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军在矮凳上坐了下来,翘起了二郎腿,一边继续低声地哼着小曲,一边得意洋洋地晃着脚。400块钱已经进兜,今天晚上可得好好地买瓶白酒、切两斤猪头肉,好好地喝上一回。

    “最近的运气不错,昨天发了一笔大财,今天又发一笔小财,想不春风得意都不行啊。”赵大军心里乐呵呵地想。

    “大军,厉害啊!”李华笑着说。

    看到罗定已经走了,看热闹的几个摊主也凑到了赵大军的身边。

    “嘿嘿,过奖过奖,才400块,这不过是一顿酒钱罢了。”

    感觉到众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都包含着一丝明显的羡慕和妒忌,赵大军就更加得意了。在这风水街他摆摊多年,虽然摊子上没有什么宝贝,但是收入一向是最高的,原因无它,就是生得了一双能察言观色的利眼和一张能说会道的好嘴。

    “大军,你这枚铜钱,10块都不值,卖了400块,你还想怎么样?”

    “嘿嘿,这不过是牛刀小试罢了,可惜刚才那个人也是高手,要不今天又可以大赚一点了。”赵大军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还是很得意的。

    “大军,教我们两招?”李华笑着说,“这风水街,谁不知道你的大名啊!”

    赵大军昨天赚了一笔,今天又赚了一笔,心情确实不错,当下也就扬起嘴巴,说:“行,今天我就教你们一招。”

    在风水街里赵大军算是大名远扬,原因就是经常能把很便宜的东西卖出一个高价,此时听到他愿意把自己的诀窍说出来,李华等人一听,耳朵马上竖了起来。

    “做生意,不外乎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

    说到这里,赵大军故意停了一下,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李华等人都像一个小学生一样地认真听自己讲,心里的得意也就更加多了几分,不过,他这个时候却是没有马上接着说下去,而是说:

    “这个,我的烟好像抽完了,你们等一下,我先去买包烟,一会再跟你们说。”

    李华一听,心里暗骂了一句,不过却是马上就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包烟,脸上却是笑着说:“买什么啊,我这里有。”

    另外一个摊主一看,马上也掏出了打火机,“啪”的一声,给赵大军点上了。

    耳朵上夹一支,手里拿一支,点着嘴上叼着的那一支,美美地抽了一口,吐出一长串的烟圈,赵大军才笑着接着说:“我刚才说什么了?”

    “你刚才说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李华提醒说。

    “对,就是漫天要价,落地还钱。你们也知道,我们这种摆地摊的,如果是老老实实地做生意,那恐怕西北风都喝不起啊。”

    赵大军的这话倒是引起了众人的一阵感慨,确实如他所说的那样,如果老老实实地做生意,真的是连西北风都喝不起,坑蒙拐骗就是必然要用的招数。

    “所以说,我们得要想别的办法。所谓的漫天要价,就是说如果碰到那种‘水鱼’,那就千万不要放过,在开价的时候一定要往高处去看。反正这些人什么也不懂,你开着价格低了,他们还觉得你这东西不好呢。再说了,你开的价高,那砍起价来空间也大。比如说,刚才我卖掉的那枚铜钱,如果是你们,恐怕你们开价只是一百几十吧,毕竟那是一枚三才残缺的废铜钱。但是你们想想,如果你们开价只有一百几十,别人一砍价,还剩多少?我就不一样,一开就是一万,如果对方是不识货的就能蒙条大鱼;如果对方是识货的,那再怎么样砍价,也不会砍到一百几十不是?”

    李华等人眼前不由得一亮,赵大军说的确实没有错,价钱开高一点有什么问题?开高了,砍的空间确实是大了,这样回旋的余地也就更大了。

    “高,大军,你这一招确实是高啊。”李华竖起了大姆指。

    “轰!”

    赵大军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马上就让前方传来的一阵巨大的喧哗声打断定了。赵大军等人抬头往前一看,发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聚了一大群人,而那一阵巨大的喧哗声正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啊!有人捡到漏了!”李华一看就大声地叫了起来。

    风水街每天都在上演着打眼与捡漏的故事,对于失败者,人们绝不同情,但是对捡了漏的英雄,人们却从不吝啬大声喝彩。所以,李华一看到那围在一起的人群发出巨大的欢呼声,马上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走,过去看看。”另外一个摊主说完之后,马上就向着那堆人群走去,李华等人也马上跟了上去。

    赵大军此时正说得高兴,却突然间发现李华等人已经头也不回地向着人群走去,当下不由得暗骂了一句,不过,他也跟上了李华,心里却是不相信这件事情的:

    “哼!捡漏?这风水街或许是埋了宝贝,可是这么多双眼睛都在盯着,哪能这么容易就捡了漏?又一个骗局罢了。”

    在风水街讨生活的三流九教,既然有人抱着捡漏的心,那就有人“造”出漏来,每年被骗的人可是数不胜数。

    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点,赵大军费了老大的劲才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看到李华正好就在自己的面前挡着,一时间看不清最里面的情况,当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谁捡了漏了?”

    李华回过头来看了看赵大军,一脸古怪,不过没有说什么,侧了一下身子让出了半个身位。

    “搞什么鬼,又不是第一次遇到人捡漏,一脸大惊小怪……”

    赵大军一边小声地说一边往里挤去,只是当他抬起头来看清场中央站着的是谁的时候,还没有说出来的话却是一下子吞了回去。因为站在场中央的不是别人,正是刚从他那里离开的罗定,而站在罗定的对面的是一个身穿明黄袈裟的和尚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这两个人一看就不是简单人物。赵大军下意识地望向罗定手里的那一枚自己刚刚卖掉的铜钱!

    “哼?怎么可能?那枚三才残缺的铜钱是漏?从我的手中出去的东西会是漏?”

    赵大军抱起双手站在那里,等着看热闹。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