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善长的还是法器和香烛这一块,做生意是做生不如做熟,所以我想我们还是继续做这一行。”

    王韵点了点头,她原来还担心罗定年轻会冲动冒然进入一个两人都不熟悉的行业,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是多虑了:“你说得没有错,做生不如做熟,别的行业我们不熟悉,不顾一切转行的话对我们来说挑战太大了。”

    “是啊,不过,我想我们可能得重新找一个铺位。”其实,王韵是想多了,拥有异能的罗定又怎么可能会改行干别的,放弃这样的利器那就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

    “再找一个铺位?现在的这个不好?”王韵皱了一下眉头。在她看来善缘居的铺位虽然小了一点,但是位置不错,而且这么多年经营下来也有了稳定的客源,算是相当不错的。

    “善缘居现在的经营是不错的,每个月的利润也有近五千块,但是我看了一下历年来的帐本,这个利润额已经有四五年没有大的变化。也就是说如果我们再在这里经营下去,就算是我们再更加努力,可能能赚多一点,但是却也多不了多少。”

    善缘居的经营情况王韵比罗定要清楚多,她知道罗定说的是对的。

    罗定稍稍地停了一下,等王韵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之后,才又接着说: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努力不努力的问题了,而是善缘居所在的位置和客户群决定的。善缘居地处城中村,虽然还算繁华,但是毕竟这里的人的购买力有限,买的又是一般日常用的香烛之类,这类东西的利润相当的低,所以虽然我们现在的销量不错,但是利润却是始终上不去。”

    “那你打算在哪里找一个铺位?”王韵让罗定说得心动起来,做生意的谁不想赚更多的钱,她王韵自然也不例外。

    “我打算在深宁市的福山中心区的写字楼那里找一个铺位。”罗定说。

    “啊!在那个地方找一个铺位?”王韵不由得低声惊叫着说。

    深宁市一共有六个区,其中福山区是整个城市的中心区,罗定所所说的地方又是福山区的中心位置,那里写字楼林立,是整个深宁市的经济中心和金融心脏,无数国内的大公司和跨国公司都在那一片设立总部或分部,在那种地方找一个铺位,而且经营的是香烛这类东西,这太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了。

    对于王韵的这种反应,罗定早有心理准备,他笑着说:“韵姐,我是这样想的。这世界上最信风水的人有两种,一是官,一是商,而那里是大公司林立,正是商贾云集之地,这样的客户群口袋里满满的是钱,不赚他们的钱赚谁的钱?如果我们还在善缘居这里,客户群的购买力决定了我们再怎么样努力,也赚不到多少钱。”

    王韵听着罗定的话,不住地点头,她知道罗定说的是相当有道理的。什么样的钱最好赚?那当然就是有钱人的钱最好赚。比如说你在菜市场摆一个摊,来买东西的人恐怕会一毛一毛地和你砍价,但是如果你在大商场,来的都是有钱人,哪有可能会这样砍价?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那里的人不会买香烛吧?”王韵抬起头来看着罗定,她在罗定的脸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买,他们为什么不会买?不过,我们得把这香烛的档次提上去,目前我们善缘居的香烛走的是低档路线,如果我们在福山中心区找到铺位,那我们是不可能再卖这种价位的香烛的,得往高档的方向走。同时,我觉得法器才应该成为我们的经营的重点。”

    哪一个年轻人没有野心?罗定也不例外,他离乡别井来到深宁市,求的不就是大富大贵么?自从拥有了异能之后,罗定的心思就活跃起来,这段时间他除了大量地阅读与风水、法器有关的书籍之外,就在琢磨未来的路应该怎么样走。在他看来,经营法器,正好能发挥自己的特长,而且从那一枚价值100万的铜钱身上他也看出这一行的巨大的利润空间。

    “为什么这样说?”

    “香烛之类虽然是常用品,但是毕竟用的不太多——只有上香的时候才会用,但是法器不同,它应用的范围比较广大,居家办公日常都用得上,而且法器种类繁多,可以和古董、玉器饰物等等结合起来,形成风水古董、风水玉器饰物等等……”

    王韵以女流之辈的身份能撑起善缘居的摊子,当然不缺乏做生意的眼光,只不过此前一直受制于环境的局限才没有想到更深远的地方,现在罗定的话就像是在她的面前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展现出一个新的世界一般,她马上就明白罗定这个计划中的广阔前景。

    “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我们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法器可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这里面真假难辨……”

    王韵确实担心这个问题,善缘居开了这么多年,不是看不到法器一行的利润,而是这一行的水太深,没有眼力的人根本玩不转,所以才一直经营香烛这类的大路货。

    “韵姐,这方面你放心,如果不是有信心,那我也不敢趟这潭浑水,你忘记了我前几天不是刚淘了枚铜钱卖了100万么?”

    如果说具体的经营,罗定当然没有多少经验,这也是他要借重王韵的一个方面,但是如果说到法器鉴定方面,拥有异能的罗定可是信心十足。所以,在罗定的眼里,他与王韵两个人一个负责淘买法器,一个负责卖法器,简直是天作之合!

    “行,那就没有问题了。”王韵也是一个性格果断的人,能捡到价值100万的法器的人如果说光靠运气,那也不可能。虽然罗定没有说自己为什么这样有信心,但是王韵也看得出来罗定肯定是有自己的一些本事,只是这方面就属于个人的秘密了,她也不会去详细问个清清楚楚。

    看到王韵没有仔细问自己这方面的事情,罗定也暗自松了口气,异能这种秘密那是打死也不能对别人说的。

    “韵姐,还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想听听你的意见。”罗定对于自己想说的这件事情其实已经犹豫了好久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说,但是最后还是决定说出来。

    “你说吧。”

    罗定又想了一下,说:“我想到你家去看看,王叔我看不是病的。”

    王韵心中一跳,手里的筷子顿时停了下来,高利贷的事情解决之后父亲的病就是唯一让她担心的事情了,这段时间她已经跑遍了国内所有医院,但就是检查不出什么来,她都已经快要绝望了。

    王韵瞪大双眼看着罗定,然后好一会才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王韵眼神的注视之下,罗定不由得抓了一下自己的头皮,但还是继续说:“我是这样想的,既然去了这么多医院检查也查不出问题,那可能就不是病。”

    “不是病?那是什么?”

    “我想是不是风水的问题,我想去看看。”既然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罗定也没有什么好顾忌的,直接把自己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王韵的嘴张了一下,刚想反驳罗定的话,但最后还是没有出声,沉默了半天之后,最终还是点了点头,说:

    “行,那你就去看看吧。”

    “那就明天早上?”

    如果仅仅是看了几本风水的书,罗定当然没有多大的信心,但如果再加上右手的异能,罗定相信只要是风水上有问题,他还是能看出一点东西来的。

    “好,那就明天早上吧。”王韵对此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不过现在也已经到了急病乱投医的地步了,不过是科学还是不科学、迷信还是不迷信,都得要试一下了。

    ……

    湘菜人家里坐满了人,各种声音和在一起非但不让人烦躁,反而让人感到热闹无比。罗定和王韵一边吃着饭,一继续商量着一些事情。湘菜人家的菜偏辣,罗定发现几口剁椒鱼头吃下去后,王韵那光洁的额头上就冒出一层细小的汗珠,本来有一点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一丝红晕,让罗定不由得就是一阵心跳……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