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腾来得虽然早,但此时街上已经热闹起来,有人已经注意到善缘馆前的异样,不过马腾三个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所以只敢远远地站着看热闹。

    “哼,想在我面前嚣张?你还嫩着呢。”罗定知道自己已经惹恼了马腾,不过他毫不在意。

    在马腾的人打开口袋验钱的时候,罗定对店里的王韵说:“姐,你过来看一下借据。”

    “马爷,这钱是假的。”蹲下去验钱的正是刚才在罗定手上吃了亏的黄毛青年。此时他站了起来,手里拿着一扎钱,哗哗地摇着继续说:

    “马爷,你听这声音,多假啊。”

    “你说谎,这明明是真的,我们直接从银行里取出来的。”走到罗定身边看借据的王韵一听,马上就气愤地说。

    罗定摆了摆手,对王韵说:“姐,你不用管这事情,你看看这借据是不是你写的那一张就行了。”

    “借据是真的,就是我写的那一张。”王韵刚才已经看清楚手里的借据正是自己写的那一张。拿着这一张借据,她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就为了这张东西,如果不是罗定的话,那自己是逃不过家破人亡的命运了。

    罗定点了点头,又对马腾说:“马爷,你也是走惯江湖的人,正所谓出门求财,你就是这样教你的马仔的?也不怕丢人现眼?”

    马腾瞪了罗定一眼,阴笑着说:“我的人我会教,与你无关。”

    罗定耸了耸肩,说:“这倒也是,不过如此嚣张的人,会早死的。”

    “***,你说谁早死呢,我看是你活不了多久了才对。”黄毛青年一听,马上就又想扑向罗定。

    “够了!点了一下钱,看看数目对不对。”

    马腾回身一瞪黄毛青年说。这样的把戏他们也不是第一次玩了,以往他们收债的时候,如果对方真的还得出钱来,那就故意说别人的钱是假的。只是这一次罗定的话可是把马腾拿捏住了,让他拉不下面子来。出来混的,最主要的反而是面子。

    几分钟之后,气鼓鼓的黄毛青年数完了口袋里的钱,站起来点了点头,说:“马爷,够了,每一扎是一万,一共是六十扎。”

    “既然这样,那就两清了。”罗定从王韵的手里拿过那一张借据,然后又掏出打火机点着烧了。

    看着被一点点烧掉的借据,王韵的心里的那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这件事情把她折磨得都快要发疯了,她都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自己从恶梦之中惊醒了,而现在这一切都结束了!

    想到这里,王韵又不由得看向背对着自己的罗定,那宽阔的背看上去是那样的挺拔,给人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她不由得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扑到罗定的怀里大哭时的感觉,那种从来也没有过的安宁让她的脸不由得又泛起了薄薄的一阵红潮。

    “咦,你们不是收了钱了么?怎么还不走?难道还要我请你们吃早餐?不过我记得马爷你刚才说已经吃过了啊!”罗定把借据烧完之后,抬起头来看到马腾和他的两个马仔还站在自己的面前,故作惊讶地问。

    马腾这一下是真的愣住了。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恐吓别人,哪里碰到像罗定这样胆大生毛的家伙?

    “小子,算你狠!山水有相逢,希望下次我们能有再合作的机会。我们走。”

    说着,马腾拎起装钱的口袋,转身离去。黄毛青年却是慢慢地走到罗定的面前,死死地盯着罗定好一会,最后才说:“小子,你胆子不小啊,日后晚上少一点出来,要不有个什么磕磕碰碰的,小命可就没有了。”

    罗定笑了一下,刚想说什么,视线扫过黄毛青年那**的胸膛时,却是停了一下,脸上的笑容也一下子消失不见。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黄毛青年双眼一瞪。

    罗定仿佛是没有听到黄毛青年的话一般,伸出手去一把抓住了他脖子上挂着的一只吊坠,然后脸色就是一变,甚至身体都不由得晃了一下。

    “好强的气场!”

    罗定心里吓了一跳,刚才他的右手一抓到黄毛青年脖子上的那一只吊坠的时候,上面马上就传来一股强大的气场,更让罗定脸色大变的则是那气场混乱不堪,就像是锁住万千的冤魂一般,传出阵阵杀气!

    “啪!”

    黄毛青年一把抓住罗定的手,狠声说:“你想干什么?想找死?!”

    “你最好马上把这个吊坠摘下来,要不,你会死!”罗定慢慢地抽回自己的手,认真地说。

    “放屁,老子活得好好地,命硬着呢,反而是你这小子,过不了几天就要缺胳膊少腿的了。”黄毛青年冷笑着说。

    罗定没有理他,而是对马腾说:“马爷,如果你这个马仔还想活下去,就让他把脖子上的这个吊坠摘掉。我敢断言,他如果继续戴着这只佛,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

    “哼,装神弄鬼!”马腾也不屑地嘀咕了一下,根本不理罗定,拎着钱就钻进停在路边的车里。虽然今天王韵能还钱让他心里有一点失望——失去了一个威迫利诱王韵这个风情万种的俏少妇的机会,但是能收到这么多钱却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有了钱,什么女人没有?

    看到马腾已经钻进车里,黄毛青年再一次狠狠地瞪了罗定一眼,也跟着钻进车里。

    看到马腾等人终于走了,王韵也松了口气,她走到罗定的身边,担忧地说:“罗定,这钱给他们就好了,你还惹他们干什么?特别是那个黄毛青年,你说他有血光之灾,他肯定不高兴的了,万一他回来找你麻烦怎么样?”

    望着马腾那渐渐远去的汽车,罗定阴沉着脸说:

    “哼!男戴观音女戴佛,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他带的不仅仅是佛,而且是一只死佛,他能活着再来找我麻烦吧。”

    ……

    “马爷,真的想不到他们能拿出钱来。”黄毛青年坐在副驾上,侧过身来对坐在后座的马腾说。

    “嗯,是的,不过这样也好,钱才是最实在的。”马腾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回去把你戴的这个吊坠换了吧,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我说马爷,你不会真的信了那小子的话吧,你放心,我命硬着,昨天晚上三个人拿着砍刀围着我往往里劈,我还不是活下来……”

    黄毛青年的这一句话还没说完,突然“砰”的一声巨响,然后马腾就感觉到车猛然被巨大的力量撞上,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腾才慢慢地回过神来,他下意识地望向黄毛青年,只见副驾那里已经一片血红,而在一片的血红之中闪烁着一点翠绿,正是黄毛青年脖子上戴着的那只玉佛……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