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深重,善缘居周围的其它店铺都已经关了门了,只剩下几百米处的那一间24小时的便利店还开着门,周围一片寂静,只有偶尔路过几个人传来几句说话声,让这条小街显得更加地安静。

    “咦,这是什么?”罗定刚想打开善缘居的卷帘门上的小门进去,发现在一则贴了一张红纸,当下不由得好奇地走过去,把头凑到跟前。

    就着微弱昏黄的灯光,罗定看到墙上贴着的是一张纸色,上面写着四个大字:“此店转让。”

    罗定摇了遥头,知道王韵为了筹钱,真的是打算把店铺转让出去了,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对于现在的王韵来说,除了把店转让出去,那还有什么办法筹得到钱?

    “嘶!”

    罗定伸手把红纸撕了下来,他现在已经有钱了,这店不用再转出去了。

    打开门,罗定往里走去。

    “咦?!”

    走进善缘居,罗定不由得低声惊叫了一下。善缘居这样的街边的店铺是有架空层的,一般来说架空层下是用来做生意的铺面,而架空层则可以用来堆放货物或者是住人,为了省钱罗定就在这架空层收拾了一个地方来住。

    王韵是住在别的地方的,也就是说店铺关门之后,店里是没有人的,但是此时通向架空层的楼梯里却透下朦胧的灯光,这说明上面有人。

    “什么人在上面?”

    罗定心里生出警惕来,看了看周围,抄起一根木棒,慢慢地沿着楼梯往上摸去。

    “呼!”

    当罗定小心翼翼地摸上去看清是什么人的时候,他松了一口气。架空层的空间不小,但是主要是堆满了各种各样的货物,而留下的一点空间则是摆了一张小床和一张小桌,除此之外,就连摆一张凳子的空间也没有了。

    此时,小桌上的那盏台灯正亮着,而一个人就坐在平时罗定睡的那张小床上,正是王韵。此时她正在出神之中,根本没有发现罗定的到来。

    把手里的木棒放下,罗定走上前去,说:“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王韵明显地一惊,抬起头来发现是罗定,才说:“你一整天去哪里了?”

    灯光之下,王韵满脸的疲惫,很显然昨天马腾的到来让她顿时感觉到了那60万的巨大的压力——这对于她来说基本上是一道无解的算术题,以至于最后不得不下决心把店转让出去。

    “我去了一下风水街。”罗定说。

    王韵想起了昨天罗定说过要去风水街,说是要淘法器,不过她很显然不认为罗定真的能淘到好东西,所以也没有问他结果,只是指了指小桌上堆着的有如小山一般的书说:

    “这是你平时看的书?”

    “嗯,是的,这是我平时看的书。”

    那些书都是与风水和法器有关的书,自从获得异能之后罗定就找来了大量的相关书籍学习起来,他知道异能是一把无敌的利器,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想出人头地,光靠这个是不行的,努力学习才是王道。

    “很好,是得趁年轻的时候多学点东西。”王韵点了点头说。

    看着王韵那憔悴的脸,罗定不由得心一痛,他走到王韵的身边坐了下来,轻声地说:“没事的,没有过不去的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床很小,罗定坐下去才突然意识自己似乎与王韵离得有一点近,以至于他坐下来的时候马上就发现自己的大腿贴到了王韵的腿,吓了一大跳的情况之下却不敢挪开,生怕被王韵发现了。

    现在正是夏天,两人穿的衣服本来就薄,罗定立刻感觉和王韵贴着的大腿处传来一阵温热,这让他的心不由得跳了起来,而且是跳得越来越快。

    王韵并没有发现罗定异常。今天她已经决定把店转出去,但是如此匆忙地转让,价钱上肯定好不了,她估算了一下这店铺转让出去之后最多也不过是10来万,可是欠的高利贷高达60万,剩下的钱从何而来?想起了昨天马腾看向自己那**裸的目光,王韵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王韵再怎么样说也只是一个女人,家中只有她一个女儿,父亲病重,母亲也帮不上忙,所有的重担一下子都压在她的肩上,此时正是最脆弱的时候,她现在只想找一个人来依靠一下。这其实也是王韵今天晚上会在这里等罗定的原因。

    在王韵的意识里,现在也只有这个比自己还小的男人才能支持自己了。巨大的压力已经让王韵处于崩溃的边缘,此时听到罗定温柔地话,就再也忍不住了,转身扑到罗定的怀里就是嚎啕大哭起来。

    正在为自己的大腿和王韵的大腿贴在一起而忐忑不安的罗定被王韵的这个动作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想把王韵推开,但是听到王韵的哭声,他举在空中的手犹豫了一下,就落到王韵的肩上,轻轻地拍了起来。

    王韵这些日子来承受的压力似乎在此时有如崩塌了大堤后一涌而出的洪水一般,再也无人能挡。大哭之中,王韵抱着罗定腰的双手却是越来越紧,最后整个人都贴到了罗定的怀里。

    罗定的手搭在王韵的肩上,只是他的身体却是越来越僵硬。王韵那丰盈的身体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胸前,以至于他都能感觉得出来怀里的身体是多么的玲珑凹凸有致,紧紧地压在胸前那峰恋般的凸起随着王韵的哭声而迅速地起伏着,更是让罗定的心有如一面大鼓一般在加速跳动着。

    王韵的头刚好靠在了罗定的肩膀处,那如云的秀发就在鼻前,秀发上的清香和甜腻的体香扑进罗定的鼻子里,让他年轻的身体不由得起了反应。慢慢地,罗定开始把自己的屁股往后挪去,而为了不让王韵发现自己的古怪,他的上身一直保持着不动,以至于最后形成了一个怪异的姿势。

    王韵这一哭那可是哭得天昏地暗,足足哭了近一个小时才慢慢地停了下来。平静下来的王韵很快地就发现自己竟然死死地抱住了罗定趴在他怀里哭得一塌糊涂,她甚至感觉到自己伏在罗定的肩膀处的那一片衣服已经湿透,很显然都是自己的眼泪。

    王韵不由得俏脸通红,在罗定的面前自己一向是一个坚强的大姐姐,但是现在这一哭那形象可就是完全破灭了。不过,王韵倒是一时之间舍不得松开自己抱着罗定的腰的双手。她虽然有过一次婚姻,但和那个男人登记后还没有完婚那个男人就死了。两个人根本没有什么感情,身体接触也说不上。没有回到娘家之后,这些年来她独自养家,再加上上一次婚姻的影响,她对于再找一个男人的心思也就淡了下来。

    所以,虽然王韵的身体已经熟透得就像是一只让人垂涎三尺的水蜜桃,但是她在男人这方面就如同一张白纸一样,没有任何的经验。所以,抱着罗定的时候,她感觉到一种从来也没有过的安宁,而从罗定身上传来的那一股男人的味道更是让她觉得脑袋一阵玄晕。

    罗定此时是正在保持着自己上身不动的同时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屁股往后挪,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双腿之间的那个部位是越来越鼓。

    终于,已经慢慢平静下来的王韵感觉到了罗定的“小动作”,她愣了一下之后下意识地往下一看,那本来就泛着潮红的脸这个时候变得更加通红,都仿佛是滴出血来。

    松开罗定的腰,王韵双眼一瞪,说:“躲什么躲,占了便宜的是你好不好。”

    王韵说完这话之后,才发现其中的不妥来,刚才主动扑向罗定怀里的可是自己,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王韵的头也不由得低了下来。

    罗定就是一愣,看向王韵,发现在朦胧的灯光之下王韵低下了头,下巴似乎都要压在了高耸的胸上,看不清脸,但是王韵那通红的脖子马上就吸引了罗定目光。

    今天王韵穿着的是一件女式的衬衫,那“v”字形的开领虽然不低,但是那露出的一片晶莹的皮肤此时却是泛起了红点,很显然王韵此时正是害羞不已。

    “这个……”

    王韵抬起头,发现罗定眼定定地盯着自己的胸前,心中更是又羞又怒,“恶向胆边生”,一手就向罗定腰间的软肉捏了过去。

    “啊!”

    腰间的软肉是天下男人的死穴,罗定当然不例外,被王韵捏住之后,罗定不由得痛得叫了出来。

    看到罗定这样咬牙叫痛的样子,王韵吓得手就是一松,连忙说:“真捏疼了?”

    “不痛不痛。”罗定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会说痛?

    王韵瞪了罗定一眼,说:“活该!”

    “嘿嘿嘿。”罗定这个时候只能是傻笑几声,刚才他可是盯着王韵的胸前一通猛看,心中正尴尬着呢,哪里敢大声说话。

    扫了罗定一眼,王韵突然注意到罗定肩上的湿块,她知道这是刚才自己大哭的时候留下的,指了指,王韵说:“把衣服换下来吧。”

    罗定吓了一跳,说:“没事,不……用换了。”

    “我让你换就换,害什么羞,就一小p孩,还害羞啊。”

    王韵比罗定大了近十岁,在她的眼里确实是把罗定当弟弟的,所以并没有想太多,脱口就说出了这句话。

    “这个……”罗定更加犹豫了,他知道一直以来王韵都是把自己当弟弟看待的,此前罗定也只是把王韵当姐姐,但这一切从刚才王韵扑在他怀里大哭的时候悄然发生了改变。此时在他的脑海之中还残留着刚才王韵在自己的怀里的那种感觉,此时又怎么可能会在王韵的面前脱衣服?

    罗定的扭扭捏捏更是让王韵双眼一瞪,说:“快点,好了,我转过身吧。”

    王韵知道罗定可能真的是有一点害羞,所以说完这句话扭过了身,背对着罗定。

    看到背对着自己的王韵,罗定松了一口气,飞快地扒下自己的衣服,说老实话,刚才王韵大哭的时候把好大的一块衣服都弄湿了,贴在身上确实是不太舒服。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