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越升越高,晒在人身上已经有冒汗的感觉。风水街这里的人本来就多,所以赵大军摊子边的异样很快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人群也慢慢地聚了过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好像是那个小伙子看上一枚铜钱,摊主好像不太愿意卖,两个人正在较着劲呢。”

    “这摊子上的东西不就是拿来卖的么?”

    “东西拿来卖的没错,可也得价钱合适不是?”

    “怎么,这种地摊货还能卖出几百块来不成?难道这一摊子零零碎碎的东西里面还有千年的古董不成?”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里卖的可不是古董而是法器,好的法器可比古董值钱多了。”

    “那开价多少?”

    “听说是1万块!”

    “啊!不就一枚铜钱么?1万块?不如去抢好了!”

    ……

    围过来看热闹的人当中不少就是附近摆摊的摊主,他们的议论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哈,大军这小子就是了得啊!”李华不由得佩服地说。

    “啊,怎么了?”

    “一枚铜钱,他开出了1万块的价钱!”李华笑着说。他的摊子与赵大军的摊子紧挨着,赵大军开价的时候他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如果是好东西,开出这样的价钱也不奇怪吧。”另外一个摊主说。

    “问题是那个小伙子看上的是一枚三才残缺的铜钱!”李华撇了撇嘴说。赵大军收上来的这一袋子铜钱,他也看过。当时他对这一枚铜钱也是有一点印象,这一枚铜钱光滑得有一点过分,所以才留意了一下,如果说这枚铜钱的价值,那就是等于零了。

    “我x,赵大军这小子就是了得,胆子就是野,三才残缺的铜钱也敢开出这样的价钱。”

    “他这是吃定那个小伙子是想买这一枚铜钱,所以才敢开出这样的价钱。不过话说回来,大军做起生意来还真的有一手,昨天他卖出去的那个佛像,就是一个谱通货,成本也就几十块,愣是让他3000块卖出了!这忽悠也是一门高深的本事啊!看来今天这个年轻人又得要大出血喽。”摇了摇头,李华感叹地说。

    但是,事情却往往是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的。

    罗定看了看赵大军,然后笑着说:“赵老板,你以为我是觉得这枚铜钱是好东西,所以才买的?”

    赵大军一愣,不由得下意识说:“难道不是这样?”

    罗定笑了一下,说:“三才残缺的东西值1万块?”

    传统文化中,中国人一直认为天圆地方,古代王朝在铸钱时就把铜钱铸成外圆内方,以像天地,在铜钱上还铸有皇帝的年号来代表人,所以一枚小小的铜钱之中就包括了天地人三才的信息。如果象征着天地人三才中的一个或者几个受到破坏,就叫三才残缺。

    有完整的天地人三才的铜钱能凝聚出气场,所以能作为法器,三才残缺的铜钱一般是不能作为法器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手里的这枚铜钱缺了“人”之后还拥有这样强大的气场,但是罗定知道赵大军肯定不会像自己这样拥有能感觉到法器的气场的异能,所以拿这个来作为讨价还价的借口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赵大军一愣,他没有想到罗定会说出“三才残缺”的话来,这也就说明罗定并不是像他此前所认为的那样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

    “嘿,那您还一个价?”赵大军也不在意笑着说,只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不知不觉软化了很多。

    罗定伸出一只手晃了一下。

    “5000?”赵大军心中一阵狂喜,这枚铜值多少钱他心中有数,如果能5000块卖出去,那他今天晚上做梦都会笑出来。昨天自己才大发了一笔,看来今天又碰到一只肥羊了!

    罗定摇了摇头,笑着说:“不是5000,是50,这枚铜钱我只出50块。”

    “你……”赵大军一下子石化,他根本没有想到罗定会还这样的一个价钱。

    周围围观的人本来是喧哗一片,但此时也一下子安静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罗定,刚刚他们都认为赵大军是信口开河,而此时却又觉得罗定这价还得也太狠了一点。50和10000,这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

    “这个……”

    李华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半晌才喃喃自语说。如果说赵大军开出10000的价格是吹牛是狮子大开口,那么罗定的这50块还得就是蚊子张小口了。

    “呵……这个,你这价也还得太狠了吧?在开玩笑吧。看来我们这生意是做不成了。”赵大军也是好一会才回过神来,罗定的这个还价让他仿佛是一口气喘不过来然后眼前一黑一般,不过回过神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一幅很遗憾的表情来。

    罗定摇了摇头,说:“我没有开玩笑,这枚铜钱就值这么多钱,这个你我心里都明白。”

    摆地摊的人得有一把好嘴,没有一把好嘴是不可能忽悠得了别人的,但是有一把好嘴,也得碰上不懂行的人才行,要不想忽悠得了别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赵大军原来以为罗定是一只菜鸟,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一只老鸟,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因为罗定说得没有错,这枚铜钱确实不值什么钱,正常来说一枚可以用做法器的铜钱能卖50块就算不错了,除非这枚铜钱是有高僧加持过。更不用说这只不过是一枚三才残缺根本不能用作法器的铜钱了。

    不过赵大军也不是善类,就算罗定已经说出这是一枚不值钱的铜钱,他还是不会就此放手,依然笑着说:“呵,4000,这个已经是相当实惠的价钱了。”

    罗定心里笑了一下,虽然赵大军开出的这个价格还是很高,但他却听出了对方语气中已经没有之前那样肯定了,这是一个好兆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水磨的功夫,慢慢地磨,这价钱还是能减下来的。

    这铜钱虽然是三才残缺,但是拥有如此之强的气场说明这一定是件宝贝,罗定是志在必得!但是要把这个价钱砍下来,得还拿出点真本事来。

    罗定想了一下,在摊子前蹲了下来,从那堆铜钱中扒拉了一会,挑出七八枚铜钱,排成一排,说:“赵老板,你这个摊子上能有点用的铜钱都在这里了,我没有看错吧。”

    赵大军心中更是一沉,罗定挑出的这些铜钱正是那堆铜钱中最值钱的几枚。如果说刚才罗定说出三才残缺这个词还不能说明太多事情的话,那能把这些铜钱都挑出来那就是实打实的本事了。

    “这个……”

    以赵大军的伶牙利齿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忽悠只能针对没有本事、没有眼光的人,现在罗定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又怎么可能忽悠得了?

    罗定一看赵大军的信心已经动摇,哪里还不乘胜追击?马上就接着说:“我买这枚三才残缺的铜钱,不过是看它光溜溜的好看,买回去玩一下,如果赵老板你非得要4000的价钱,那……”

    罗定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谁都听得出来,那就是如果赵大军非得要这样的价钱,那罗定就会拍拍屁股走人。

    “行,那你再出个价?50这样的价钱就不用说了,我是不会卖的。”赵大军也不再咬死4000的出价,既然罗定是一个识货的人,还抱着大发一笔的想法也就不太现实了。

    “200,我只能出这个价钱,再高那就不行了。”罗定沉吟了一下说,他知道对方已经意识到再想忽悠自己是不可能的了,接下来的讨价还价就会实在很多。

    “3000。”赵大军仿佛没有听到罗定的话一般依然开出了一个高价。

    “300,这是最后的价钱。”罗定看了看赵大军,语气之中流露出一股坚定来。

    赵大军心里摇了摇头,他每天都在和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对人的心理的把握自然有独到之处,他听出这应该是离罗定的心理底限不远了。

    “2000。”赵大军也瞪着罗定说。

    拍了拍手,罗定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这已经是罗定第二次转身走人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招,赵大军在这种情况之下还开2000的价,分明就是吃定自己一定会买这枚铜钱。既然这样,那罗定就拍拍屁股走人得了。

    其实,真正吃定赵大军的是罗定,他知道这样的一枚铜钱如果是别人买,估计是100都不会出。对于这种情况,罗定知道赵大军也是心知肚明,自己已经开出了300的价格了,足够对方赚上一笔了,如果赵大军还想做这一笔生意的话,那肯定就会叫住自己的。

    果然不出罗定所料,当他转身走出三步的时候,赵大军就叫住了他,说:“你再加点?”

    罗定心中一笑,知道大局已定,赵大军叫自己加点的时候就已经说明这个300对方能接受了,当下停下脚步转身故意皱起眉头看了一眼赵大军说:“400,最后一个价,卖不卖,就看你的了。”

    赵大军直视着罗定的眼,似乎想从罗定的双眼之中看出闪烁来,但是让他失望的是,罗定的双眼透出的一丝坚定,多年摆摊让赵大军察言观色的本事远超常人,他看出这个已经是罗定会出的最高价了,如果自己不同意,这笔生意就只能是黄了,当下也就不再坚持,点了点头,说:“行,就400。”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罗定付了钱之后马上就转身离去。看着罗定离去的背景,赵大军扬起手里的那四张百元大钞,得意地伸出手去弹了一下,嘴角露出了一丝得意地微笑。

    赵大军此时绝对有理由得意一下,一个几块钱甚至是几毛钱的铜钱卖出400块的价格,没点本事是不行的。

    “呵,又坑了一个。”赵大军自言自语道,然后就是哼起了小曲……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风水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白马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马神并收藏都市极品风水师最新章节