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你好,请问你们要办什么业务?”银行美丽的大堂经理看到罗定、空了和孙国权三人,不由得愣了一下,不过职业的训练马上让她反应过来,脸上出现了热情的微笑。

    其实也怪不得她会发愣,毕竟三个人的组合太奇怪了一点,一个衣着寒酸的青年、一个西装革履挺着肚子的成功人士,还有一个穿着明黄袈娑的和尚,这样的组合一起走进银行,怎么看都有一点不协调。

    孙国权拿出一张卡扬了一下,大手一挥,说:“我们要转帐,带我们去贵宾室吧。”

    “好的。”

    大堂经理转身领着三人往银行二楼的贵宾室走去。

    孙国权让了一下,让空了走在前面,罗定正想跟上去的时候,孙国权却是伸手拉了一下,两个人就落到了空了的身后。

    “嗯?”

    罗定慢下自己的脚步,看了看孙国权,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这个……这铜钱我想买下来。”孙国权搓着自己的那双肥手,有一点不太好意思地说。

    这枚铜钱既然是广宏寺开山祖师散落在外的法器,价值不言而喻,而出钱买回这枚铜钱的人自然就是积下了大功德,这个时候孙国权怕的不是出钱,怕的是空了不给他这个机会出钱。如果空了给他这个机会,不要说是100万,就算是让他出200万,300万,他都毫不犹豫地出。

    罗定明白孙国权不是想据为己有,而是想自己出钱买下来后送给空了。但是想到刚才孙国权对自己的态度不太好,罗定可没有想着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于是故作听不明白他的话一般,压低声音说:

    “孙老板,这铜钱我可是答应卖给空了大师了,你这样做是半路打劫,很不地道啊。”

    孙国权一听,吓了一跳,连忙摇头说:“不不,我是说由我出钱,买下来后送给空了大师。”

    “哦,原来是你想出钱?”罗定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说。

    “没错没错,正是如此。”孙国权脸色大变,看来是吓得不轻,如果让空了认为自己想吞下这枚铜钱,那麻烦大了。像空了这样名气很大的僧人,不知道认识多少的达官贵人,自己有两个钱没有错,但却是惹不起的。

    “这个我可没有办法啊。”罗定摊开双手,摇头说,“这铜钱我是卖给空了的,愿不愿意让你付这个钱那得他同意啊。”

    孙国权猛点头,说:“是的,没错,这事情最终得看空了,但是我想罗师傅肯定能帮上忙的。”

    “这个……”

    罗定故意沉吟起来、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确实有办法帮孙国权,但却不会如此爽快地就答应下来,这叫吊高来卖,容易到手的东西就不会看重了。

    “罗师傅,我也不是小气的人,事成之后,必要重谢!”孙国权此时哪里还有之前在风水街出价到10万罗定不愿意卖时的趾高气扬和不耐烦?

    孙国权此时只能用低声下气来形容了,甚至连许下重谢的话也说出来了。其实他这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广宏寺香火鼎盛,根本就不缺这个钱,不要说广宏寺不缺这个钱,恐怕就连空了也不缺这个钱。在这种情况之下,孙国权想付钱还得看空了乐意不乐意。

    罗定看到架子已经端得差不多了,再加上在他的计划之中孙国权可是自己的潜在发展客户,此时帮他一把说不定日后会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比如说,信风水的多是有钱人,而通过一个有钱人,就能像滚雪球一般认识更多的有钱人,而孙国权正是这样的一个可以让罗定认识更多的有钱人的人。

    罗定早有定计,却还是装出苦思一番之后才小声地说:“这样,一会你就向空了提出由来你买下这枚铜钱,然后再捐给广宏寺,我伺机在旁边敲边鼓,我想问题不大的。”

    “好的好的,拜托拜托!”孙国权连连拱手。

    进了贵宾室刚刚坐下,服务员就出现,而且竟然冲起功夫茶来,才一会,三杯清香扑鼻的功就摆在了罗定等人的面前。

    温度适宜的空调、真皮沙发、清茶……看着这一切,罗定心里不由得暗暗感叹:“这就是差别啊,在大堂那可得站着排队呢。”

    罗定放松身体坐在如云般的沙发上,舒服得叹了一口气,今天他能进来是因为孙国权和空了,但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自己也有这个本事单独进来。

    “卡卡……”

    一阵轻微得仿佛听不到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由远而近,然后一个穿着黑色职业套装裙、身材玲珑高挑却显得精明强干的年轻女孩手里拿着一个真皮笔记本走了进来。

    一看到孙国权,马上就笑着说:“孙老板,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有来我们这里了,怎么不先给我打个电话?又开了几个楼盘了?”

    罗定心中一动,原来这个孙国权是做房地产开发的,难怪会这样讲究风水,甚至不惜代价也要讨好空了,他当下就意识到这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必须通过孙国权这个人打开自己在风水和法器界的局面。

    “呵,许经理,咱们是有段时间没见了,我看你是越来越迷人了啊。”孙国权也乐呵呵地说。

    “孙老板,您再这样夸下去,我可就要落荒而逃了。

    许靖走到孙国权侧边的一个小沙发上坐了下来,习惯性地打量了一下罗定和空了。如果说身着袈裟的空了已经让许靖惊讶的话,那么罗定的出现就更加让她惊讶了。

    孙国权的身家有多少,许靖大概能猜得出一个范围,这样的人与和尚有往来一点也不奇怪,但是与罗定这种全身上下都是街边货的小青年一起出现在这里就不太正常了。不过,许靖心里虽然闪过千般想法,脸上却一点异样也没有。

    “呵,罗师傅,这位是许靖许经理,日后来银行办事,直接找她就行了。”

    “许经理,这位是罗定罗师傅,玩法器的。”

    孙国权并没有介绍空了,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像空了这样的身份,自然不太方便随便介绍。

    许靖马上就笑着说:“原来是罗师傅,您好,我和孙老板是老朋友了,日后如果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

    说着,许靖马上拿出名片递给了罗定。

    “好的,谢谢。”

    罗定接过名片后欠了一下身,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许靖的热情不过是看在孙国权的面子上的,自己没有必要太过认真,自己要想真正得到这样的待遇,那还得继续努力,不过他也信心十足,别的不说,一枚铜钱就让自己赚了100万,以这样的速度达到“极大富裕”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罗定的镇静大气让许靖暗暗称奇,心里对他的评价提高了几分,不过现在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孙国权,她稍稍地转了一下身,对孙国权说:“孙老板,你今天来这里要办什么业务?我先给你安排一下。”

    “呵,我买了一件东西,100万,你让人从我的帐户上转给这位罗师傅吧。”

    此时,一直不出声的空了说:“孙施主,100万太多了,这钱就由我们广宏寺出吧。”

    说着,空了也拿出了一张卡,放到了桌面上。

    “呵,空了大师,这枚铜钱就由我出钱买下来吧,就当是给广宏寺捐的香油钱。”

    孙国权刚才故意不问空了,就是想造成既成的事实,但是既然空了出声了,那问题就不那么好处理了。

    许靖脸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是狠狠地震惊了一番。首先是空了拿出的那张卡,那可是帐户里有超过1000万的存款的人才能拥有的,接着孙国权直接就说捐100万来作香油钱,但看来那和尚还不愿意要。

    许靖在银行里的地方不低,收入自然不少,每年下来几十年是跑不掉,典型的都市白领,但是也远没有到可以随口扔出100万,而且是作为香油钱的地步。

    虽然依然平静,但许靖的心里却是不由得直感叹:“看来这有钱人,花起钱来不把钱当钱。”

    不过,更让许靖惊讶的是,不管这100万最终由谁出,却是付给坐在自己斜对面的年青小伙子罗定的。

    “难道他虽然衣着普通,但却从容不迫,原来是这样。”

    “呵,孙施主,你诚心向佛,这一点我知道,但是毕竟这铜钱要花100万,不是小数目,还是我们广宏寺来出吧。至于你的向佛之心,改天到寺你烧香就足够了。”

    广宏寺香火鼎盛,自然不缺这个钱,所以空了拒绝孙国权的这个提议也就很正常了。

    空了拒绝的话让孙国权不由得急了起来:

    “大师,我诚心向佛,我希望能有机会为广宏寺迎回佛门重宝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还希望大师给我一个机会。”

    孙国权虽然表现出了十分的热情,但却知道这样的话、这样的理由是没有办法打动空了的,不由得看向了罗定。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