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定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和尚和西装中年人,不由得就是一阵愣神。刚才从赵大军的摊子里买下了铜钱之后,他马上就快步离开,用400块钱买下一枚有如此强大气场的铜钱让他很是得意,一边的时候他还禁不住扬手一抛,把铜钱抛向半空,但是就在他刚刚伸手把抛出去的铜钱抓回手里的时候,身后却响起了一声佛号,然后空了和尚和孙国权就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你想看我的这枚铜钱?”罗定不由得有一点怪异地看了看一脸宝相庄严的空了和尚。

    “阿弥陀佛,是的,施主。”空了和尚双手合十,低宣佛号说。

    “呵,这位先生您好,我姓孙,空了和尚是我们深宁市广宏寺主持方丈善见大师的大弟子,今天我陪空了大师来这风水街也是挑法宝的,如果您的这枚铜钱空了大师看上了,那还希望您能割爱转让,至于价钱,您开个价就好了。”

    孙国权看了看罗定,笑着说。这几年房价大幅上涨,作为地产商的孙国权自然是赚得盆满钵满,但是这钱越多,他就越发地相信风水。空了大师是有名的风水大师,托了很多的关系,孙国权今天好不容易才把空了请了出来,此时哪里还不拼命地讨好空了?所以他才说只要空了看上了这枚铜钱,他就一定会买下来。

    罗定马上就察觉到了孙国权的心态,心中一动,知道这个孙国权肯定是想讨好空了和尚的,自己只要利用得好,那说不定还真的能卖出一个好价钱,而现在自己正急着用钱,于是笑了一下说:“我姓罗,你们叫我罗师傅可以了,大师既然想看,那就看吧。”

    一般人都会把风水师称之为“师傅”,罗定也就毫不客气地自称罗师傅,尽管现在他只是一个在香烛店里打工的打工仔,但在外场面得撑足了,这是一个气势,反正别人也不可能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来路。

    空了和尚接过铜钱,放在手心,仔细地看了起来。

    罗定从空了和尚接过铜钱的那一刻起就仔细地观察着对方的神情,他马上就发现从刚接过铜钱的那一刹那,和尚那平静无波的脸却仿佛一下子生动起来,而十来分钟过去之后,罗定甚至发现空了和尚的捧着铜钱的手在不断地颤抖着,而嘴唇也在迅速地无声地开合着,仿佛在默诵着什么经文一般。

    孙国权看到空了这样子的表现,哪里还不明白空了看上了这枚铜钱?他马上就对罗定说:“罗先生,你这枚铜钱多少钱?我买了。”

    孙国权的口气很大,仿佛是不管罗定开价多少,他都会买下来一般。

    有钱人的口气都很大,不过罗定心中暗喜,对于做卖买的人来说,还有什么比碰上这样的冤大头更让人高兴呢?

    罗定知道虽然买了这枚铜钱,上面的强烈的气场也说明了这是宝贝,但是这样的宝贝也不是人人都能认识的,脱手变现也就遥遥无期。现在倒好,自己正在发愁呢,就有人送上门来了,而且看来是一条大鱼!

    也许是被孙国权的话惊醒一般,空了也慢慢地平静下来,他一边依依不舍地把铜钱还给了罗定,一边问说:“施主,你这枚铜钱想卖多少钱?”

    “大师,这个我来处理吧。”孙国权一听,急着说。虽然今天通过关系把空了大师约了出来,但是其实两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多密切,所以这样的一个难得的讨好空了的机会孙国权又怎么可能放过?

    罗定笑着说:“正所谓货卖识家,我看空了大师和孙先生不妨出个价钱。”

    孙国权看了罗定一眼,发现罗定虽然年轻,但是却双眼灵动,他以地产起家,纵横商海多年,各种各样的人都见识过,知道像这样的人绝对不好打交道。而且空了大师刚才看到这枚铜钱的时候的表情也早落入罗定的眼中,知道想买下这枚铜钱,那绝对不会轻松了。不过正所谓财大气粗,孙国权对买下这枚铜钱充满了信心,当下就直接大手一挥说:

    “我出1万!”

    孙国权并不是一个傻瓜,他近年来笃信风水,在这上面也下过一点功夫,知道这类的铜钱一般来说都是用作五帝钱,主要起化煞之用,也知道这类的铜钱一般来说就是一百几十块的价格。他之所以开价1万,只是想在空了的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财力,主要就是存着讨好空了的心思。就算这铜钱不值1万块,孙国权也会用1万块的价格买下来的,试想一下,如果自己只是以100块钱买下这枚铜钱,这样的礼物送给空了,岂不是太寒酸了?

    罗定、空了大师、孙国权这三个人一个只是穿着普通的衣服,而空了大师则是一身明黄袈裟,孙国权则是一身西装,这样的组合在风水街这样的地方实在是太显眼了一点,再加上三个人又是站在街中央,慢慢地就有人围了过来,常在风水街走动的人都知道这下又有好戏看了,所以人也就越围越多。

    “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你不会是第一天混风水街的吧?这都不明白?这风水街只有一样东西,那就是法器,我看这样子是那个年轻人手上的东西让那个和尚和中年人看上了,他们正在讨价还价呢。”

    “那看上的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一枚铜钱。”

    ……

    “我没有听错吧,一枚铜钱开价1万?这东西不是几块钱、顶天了几十块就买到了?”

    “嘿,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就有人出1万,能有什么办法?”

    “这个说得倒也是,看来这年头不识货的人真的是到处都是啊,我怎么就没有碰上一个呢?”

    ……

    李华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赵大军,发现他此时脸色一片阴沉,不过这也正常,不管是谁遇到这种情况心里都会不爽的。赵大军刚刚才以400块的价钱把这铜钱卖掉,转眼之间却发现买的人在卖这枚铜钱,而且还卖出了1万的高价,这让他的心里怎么能舒服?

    “哼,三才残缺的铜钱值1万块?真的是钱多了没有地方花!”赵大军的心里暗骂,只是他仿佛忘记了就在不久前他卖这枚铜钱时也是开价1万块的。

    ……

    虽然已经打定主意除非是卖出一个高价,否则宁愿不卖,但是他还是没有想到孙国权一开口就出价1万块。看了看空了,又看了看孙国权,罗定脑中灵光一闪,马上就明白了孙国权为什么会开这样的一个价钱了:“呵,原来你是想用这要的方式来讨好这个和尚,那就容易办了,看来今天想不卖个高价都不行啊。”

    再说了,凭那强烈的气场罗定就知道这铜钱绝对不止值这个价!自从右手拥有了异能之后,他闲下来没事的时候就流连大大小小的法器店铺,过手的各式法器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但从来也没有在任何一件法器上感受过如此强大的气场,所以他又怎么可能会1万块就卖掉这枚铜钱?

    罗定摇了摇头,说:“这个价钱是绝对不卖的。”

    孙国权也不在意,在他来看来只要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根本不是问题:“哼,不是要钱么?别的老子没有,这钱大把大把的。1万不行,那就2万……”

    看了看罗定,孙国权笑了一下,说:“我出2万。”

    如果花几万块钱就能拉近与空了之间的关系,孙国权是万分高兴的,也是值得的,所以他开起价来也就毫不“嘴”软。只是,慢慢地,随着开价越来越高,孙国权的额头上开始冒出了汗珠。

    努力地吞了一口口水,孙国权用有一点嘶哑的声音说:“10万。”

    刚开始的时候,孙国权1万1万地往上加还不觉得什么,但是此时看到依然云淡风清地站在自己对面的罗定,孙国权不由得下意识地去松了一下自己的领带,不知道是为什么,他觉得此时自己的呼吸有一点困难。

    “10万?这样的铜钱值10万?”

    孙国权的话刚一落,围观的人群顿时发出一阵惊叫,谁也没有想到这要的一枚铜钱竟然会有人开价10万!

    “不卖。”罗定摇了摇头,轻轻地说。

    如果说孙国权的话只是引起围观的人的一阵惊叹的话,那罗定的这两个字却是让围观的人群炸了窝!

    “10万竟然还不卖?”

    “什么?这人是不是脑残了?10万也不卖?”

    “铜钱铜钱,说明这是铜的而不是金的,就算是金的也值不了这么多钱!”

    “就算是真的古董,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啊!”

    ……

    罗定仿佛是顿时之间聋了一般,根本没有听到周围的人的议论声,他心里明镜一般:这枚铜钱的价值远超过10万!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