王韵已经离开自己有好一段的距离,罗定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事实上在城市里,这种尖角煞、光煞等形煞是避无可避的,一套房子刚开始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形煞,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它旁边就会建起别的建筑物,就有可能形成煞气,难道我们一碰到这样的情况就换一个地方?”

    王韵皱起眉头,说:“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就这样继续住下去?”

    “当然不可能就这样继续住下去。”罗定断言否定说。

    这类由墙角、屋角或者是屋檐等形成的尖角煞,虽然在肉眼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它形成的那一股尖锐的气场轻则会让人诸事不顺、官非口舌多,重则疾病不断、杀人于无形,试问这样的地方又怎么可能什么都不做就继续住下去?

    “其实这类煞气是可以化解的。”

    “可以化解?用什么来化解?”王韵马上就接着问。这事情可是关系到自己的父亲的健康,她又怎么可能会不着急?

    “这种尖角穿心煞,可以通过法器来化解。”

    “通过法器来化解?”

    “是的,所有的煞气其实就是气场,也就是说窗外的那个亭子飞起的檐角形成的气场影响了我们人体的气场,所以解决的办法就是通过法器来影响尖角煞的气场,这样就能达到化煞转吉的目的了。”这几个月来,罗定在风水上可是下了大功夫的,这一套理论说起来自然头头是道。

    “那我们要买一个什么样的法器?”

    “韵姐,你放心吧,这就交给我了,我去淘一件好法器来,再把这法器挂到这窗户的窗檐上,化掉那冲过来的煞气后就没有问题了。”罗定充满自信地说。

    在看风水方面,罗定得靠自己的眼力,但是说到挑选法器,他可就心中有数得多了——凭借着右手的异能,还有什么摆不平的?

    “好,那韵姐就看你的了。”王韵笑着说。

    罗定沉吟了一下,说:“事不宜迟,不如这样,韵姐你先回去善缘居开门做生意,我现在就去风水街看看,看看能不能淘到好东西。”

    王韵本来是想跟着罗定一起去的,不过如果两个人都去了那店里就没有人照看,一天的生意就泡汤了,再加上自己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当下只得点头说:“行,那就这样办吧。”

    和王韵一起离开她的家,罗定在小区的门口就与王韵分道扬镳,直奔风水街而去。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